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fzm.com/content/94232

不斷攫取黃土高原資源的中石油,為何不願繳納水土流失補償費?這樣一個在陝西榆林享受「超國民待遇」的「釘子戶」又是如何煉成的?

法院偏袒被告?

兩年間,邸飛四次站上同一個席位——榆林市中院和榆林市榆陽區法院的被告席,他不得不面對一個不屈不撓的原告——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長慶油田分公司(下稱長慶油田)。

2012年,長慶油田原油產量超過2230.58萬噸,天然氣產量超過285.44億立方米,油氣總當量超過了4500萬噸,一舉取代大慶油田,成為中國最大的油氣田。

2013年8月28日,國務院國資委紀委宣佈,包括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兼長慶油田總經理冉新權在內的多位中石油高管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幾乎在同時,距離長慶油田西安總部700公里之遙的陝北榆林,一場低調的庭審正在榆林市中院舉行,榆林市本地的媒體甚至沒有報導這起標的達8億元的行政訴訟案。

「這應該是榆林市,甚至陝西省最大的行政官司。」邸飛說。他是被告榆林市水土保持監督總站的代理律師。

兩個月之前的6月9日,榆林市榆陽區法院行政審判庭審理了長慶油田訴榆林市水土保持監督總站(下稱榆林市水保總站)撤銷「水土保持行政徵收決定書」一案。

原告稱,被告以榆林市水監征字[2012]1號、2號《水土保持行政徵收決定書》要求其繳納欠繳的水土流失補償費、滯納金共計人民幣逾八億元,被告無收費主體資格,徵收項目未經財政部和發改委審批和備案,收費依據違法,請求撤銷。

7月初,榆陽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被告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依據充分,依法維持《水土保持行政徵收決定書》。

接近辦案人員的人士透露,「長慶油田認為一審法院偏袒被告,已向榆林市中院提起上訴。」邸飛也表示,榆林中院正在審理此案。

水土流失費「交易」

「判決還沒下來,我們不好說什麼。來了幾撥記者,都被我拒絕。」南方週末記者幾次通過不同渠道聯繫榆林市水保總站站長劉順勤,均被其一口謝絕。

比照其他場合的表態,劉順勤顯得胸有成竹。比如在一次內部工作總結會議上,他就說到,水土流失補償費徵收「困難重重」,但是,「有信心在年底完成」。

劉順勤的同僚在私底下與南方週末記者交流時,「信心」同樣溢於言表,「就是讓他們走完程序。」無論起訴理由、舉證材料還是申訴程序,長慶油田都在重複2011年的訴訟之路。

2009年9月份,由於欠繳當年上半年1.29億元水土流失費,榆林市水保總站對長慶油田下達行政處理決定書,要求按期繳納。

「反應非常大,鬧到中央那了。」陝西水保系統人士透露,長慶油田曾多次向國務院法制辦、國務院糾風辦、國家發改委、財政部、水利部、國資委等相關單位反映情況:陝西省的「土」政策未經財政部批准,企業有權拒繳。

2009年12月,長慶油田向榆陽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駁回榆林市水保總站的處理決定書,一審敗訴後,進入二審程序,榆林中院終審判決原告長慶油田敗訴。

長慶油田的強硬,在一處細節可以管窺。南方週末記者通過陝西省財政廳瞭解到,一審結束後,中石油曾致函陝西省政府:免繳水土流失補償費。

不願意在法庭上撕破臉皮的陝西省,提出交易條件:如果中石油每年無償供應陝西省屬企業延長油田100萬噸原油,可以給予補償費部分減免。

中石油拒絕「勾兌」。交易流產,榆林市中院的終審裁定如期而至,長慶油田拒不執行。

2011年5月份之後,榆陽區法院開始依法凍結中石油長慶油田分公司西安、延安等地若干賬戶。

雙方對壘的高潮發生在2011年8月12日。當天上午,由榆林市副市長帶隊,包括陝西省高院執行廳、榆林市政府、榆林中院一行人馬,前往工商銀行陝西省分行,強制劃走長慶油田賬戶上的1.29億元。長慶油田亦組織人力阻攔,未果。知情人士介紹,雙方差點發生肢體衝突。

據南方週末記者瞭解,長慶油田認為,陝西省的水保收費新規,系選擇性執法,專門針對其出台的政策。

「釘子戶」長慶油田

從地圖上看,榆林市地處黃土高原溝壑丘陵區,以陝西省水保區劃分,屬陝北溝壑極強度、強度侵蝕區,生態脆弱。

2008年11月,陝西省出台《陝西省煤炭石油天然氣資源開採水土流失補償費徵收使用管理辦法》。第四條規定:煤炭、石油、天然氣資源開採企業水土流失補償費計征標準為:原煤陝北每噸5元、關中每噸3元、陝南每噸1元,原油每噸30元,天然氣每立方米0.008元。

榆林市水保總隊生態環境監察支隊一名副隊長向南方週末記者解釋,相比新標準,最大的變化是計征方式。「以前按項目建設用地,每平方米兩毛到五毛,非常低,現在是按照產量。」

此外,陝北、關中和陝南分區域採取不同標準徵費。陝西省水利廳曾解釋,陝北、關中地區生態環境更加脆弱,治理難度更大,費用支出更多。

長慶油田認為,在這一規則設計中,自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據榆林市水保總隊相關人士介紹,僅在榆林,長慶油田每年需繳納的水土流失費就在3億元左右。

不過,過去二十多年,長慶油田在榆林交出的確實是一份不合格的環境答卷。「除了府谷縣,長慶油田的主產區遍佈整個榆林市。」上述人士稱。在中石油還未成立之前,榆林市就和長慶油田就水土流失問題發生過衝突。

1990年,長慶石油勘探局地球物理勘探處所屬的6個作業隊,在榆林市10個鄉鎮範圍內活動,破壞地貌林草植被420萬平方米(折合6301.2畝),造成直接經濟損失293.5萬元。長慶油田採用爆破地震法,採用大功率推土機開道,單寬4米左右,所過之處沙柳、沙蒿等林草植被全部連根鏟掉。

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曾親筆批示,「有關單位和地方,引起嚴肅注意,並要求擔起責任來。」

更大的破壞則發生在過去5年。2012年,長慶油田的油氣當量超越大慶,成為國內第一大油田。而在此之前,長慶油田為達到此目標,連續5年,不斷創高。然而,長慶油田單井日均產量僅2噸,長慶奇蹟均賴於此:遍地開井,大密度油氣井開掘。

32元與732元

「長慶歷來都是比較霸道,水土流失費,延長油田都交了,神東煤炭雖然拖拖拉拉,也交了一部分。」2013年9月8日,榆林市委宣傳部一名人員向南方週末記者抱怨。

顯然,水土流失費只是表象,背後則是央企在榆林享受的「超國民待遇」。

以榆林市所屬定邊縣為例。2012年長慶油田原油產量達到650萬噸,年經營收入達到300億元以上。平均每噸油留歸地方的稅費只有32元,當年繳納各項稅費只有1.92億元。但延長石油公司噸油向地方交納的稅費為732元,2012年繳納稅費總計14.64億元。

懸殊的稅費負擔日益引爆長慶和榆林的脆弱的生態問題。2009年3月8日,靖邊縣民警在長慶油田第四採油廠的辦公區,傳喚一名刑事犯罪嫌疑人時,遭遇數百名長慶油田護礦隊隊員圍毆,先後導致十幾名警察受傷住院,3部警用車被砸壞。

由於利益分配失衡,長慶油田不斷與地方發生流血衝突。尤其在近年原油和天然氣價格不斷上漲後。

2013年2月份,陝西省人大代表、靖邊縣縣長李永奇向陝西省人大提交議案,天然氣價格高漲,長慶油田分公司在榆林市從事資源開採,享受了一切優惠政策,並從價格高漲中獲得了豐厚的利潤,但對榆林市財政的貢獻遠遠小於地方企業。

而陝西省方面只能期待國家從立法層面解決與中石油的「扯皮」。早在1980年代,榆林就曾扮演試水者的角色。1988年,經國務院批准,國家計委、水利部以第1號令聯合發佈了《開發建設晉陝蒙接壤地區水土保持規定》,這是我國第一部區域性的水土保持法規。其中提出了「誰開發誰保護,誰造成水土流失誰負責治理」的原則。

如今,這一角色有望重演。「財政部牽頭的調研組來過我們這兒,草擬的《全國水土保持補償費徵收使用管理辦法》,基本上是以我們省的做法為藍本。」陝西省水利系統人士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