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fzm.com/content/95037

據《東方早報》報導,近日被曝員工集體鬥毆的富士康煙台園區又捲入使用「學生工」風波,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是西安工業大學北方信息工程學院,該學院被指強制安排千餘名在校學生進入富士康實習,不參加實習者將不予發放學位證。

正在富士康實習的多位學生介紹稱,今年8月,該校大一及大二學生被學校以兩個月社會實踐的名義安排進入富士康科技集團(煙台)工業園,入廠後學生被分配到與專業無關的流水線、物流運輸等簡單體力工種。

上述學生稱,他們不被學校允許提前退出,否則將失去6個技能學分,並無法畢業。

還有人在北方信息工程學院官網發文稱,9月1日到9月10日,一個實習帶隊老師所帶的246名學生中有4名同學暈倒在生產線上,另有兩位同學身體不適送往醫院,分別被診斷為心肌炎併發症和淋巴發炎。

該院一名大二學生王一然(化名)描述了她每天的工作日程:早上7點20分到7點半開工,中午11點到11點半有半小時的吃飯時間,然後工作到下午4點半結束「早班」,繼續加班的話則是到7點半結束,「一天8加3共11小時工作,上下午各有10分鐘休息時間。」

校方:文科生也得去富士康體驗企業生活

對此,據人民網報導,西安工業大學副校長、北方信息工程學院院長張君安回應稱,西安工業大學北方信息工程學院屬於三本學院,近九成學生畢業後去了企業。該學院每年與富士康簽有戰略合作協議。去富士康打工屬於社會實踐,是必修課,和軍訓差不多。

該學院有5000多名學生去了富士康,其中有4000多名屬於頂崗實訓,一般在工廠流水線上打工。文科生和會計專業學生也得去富士康,讓大家認識現代工廠,體驗企業生活。

張君安表示,理論上不去富士康社會實踐,無法拿到學分,也就是無法拿到學位證;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有部分學生可以選擇對外交流實踐,極少數學生沒有參加社會實踐也能拿到學位證。

他同時強調說,但和富士康合作4年多來,沒有一個學生因為沒有去富士康實踐而未獲得學位證。

前述《東方早報》報導中有學生稱「富士康贊助學校500萬元設備」,坊間也有對校方與企業有經濟利益關聯的猜測。

張君安說,學生工資學校一分沒拿,也沒有收過任何代理費或中介費。「富士康一般會給我們學校一些獎學金、獎教金,我們開運動會一般也有贊助。」張君安補充說,這些費用平均每年10萬以上,大概幾十萬。

當地政府曾幫助富士康解決「用工荒」

事實上,西安工業大學在去年也曾被指用學位證「逼」學生到富士康打工。此外,富士康被曝使用「學生工」也並非首次,2012年10月,有媒體稱,山東煙台市所有的高職高專院校都有學生被安排在富士康「實習」。

據《華商報》2012年6月16日報導,煙台富士康招募中心的工作人員稱,帶學生做暑期工人數超過50人,可按照每人150元的最高標準給組織者提取代理費。

而張君安也在當時回覆記者稱,「前兩年我們幾個學校和富士康有過學生自願實習的合作,那時300個學生以下,帶一個學生(代理費)是50元,300個學生以上,每個學生(代理費)100元」。張君安說,這筆代理費是在學生實習期滿後,富士康公司按人數支付的。他強調稱,這筆錢是用於貼補學生實習費用,沒有發給個人。

據前述《東方早報》報導,富士康集團表示富士康與北方信息工程學院沒有經濟利益牽連。而就「富士康是否因缺工,才大量招收學生工」該問題,富士康方面回應稱,「在市場經濟大環境下,職工就業來去自由,企業依生產需求進行員工招募。」

據悉,富士康煙台園區缺工問題已經延綿數年,山東當地政府甚至動員行政力量幫助富士康解決「用工荒」。

早在2010年,山東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就發出《關於適應產業轉移和就業形勢需要協助富士康(煙台)公司招聘員工的緊急通知》稱,富士康一線員工缺口將達3萬人,「負責招聘的單位,每介紹成功1人,富士康(煙台)公司給予100元補助。」

而該省各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教育、職業院校和社會培訓機構等均在被「動員」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