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2340719306/25278050
(一)

世界上最多的是聰明人,聰明人認為,工作很辛苦,一年辛苦下來,不如股市裡抓一兩個漲停。聰明人還往往有一句口頭禪:順勢而為。說的時候彷彿知道趨勢的走向,然後隨時準備坐上開往春天的地鐵。

聰明人中,有偷懶的,偷懶派往往喜歡用十分鐘就學會的技巧,比如kdj什麼的,或者去看街上的裙子變長還是變短,早先這一派,是觀察交易所門口的自行車變多還是變少-----現在與時俱進了。他們往往掉進不完全歸納法的陷阱,像知了學字一般,花了三天學會了一二三,然後就宣佈自己已經無需再學習。當然,也有勤奮的,將股市中所有的數據,還原成數字,然後用電腦計算成功的概率,計算各種漲停板形成的跡象。

聰明人如過江之鯽,市場又時不時的撩撥著他們本已躁動的內心,所以,理念便形成了,化成了實踐,而這些實踐,一次兩次三次,走的路多了,也就發現天黑路滑,當衝衝衝的少年變成了大叔,當大叔們最終感慨:早歲難知世事艱,終於發現自己撞了南牆,發現自己過去數年的努力-----更多是期盼,無非是一場虛幻,聰明人也就退出了市場。江山代有才人出,有人斬斷三千煩惱,削髮明志的離場;也有人少年不知愁滋味,欣然前行。

(二)

但趨勢的本質是博弈,而這種博弈和打麻將一樣,是標準的零和遊戲。有人想通過趨勢賺錢,就有人想破壞趨勢賺錢,有些時候東風壓倒了西風,另外一些時候西風壓倒了東風。為了賺錢,每個人都絞盡腦汁,最後形成了1贏7賠的格局。

靠趨勢賺錢,或者等待著某個企業,有了催化劑後買入,他們都忘記了所謂交易,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有了買入,就有人賣出。市場上,無論買入的,或者賣出的,都認為自己是聰明人。

但聰明人往往成了券商的奶牛。

(三)

在我看來,投資是分享企業帶來的利潤。我們盈利的多少,和上市企業的盈利能力相關,和買入的價格相關,而與其它投資者,毫無關係。因此,這必然是「正和的」遊戲。

當一家企業長期的淨資產收益是16的時候,我2pb買入,那麼,我可以估算出我的回報是每年百分8。

當一家企業,比如中石油,如果當年以48元買入,也是有回報的,只是這個回報或許,每年是百分2吧。

買入之前,如果能算出未來,那麼,買入的時候,就可以知道未來長期的收益會是多少。

(四)

因此長期淨資產收益是投資最重要的指標,增長不是。一個服務員,3年前月薪1000,現在月薪3000,增長雖快,但他的收入,是難以達到這個社會的平均水平的。而一個公司的高管,年薪50萬,這三年還是50萬,那麼,如果始終不增長,他的日子,無論如何不是服務員能過上的。

(五)

當我們談低估和高估的時候,難的不是低估買入高估賣出。難的是你如何給公司進行估值。

很多人說自己是價值投資,但他們對他們投資的行業知之甚少。大多價值投資,就像一個英語連四級都過不了的人,某天突然拿起英文原著,說看原版更能理會作者的深意。說笑而已。

(六)

因此我認為,趨勢投資者難逃7賠的結局。

同時也認為,價值投資者們,能賺錢的也就百分十。

(七)

還有一種投資方法,他們號稱是價值+趨勢。通過深入研究行業的基本面,加上對於市場的精準把握,從而戰勝對手。這類投資方法的代表是各類機構。但機構們太多了,雖然這些機構擁有資金的優勢,人才的優勢,信息的優勢,但這些機構相互博弈的結果,最後的結局也和聰明人的結局一樣。所以,巴菲特說,別信他們,買指數基金。

(八)

投資是尋找一種盈利模式,一旦對了,就可以反覆複製。而投資方法,一開始就可以通過瞭解股市的歷史,知道某種方法在過去百年實踐的結果。

而到今天,我們知道,並沒有一種超級密碼,可以將股市輕易的作為取款機。但我們至少可以做的是,排除掉一些常見的陷阱,不陷入零和的遊戲中。之後,再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拿一份上市公司的蛋糕。這樣做,無論這塊蛋糕的大小,總是有些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