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9751.html

投資,實際上是還不清的債

上世紀90年代初,我在日本北海道創業時,從來就沒去想找別人投資。很簡單,我賺不到錢,別人就不會投資,與其去向風險投資賣乖子,還不如向客戶獻慇勤,改進自己的產品和服務。客戶給我的錢我不用還,投資人給我的錢,我還不清。

等我賺到很多錢時,風險投資的人士就接踵而至了。不是我請他,而是他們請我,告訴我他們如何有人脈關係,如何能幫我擴大在東京乃至全日本的市場,如很能幫我及早上市等等。我沒有戰勝他們的誘惑,最終接受了兩家風險投資入股。

如今,我的公司已經在東京上市13年了,我怎麼回想也想不出他們為我做了什麼貢獻,只記得在上市後不久他們就全盤賣出股票,他們賺了幾十倍。而他們打入我賬戶的那筆錢,我從來都沒有用過。因為業務的良性發展,根本就不缺錢。這件事情讓我後悔不已,我失去了本來屬於我的很多原始股。但那時年輕,也沒有經驗,不知道資本操作和上市是怎麼回事,知道教訓了,也就算了。

其實,風險投資也不好做,因為像我這樣的例子在他們的投資案例中是極少的。他們的大部分投資都打了水漂,必須從我這裡找回平衡。

我有不少創業朋友,他們拿到投資人的錢就去買跑車,租好房,甚至花在女人身上。好一點的人會花在企業上,即便如此,終究錢來的容易,花起來也就不謹慎,好大喜功,忽視市場規律和客觀因素,不到幾年,就把投資人的錢燒得一乾二淨。

輕易投資和輕易接受投資,其結果往往是投資人和被投資人兩敗俱傷。投資人失去資金,被投資人失去事業。如果創業者真得要做好企業,立志成功的話,他會很自然地把投資人的錢,看做永遠還不清的貸款。他會謹慎地分析投資人能帶何種資金之外的好處,不允許蒼蠅投資人進來。他絕對不會把任何投資人都看做天使,因為這等於樓鳳們都說自己是良家,政治投機者都說自己抗日愛國一樣。

蒼蠅在臭肉上飛舞

據說薛蠻子的粉絲80%是殭屍的,這個年代,能有20%的真粉已實屬不易。但是,薛蠻子以及同類「導師們」對青年的影響卻是不爭的事實。我曾在一次論壇上見識過某「導師」,從一個在異國他鄉從實業裡滾打出來的企業家看來,那位「導師」思維嚴謹,談吐得當,但和在場的企業家相比,其發言流光水滑,宛若雞湯,毫無實質內容。導師更不敢和實業家們當場爭論,沒有實業感覺,更無擔當風險的魄力。

此類導師之所以如此在網上盛行,是因為他們很早就發現了網絡和網民們的缺點,是快速發展的時代造就了他們。那些渴望成功而又不願意腳踏實地創業的人,容易成為他們的粉絲,因為現實裡不存在這樣的「天使」和「導師」。我很不客氣地說,這些天使更像「臭肉上飛舞的蒼蠅」。

近年來畢業生就業糟糕的境況以及創業風潮,也引發打假對中國青年眼高手低,不務實等缺點的討論。這當然與我國教育系統裡的「君子動口不動手」,「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等傳統思想有關,但更與好吃懶做,卻不堪寂寞的人群有關。

「天使投資」這個說法本來源於美國的「angelcapital」,它通常是指親朋好友,尤其是家人們的支持。他幾乎沒有投資的意思,而大有奉獻和犧牲的成分。

也不知道中國人怎麼想的,一直把「資本」翻譯為投資。比如把venturecapital 說成是風險投資,把angelcapital 說成是天使投資。「資本」和「投資」完全是兩個概念,「資本」說的是一個存在,「投資」卻是說的一個行為。「天使資本」還有存在的邏輯,而「天使投資」本身就是邏輯矛盾,等於說「樓鳳是良家」,不能說百分之百是假的,但能斷定相信的人是100%的傻子。這樣說來,「天使投資人」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偽概念。

這麼虛假的宣傳,這麼可笑的「天使」和「導師」能夠傳播得如此瘋狂,這絕對不能光責怪「天使」和「導師」們了,就像馬云被忽悠不能怪耍蛇人,文 革不能光怪毛澤 東一樣,被忽悠的人必須擔負應有的責任。

隨著中國經濟脫離異常發展,走上正常發展軌道,我們的社會,尤其是網絡社會更應該客觀地審視自身的缺點,不要讓自己成為被蒼蠅盯上的臭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