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fzm.com/content/94927

對於英利、天合光能這樣的競購者,無錫市一方面看中他們的後續經營能力,另一方面又擔心這些昔日的競爭對手會就此將尚德的品牌「冷凍」,以徹底消滅競爭對手。

英利綠色能源董事長苗連生說,「我們要干(收購成功),企業仍然在無錫,企業仍叫尚德;我們要不干,過去我們已經打敗他,今後還會打敗他。」

尚德殘局終於迎來了一位出人意料的收拾者:順風光電操盤者鄭建民。

2013年10月8日晚間,當這個投標結果最終從無錫市出爐時,作為尚德資產最強有力競購者的英利綠色能源董事長苗連生,正在他河北保定的工廠裡打籃球。

對在光伏行業耕耘多年的苗連生來說,鄭建民是個頗為陌生的名字;對整個光伏行業來說,鄭建民和順風光電被大眾所知也是2013年之後。這個靠炒賣寫字樓起家,並以資本運作見長的投資者過去一年在光伏行業扮演了一個兇猛「抄底者」的角色。

2013年1月,鄭建民利用其控制的福來投資有限公司投資3111萬美元(約合1.9億元人民幣),入股陷入破產邊緣的賽維LDK,業界大嘩;9個月後,鄭建民再次以同樣的身份接盤尚德。

據南方週末記者瞭解,這次他出價30億元。

交易細節目前尚不得而知,但30億元的投標價已是部分競爭者報價的2倍,多位業內人士對該價格表示驚訝。來自無錫市政府的內部人士透露,最終還要看順風光電的付款能力。

在此之前,苗連生一度是尚德資產最具實力的競購者。2012年,英利依靠2.3GW(吉瓦)的太陽能光伏電池組件出貨量,成為全球第一。對這起現任全球「老大」收購「前任」老大的收購案,業內一度頗為看好。

2013年7月,苗連生正式決定參與昔日的競爭對手尚德的收購,並派出了一組多達47人的盡職調查「大部隊」進駐無錫,該團隊包括英利首席財務官王亦逾、首席戰略官李宗煒等多位核心高管。

同時傳出有收購意向的還包括天合光能。儘管全球出貨排名居英利之後,天合光能卻是江蘇省內的領頭光伏企業,佔得地利資源。與英利相對堅定的態度相比,天合光能一直迴避該話題,與該收購案保持距離。另兩家國有背景的投標者,儘管綜合實力相對雄厚,後續整合經營能力卻不被業內看好。

苗連生說,尚德對他最大的吸引力並不在市場、製造和品牌,而是希望接手尚德後,能夠實現企業間產能的兼併重組。對其他競購者來說,尚德品牌仍然具有誘惑力。

轉折發生在9月底,原本呈虎視眈眈之勢的競購格局,突然被打破。國慶節前夕,英利駐紮無錫的盡調團隊全部撤出,其餘三家參與競購的企業也相繼退出。

據南方週末記者瞭解,投標前的退出或與投標企業對投標過程的質疑有關。「投標保證金、盡職調查保證金、銀行承諾函,一天一個新課題,到後來我們越來越感到這實際是在層層加碼,重重設障。」參與投標的企業負責人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該說法並未得到無錫方面的回應。據無錫市政府內部人士透露,無錫方面對尚德的接盤者抱有幾點基本要求:接盤者需對政府承諾接盤後不會出逃資金,不會將尚德搬離無錫,更不會是惡意收購,以消滅競爭對手為目的。

該內部人士透露,上述要求來自無錫小天鵝集團破產重整的教訓。2003年,無錫小天鵝集團破產重整,歷經南京斯威特集團等多輪收購者後重回無錫國聯旗下,無錫市政府認為收購者存在掏空小天鵝優質資產的「惡劣做法」。

為避免上述現象重演,投標企業也向無錫市做出了不同程度的承諾,據另一家參與投標的企業內部人士透露,相對於價格,無錫市也很看重企業中標後打算如何讓尚德重獲新生。

一位接近無錫市政府的分析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說,對於英利、天合光能這樣的競購者,無錫市一方面看中他們的後續經營能力,另一方面又擔心這些昔日的競爭對手會就此將尚德的品牌「冷凍」,以徹底消滅競爭對手。

至今,外界難以窺探無錫市在面對上述競購者時的複雜心態,但順風光電的突然加入和慷慨出價,無疑極大緩解了眼下的尷尬。

順風光電董秘謝文傑在此前接受記者採訪時曾經表示,「如果尚德被一個光伏行業的龍頭企業接盤了,那麼尚德的品牌可能會失去。但是如果順風光電收購了無錫尚德,則會保留尚德品牌,這是政府願意看到的。」

10月8日,決定尚德未來命運的投標會在無錫低調舉行,順風光電如願勝出。業界一片驚訝的同時,也對這家被貼上「玩資本」標籤的接盤者感到擔憂。

同一天,已經退出的苗連生坐在他位於保定的辦公室一邊看著文件一邊對南方週末記者說,「當時去就說了三句話,我們要干(收購成功),企業仍然在無錫,企業仍叫尚德;我們要不干,過去我們已經打敗他,今後還會打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