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0  NM
 
 

 

今日(本週三收市後)我打算沽售手上所有的港交所和中移動,我會買入10,000股安踏、20,000股太平洋航運及800股港機工程。以上改動完成後,「天下第一倉」將會有約$120萬現金,我們等待美國聯邦政府再為債務上限的投票,屆時市場會較波動,亦是入市的機會。

過去兩年,港交所和中移動的表現令我很失望,相對逐漸減少的收入,它們的開支顯得過大,而且競爭優勢逐漸失去。我曾經給它們時間去改善,但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它們在業務及管理上的不足,是永恆的問題,無法改變。當一個人持續地「使錢」的增幅多過賺錢,最後總不能避免地破產,對於企業亦是同一道理。

中移動現金太多

港交所和中移動都是行業裡的龍頭,但亦被過去的成功所害,兩者都沒有跑贏大市,而且在管理上,沒有好好專注於提高股東價值,所以它們的股價才會沉寂那麼久,反映很多投資者都同意我的說法。中移動再次容許競爭對手搶到先機,在蓬勃的互聯網服務業上發展,而且在股價便宜,以及現金大幅增長時,它都拒絕回購股份,或者增加只有43%的派息比率。很快,它持有的現金將會是市值的一半,這是多麼的荒謬,香港投資者不應再容忍。在沒有其他有利可圖的收購下,中移動的資本開支及派息約佔經營現金流的70%,它應該將剩餘盈利回饋給股東,並且回購股份及增加派息。不過,他們不太可能會這樣做,而且最終可能做一些不是顧全整體股東利益的收購了事。

港交所走下坡

港交所雖是壟斷了市場,但它的業務正在快速走下坡。以前的管理團隊節儉又醒目,對股東更加友好,但現時在位兩年的管理團隊開支大、成就小,好像沒察覺到身處在一個寬大、競爭激烈的世界,它們不接受AB股權制度,拒絕有利可圖的上市企業,例如曼聯及阿里巴巴,但其他歷史悠久的交易所都接受,為什麼港交所不?港交所忘了香港和中國的股票,經歷了七年熊市,自1997年起,恆生指數基本上都是平坦的,它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並非處於一個最佳位置,它應尋找額外收入,而非莫名其妙地拒絕那些合法經營的企業。因為上述原因,我不想成為港交所和中移動的股東,我會寧可選擇那些由勤奮、有本領、誠實及保持競爭力的管理層、經營實務的企業。祝君好運!艾薩[email protected]

艾薩 Isaac Sofaer

Tony Measor的好友及舊同事,本身是特許會計師,有逾三十年投資實戰經驗,現於力寶證券負責管理私人客戶的投資戶口,並在Quamnet撰寫艾薩日誌。其管理的環球投資組合,在91-00年間增長達十四倍。讀者對港股有任何疑問,歡迎致電郵本刊,中英亦可。[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