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fzm.com/content/94933

在一隻暴漲的股票背後,藏著一家神秘機構和數位能精準入場的「股神」。而券商資產管理產品等金融創新產品,很可能成為內幕交易人士新的「避險天堂」。

「江蘇宏寶」的股價瘋了。

2013年10月8日,國慶長假結束後的第一個交易日,深交所上市公司「江蘇宏寶」股價再次衝擊漲停,這是該股票2013年8月份復牌迎來的第16個漲停板,上演了短短33個交易日股價飆升近5倍的暴漲神話。

江蘇宏寶曾因深陷光伏危機而巨虧,但憑藉長城影視公司借殼重組的刺激,耍出「麻雀變鳳凰」戲法。

不僅如此,在股價高度亢奮背後,一家神秘機構和數位「股神」的一夜暴富傳奇,掀開了內幕交易之一角。公開資料顯示,一家資產管理產品「蝶彩1號」和徐仁奎等五名自然人,在江蘇宏寶重組消息公佈前精準買入該股票合計超過800萬股,在四十多個交易日獲利超過1.6億元,坐享借殼重組帶來的暴利。

隨著「蝶彩1號」逐漸曝光,被稱為A股重組交易「雌雄大盜」的謝風華、安雪梅夫婦也浮出水面。

精準建倉的「蝶彩1號」

江蘇宏寶4月份因2012年財報巨虧股價大跌,「蝶彩1號」此時入場,建倉成本在5.2元左右。江蘇宏寶8月9日復牌至國慶後第一個交易日,股價暴漲至30元,「蝶彩1號」獲利超過5000萬元。

「據我所知,蝶彩1號這個產品只是掛在德邦證券名下,所有的運作都是謝風華一手包辦。」一位德邦證券前員工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蝶彩1號」是德邦證券公司2013年3月推出的銷售給高端客戶的定向資產管理產品。據德邦證券資產管理部人士介紹,該產品在公司資管部被稱為「小集合產品」,運作頗為神秘,甚至在成立後的相當長時間裡,資管部以外的德邦員工都很少知道。

從已披露的公開信息看,「蝶彩1號」在2013年4月1日正式成立,參與的機構和個人投資者為11戶,累計參與金額為9020萬元。

成立伊始,「蝶彩1號」就悄悄買入江蘇宏寶股票。根據公開資料測算,「蝶彩1號」介入的時間在2013年4月1日至4月30日,在短短18個交易日內迅速買入250.06萬股。此時,距離江蘇宏寶2013年5月13日重組停牌僅僅7個交易日。

「蝶彩1號」因為押寶江蘇宏寶而獲巨利。江蘇宏寶2013年4月份因2012年財報巨虧股價大跌,最大跌幅一度超過20%,從當月均價來看,「蝶彩1號」的建倉成本在5.2元左右,投資總額約1300萬元。2013年8月9日復牌至國慶後第一個交易日,江蘇宏寶股價暴漲至30元,比其建倉成本飆升5倍,利潤高達5500萬元。

「蝶彩1號」的建倉時機如此精準,引發市場質疑,認為有內幕交易嫌疑。

從「蝶彩1號」的產品架構來看,該產品管理人為德邦證券,投資主辦人是德邦證券資管部投資經理鐘華章,研究顧問為外部機構——蝶彩資產管理公司;就運作流程而言,蝶彩資產管理公司只能提出研究建議,具體投資決策應由德邦證券和投資主辦人鐘華章主導。

但事實並非如此。一位德邦證券內部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鐘華章只是掛名的投資主辦人,德邦證券公司也是掛名,真正控制人是謝風華,以及謝控制的蝶彩資產管理公司。」

南方週末記者瞭解到,鐘華章於2013年8月26日起不再擔任「蝶彩1號」投資主辦,德邦資管部研究員蔡培培升格為新任投資主辦人。一位熟悉鐘華章的德邦職員透露說,「鐘華章最近已從德邦證券離職,他一直感到挺冤的,因為他也曾被監管部門詢問過內幕交易的事,但鐘對蝶彩1號的投資運作並不知情。」

根據「蝶彩1號」產品說明書對投資主辦的介紹,鐘華章先後就職於太平洋資產公司、申銀萬國、浙商證券,擅長自下而上挖掘成長股。

德邦另一位交易員對南方週末記者分析說,從交易風格看,「蝶彩1號」專門押寶江蘇宏寶、*ST祥龍和國農科技等重組股,與鐘華章喜歡買成長股的投資思路完全不一樣,「鐘華章早有離職意向,而且他也沒有從中(蝶彩1號)撈到好處,不願為此背黑鍋,更不願意當冤大頭」。

多位上海證券界人士也向南方週末記者證實:「蝶彩1號」並不是德邦證券自己管理的產品,而是謝風華借用德邦資管通道發行的私募產品,其投資運作完全由謝風華主導,德邦證券則按產品規模收取一定比例的通道費,以及從投資利潤提成。

背後的人

「吃過虧的謝風華不會傻到再用個人或親戚賬戶買入江蘇宏寶,蝶彩1號讓他有了新的棲身之地。」

謝風華是誰?隱藏在「蝶彩1號」背後的這個名字來頭不小。

謝風華是運作A股重組收購的投行高手,2010年曾擔任中信證券投行部執行總經理。業界稱其為內地證券界「內幕交易投行保代第一人」,他也是中國內地證券界高管被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紅色通緝令的第一人。2012年1月,謝被上海法院判緩刑並處以巨額罰款。

「他這人很警覺,目的性強,做事頗多忌諱。」一位與謝風華有過接觸的德邦證券人士評價說,謝風華只與德邦證券資管部高層人士單線聯繫,其投資信息和買賣決策都是隔絕的,德邦資管內部員工在媒體曝光前甚至不知道其買入江蘇宏寶的事。

「蝶彩1號買入江蘇宏寶時,德邦證券沒有收到關於江蘇宏寶的投資報告,股票備選池裡也沒有該股,這是違反公司資管產品的投資流程以及風險控制規定,風控形同虛設。」上述德邦證券人士說。

該知情人士還透露說,直到數月後監管部門前來檢查前,蝶彩資產管理公司才臨時「拼湊」了江蘇宏寶以及其他幾隻重組股票的投資報告,以應付調查。

事實上,德邦證券薄弱的風險控制是上海證券業界公開的秘密。2013年年中,由於定向資產管理產品風控不合規,上海證監局曾為此對德邦資產管理部門進行警告。而且由於人員流動頻繁,德邦資產管理部門也未達到監管部門要求的投研人員數量和資歷要求。

據上海證券界人士透露:謝風華在和德邦證券合作之前,曾和數家大券商談合作,但均因大券商嚴格的風控和信息披露而被拒絕。中信證券資管部一位人士表示,謝一度想和老東家中信證券合作,但「我們自己的資管通道很緊張,何況謝風華資金背景複雜、來源不明,合作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顯然,最後謝風華和德邦證券走到了一起。資管產品不透明的信息披露,也可以幫助謝風華更好地隱藏自己。

「謝風華可能想通過券商資管產品來掩飾內幕交易的真實意圖和身份。」一位接近深圳證監局的業界資深人士推測。據其介紹,從近兩年發生的內幕交易案和基金經理老鼠倉來看,傘形信託產品和券商資管產品等成了內幕交易的新工具,因為這些所謂的金融創新產品不用披露持有人信息,由此成為內幕交易人士的「避險天堂」。

顯然,謝風華吸取了之前的教訓——根據2012年上海法院披露的謝風華犯罪案情,謝風華在擔任ST興業和萬好萬家兩家上市公司重組的財務顧問期間,通過堂弟謝劍源和其岳母倪靜霞的賬戶分別買入兩隻股票獲取巨利,並因此獲罪。

「吃過虧的謝風華不會傻到再用個人或親戚賬戶買入江蘇宏寶,蝶彩1號讓他有了新的棲身之地。」上述深圳資深證券人士說。

從「神鵰俠侶」到「雌雄大盜」

在獲得緩刑判決4個月後,謝風華、安雪梅夫婦通過成立蝶彩資產管理公司低調復出,並讓其辯護律師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蝶彩1號的研究顧問——蝶彩資產管理公司,也與謝風華、安雪梅夫婦有極深淵源。

蝶彩資產管理公司在其成立之初,謝風華、安雪梅夫婦是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南方週末記者從上海工商局網站查詢到,蝶彩公司成立於2012年5月4日,法定代表人為賀國良,最初的註冊資本為500萬元,住所在上海富盛經濟開發區。謝風華、安雪梅夫婦合計持有78%股權,邱瑾、賀國良二人分別持有12%、10%股權。

在出事之前,謝、安夫婦被稱為國內投行界的「神鵰俠侶」,不僅分別是中信證券和華泰證券投行部的資深保薦代表人,還擔任多家上市公司重組項目的財務顧問,擁有深厚的併購重組經驗。據知情人士透露,謝、安夫婦設立蝶彩公司的初衷,是利用其豐富的投行經驗賺諮詢費。

賀國良被邀請入股蝶彩資管公司,是因為謝、安夫婦報答其辯護之恩。賀國良是謝、安夫婦的辯護律師。2012年1月,謝風華、安雪梅分別被上海浦東人民法院判處內幕交易罪,其中謝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罰金800萬元;安被判有期徒刑1年,緩刑1年,罰金190萬元。

對於此次判罰,也有上海投行界人士認為謝風華量刑過輕。可對比的是此前6個月上海盧灣人民法院對另一樁內幕交易案的判罰。在2007年1月,李文清作為內幕知情人,在上市公司天一科技發佈開發貴州某鉛鋅礦的公告前,買入70萬股天一科技股票,獲利約389萬元。2011年7月,上海盧灣人民法院判處李文清構成內幕交易罪,處有期徒刑2年,並對違法所得予以罰沒。值得注意的是,李文清的內幕交易金額和獲利金額均遠遠小於謝風華。

2012年5月,在獲得緩刑判決4個月後,謝風華、安雪梅夫婦通過成立蝶彩資產管理公司低調復出。

「老謝雖被判緩刑,但在證券界仍然擁有諸多人脈資源和耳目,併購顧問生意做得還不錯。」上述知情人士說。工商資料顯示,2013年11月,開張僅半年的蝶彩資管公司把註冊資本增資到1000萬。

令人意外的是,在此次增資擴股中,謝風華、安雪梅夫婦突然隱身,將二人持有的450萬元股權,轉讓給自然人楊素貞和倪靜霞。但據知情人士透露,謝風華、安雪梅夫婦雖轉讓股份,並未退出蝶彩資管公司,「只是從台前退到台後,倪靜霞是安雪梅母親,楊素貞也與謝風華關係密切,謝、安二人仍然保持對公司的實際控制權。」

謝風華、安雪梅夫婦隱身之舉,也與2012年9月央視的一組節目有關。在央視財經頻道推出的《「神鵰俠侶」老鼠倉覆滅記》中,詳細披露了謝風華、安雪梅如何從重組中獲取內幕消息、如何在停牌前買入老鼠倉,並在復牌後的股價暴漲中獲利的犯罪記錄。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央視播出該節目後,謝、安夫婦一度非常不安,並有了其後的轉讓股權之舉。

「做併購諮詢生意賺的是辛苦錢,遠沒有重組後股價一飛衝天來錢快,面對股市的暴利誘惑,誰都難免會心動。」上述知情人士嘆息說。

尚未結束的尾聲

一位接近深交所的證券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在江蘇宏寶停牌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5月8日,有異常賬戶一直在買該股票,直到資金不夠再買入1手時才停止。」

事實上,在江蘇宏寶這只股票裡,比蝶彩1號更精準的「股神」還大有人在。

從半年報看,徐仁奎、何友國、徐葉、趙永平和楊軍等五名自然人分別以236.45萬股、128.84萬股、106.70萬股、52.51萬股和43.35萬股的持股數量躋身江蘇宏寶前十名流通股東名單。

從半年報和重組公告的公開資料可以測算,徐仁奎等五名自然人火線潛伏的時間,就在江蘇宏寶重組停牌前的最後7個交易日。五位「股神」累計買入567.85萬股,按照停牌前收盤價6.03元/股計算,累計獲利超過1億元。

獨立調查機構Transmedia止觀聲稱,對於江蘇宏寶重組前的異常交易行為,已經分別向中國證監會、深交所等監管部門進行了書面舉報,並陸續得到了積極回應。其中,深圳證券交易所回函稱已經將相關賬戶核查信息上報證監會,而證監會9月6日舉行新聞發佈會,確認已經介入調查。

一位接近深交所的證券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在江蘇宏寶停牌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5月8日,有異常賬戶一直在買該股票,直到資金不夠再買入1手時才停止。」

江蘇宏寶背後的隱秘故事,還在徐徐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