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cf.cn/newfortune/texie/201309/t20130916_495801.htm
杜邦家族人數眾多,傳承又不僅限於直系,加上家族對後代從小就灌輸的危機意識,讓整個杜邦家族的傳承就像是一部生物進化史,優勝劣汰。這是其他一些顯赫家族所不具備的因素,其他家族或者因為人數少,或者因為只傳直系後代卻不論其是否稱職而日漸衰落。

 

  家族傳承人才輩出

 

  杜邦家族的成員似乎從小就明白,要成為杜邦公司的領袖,必須具備真正被家族接受的競爭力和領導力。他們從小就要在杜邦公司的底層工作,原因不是一般人認為的那樣—去鍛鍊一下然後進入管理層,而是必須從底層開始用自己的能力和同輩們競爭,他們中的有些人由於能力原因可能一輩子都進不了管理層,而這也是杜邦家族100多年來能不斷培養出各種優秀人才並將家族企業代代相傳的原因之一。

 

  曾經做過兩屆特拉華州州長並參加了1988年美國總統競選的家族第六代成員皮埃爾·杜邦四世,就因為不能接受家族企業對家族成員的嚴格要求而轉向政壇。畢業於哈佛法學院的皮埃爾選擇從政的決定在家族成員看來是一個不尋常的事件,因為家族傳統是每一個男性成員都要進入家族企業工作。而皮埃爾認為家族企業這條路對他來說更困難,雖然他畢業後還是進入家族企業並成為了一名質量控制工程師,但一段時間以後,他感到非常沮喪並選擇了退出家族企業,他回憶說:「家族企業是一個巨大的公司,如果你有能力再加上努力工作的話,你大概需要25-30年才能成為公司領導層的一員,而且你必須從最底層開始,這麼長的時間對我來說是可怕的。」所以他最終還是不顧父親的極力反對,選擇從政並在政治生涯中取得了成就。

 

  雖然杜邦家族傳承的主線一直圍繞著杜邦公司,不過由於這個家族的人數龐大,其家族發展的支線也非常精彩,除了之前提到的美國航空公司和通用汽車公司外,這個家族還盛產其他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如化學家、工程師、發明家、貿易商、飛行家、銀行家,政治家等。家族極其重視對後代的培養,皮埃爾回憶他父親曾經對他說,「你的同伴中會有很多不努力和不思進取的人,但你絕對不能是其中的一個,因為你叫杜邦」。當通用汽車投資於飛行行業時,皮埃爾最喜歡的侄子—亨利·柏林·杜邦被安排進了這個部門工作,雖然起步有點慢,但隨後年輕的亨利逐漸掌握了竅門並負責整個部門的財務工作,後來亨利還成為一家航空公司的董事長。正是因為這種給予後代各種工作平台鍛鍊的機會,並加上對後代的嚴格要求,讓杜邦成為一個人才輩出的大家族。

 

  政治上杜邦家族也頗有建樹。雖然杜邦家族歷來不熱衷於政治,但他們還是被外界認為曾一度控制著整個特拉華州的政治,除了皮埃爾·杜邦四世,家族早在第三代就出現了出色的政治家,亨利·阿爾傑農和科爾曼都是美國參議員。他們還和各大政治家族聯姻,比如貝爾德(Bayard)家族。杜邦家族通過這個關係網為杜邦公司和通用汽車公司獲得了很多有利的政策。


 

  另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研製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中有一個重要工廠用於研發和生產鈈,這個廠是杜邦家族在1942年幫美國政府設計建造的。由於杜邦被指責從一戰中賺取了大量利潤,這個耗時兩年、花費250萬美元修建的工廠,杜邦只象徵性地向美國政府收取了1美元,而這1美元還包括所有的專利權。

 

  地產和金融方面,科爾曼與人合夥創辦了一家酒店集團,其中最著名的酒店當屬他們1918年買下的紐約華爾道夫酒店。華爾道夫1918年時已是紐約的地標建築,當時的估值是2000萬美元。他們隨後又在1920年買下了華盛頓的威拉德洲際酒店等一系列豪華酒店,該公司也逐漸成為當時全美最大的酒店控股公司。

 

  杜邦家族還控制了當時一些著名的金融機構,比如威爾明頓信託公司、弗羅里達國立銀行、美國公平人壽保險公司等。另外,家族成立了克里斯蒂娜證券公司,該公司是一些家族成員為了收購其他家族成員手中的股份而成立的,而後逐漸成為家族收購其他公司的平台,其後還在家族傳承中起到了避稅的作用。家族對於克里斯蒂娜的絕對控股加上高昂的股價造成該公司的股票一直是折價交易,當時1股克里斯蒂娜公司的股票理論上可以轉換成80股杜邦公司的股票,但購買1股克里斯蒂娜公司股票的價格卻要比直接購買80股杜邦公司股票便宜15%。這對需要將大量股票傳給後代的杜邦家族成員來說無疑很有利,因為他們可以減少一部分遺產稅,按當時最高77%的遺產稅,克里斯蒂娜股票85%的折價簡單計算,這一項就可以少交10%的稅費。後來因為家族認為克里斯蒂娜的存在不再符合家族的利益而將該證券公司併入了杜邦公司。

 

 

  家族基金各顯其能

 

  杜邦家族的財富現在已廣泛地分佈於家族各成員中。杜邦家族對於財富的傳承有兩個主要方法,一個是通過設立基金會,一個是通過設立家族信託。例如1903年成立的威爾明頓信託公司,即是科爾曼為了設立家族信託而成立的,而科爾曼已經是家族第四代成員了。正是因為家族為自己的成員廣泛設立了各種家族信託,才使得1982年杜邦家族同時有28人登上了《福布斯》首個富豪榜。威爾明頓信託公司至2013年3月仍持有690萬股杜邦公司股票,價值3.6億美元(表1)。

 

 

  皮埃爾·杜邦四世在競選美國總統時的文件顯示,他的名下有5個家族信託,雖然具體的數字沒有披露,但他的資產總額應該超過1200萬美元。家族的各個分支還設立了許多自己的基金會,這些基金會很多仍然在運行,運用杜邦的財富從事著各個家族成員自己設定的慈善事業(表2)。

 

  長木基金會的前身是皮埃爾·杜邦為了長木花園和一些社區項目而設立的,後來因為稅收以及其他原因,杜邦家族另外設立了一個公司—長木花園公司,專門負責長木花園的維護。長木花園公司現擁有資產7.18億美元,現在的長木花園是一個佔地4.2平方公里、每年吸引近100萬遊客的大型植物公園,每年收取的上千萬美元門票款用以維護公園。長木基金會則擁有5億美元資產,主要資助特拉華州內的非營利機構。該基金會從設立至今的主席一直是杜邦家族成員,創始人皮埃爾·杜邦並未給基金會設立過於宏偉的目標,他只是希望基金會能幫助他生活的特拉華州擁有更好的環境和文化。

 

  阿爾弗雷德·杜邦遺產基金(Alfred I. duPont Testamentary Trust)是1935年根據阿爾弗雷德的遺囑設定的信託,不像其他擁有廣泛目的的信託,它的主要目的是資助阿爾弗雷德設立的內穆爾基金會,後者主要致力於特拉華州和弗羅里達州青少年的醫療衛生事業。阿爾弗雷德信託2011年擁有50億美元資產,阿爾弗雷德去世時為該信託留下的價值4000萬美元的資產,在扣除每年的支出後已經升值逾100倍。這主要歸功於阿爾弗雷德留下的優質資產以及他小舅子愛德華·波爾(Edward Ball)的經營。

 

  阿爾弗雷德留下的資產主要包括弗羅里達的7家銀行、該州西北部的大片土地、杜邦公司的股票和一片森林。因為阿爾弗雷德的妻子傑西·波爾是弗羅里達州人(她還是喬治·華盛頓的一個遠親),所以,阿爾弗雷德也理所當然地在弗羅里達購買了大量的資產,包括大片的土地、森林、鐵路還有銀行。阿爾弗雷德在1929年美國股市大崩盤之前就一直在買入弗羅里達國立銀行的股份,但他一直沒能得到該銀行的控制權,但1929年的大崩盤給他帶來了機會,阿爾弗雷德在大崩盤後為該銀行提供了1500萬美元運營資金以避免該銀行破產,他也順勢得到了該銀行的控制權。

 

  愛德華·波爾在接手阿爾弗雷德信託的投資以後,將該銀行和其他一些銀行合併成立了弗羅里達國立集團(Florida National Group)。阿爾弗雷德信託在1971年因為美國的銀行控股企業法而失去對該集團的完全控制,美國政府要求阿爾弗雷德信託將其所持的弗羅里達集團的股份降低至一定的水平,愛德華於是將34.9%的股份賣給Charter公司。愛德華是Charter公司創始人馬森的導師和摯友,Charter公司1974 -1984年間都是財富500強公司,所以外界都認為,阿爾弗雷德信託在愛德華·波爾時期仍然保有對該集團的控制權。該集團在1989年被第一聯合銀行收購,並隨後和美聯銀行合併,如今的美聯銀行成為了富國銀行的一部分。值得一提的是,今天阿爾弗雷德信託的主席曾經是美聯銀行(Wachovia Corporation)的董事會主席。

 

  除了銀行,愛德華還用阿爾弗雷德留下的土地和森林開了一家造紙廠—聖喬公司,當時這家公司非常賺錢,它日後被賣了3.9億美元。愛德華在運營造紙廠時做的另一件事為信託帶來了更多的回報,因為當時的土地很便宜而造紙廠又需要大量的土地種植樹木來提供原材料,所以他通過聖喬公司買了很多土地,該公司最後竟然擁有了4000平方公里的土地(香港的面積只有1000多平方公里)。在愛德華去世後,該造紙廠轉型成一家房地產公司,1995年該公司上市,阿爾弗雷德信託持有該公司3000萬股,1997年該公司每股股價115美元,這部分投資的市值為34億美元。

 

  杜邦家族的傳承經驗

 

  做大企業並適時升級。家族企業的權益是家族財富最大的依靠。在世界企業史中,如杜邦般的常青樹極為罕見。通過幾代人的努力,杜邦進入世界500強,成為首屈一指的企業並保持至今,家族企業股權價值對家族財富的保全及增長意義重大。杜邦家族通過與通用汽車聯合以及進入金融業,借勢美國幾次產業升級的浪潮並使其版圖巨幅擴大。

 

  注重多種資源的整合。杜邦有多位家族主要成員傷亡在產品研發的一線,但卻矢志不渝,更為難能可貴的是,他們並非僅僅注重勤勉刻苦和苛求質量,從他們對資源的整合中可以發現其宏大格局。與政府保持緊密關係幫助家族贏得初期的火藥市場;與拉夫林公司的橫向整合以及與通用汽車的縱向整合幫助其成為世界級企業;而通過聯姻形式獲取優秀人才和政治資源的方式,更是確保家族能不斷獲取進步所需的新鮮血液。

 

  危機意識及控制權。杜邦家族有多子多孫的習慣,且對家族成員嚴格要求。杜邦家族的家風融合了斯巴達人對後代的嚴酷訓練、中國前清皇族對後代的勤勉要求和日本民族對血統的重視。這種多方面的嚴格家風的要求在企業家族史中極為罕見。

 

  首先,他們有屬於自己的類似「家族憲法」的家風,比如強烈的危機意識和競爭意識,家族成員親臨底層,以實際能力確定其上升地位,這極大鍛鍊了家族成員的才華,使整個家族才人倍出,並將「敗家子」風險降到最低。

 

  其次,強調成員對整個家族的忠誠,規定男性成員必須為家族企業效力,以確保最珍貴的優質人力被保留在內部,從而使家族長期繁榮。

 

  最後是重視家族血統對企業的控制,企業必須由家族成員來控制。「杜邦三兄弟」的臨危請纓堪稱史詩般的壯舉,這個家族企業直到第12代才迎來了史上第一位非家族成員的領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