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allstreetcn.com/node/61254

知名財經作家John Rubino在The Dollar Collapse blog刊文指出,美國股市刷新歷史新高(至少名義上如此)。前兩次觸及歷史新高後,接下來一年都摔得很慘。下圖為標普500指數和紐交所保證金借款間的對比走勢,顯示當投資者足夠樂觀,用槓桿來投資風險資產股票時,股市的黃金時代基本接近尾聲,可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如果近期的歷史是我們的指引,那現在要麼該獲利了結,要麼該做空股指,反正採取些市場看起來超買時該採取的行動。

但這一結論只有在我們處於同樣的信貸泡沫階段才有效,就像之前兩次股市登頂那樣。2000年和2007年,美國聯邦政府債務水平分別是6萬億美元和8萬億美元,今天為17萬億。而其他許多指標同樣表明,相比於幾年前,美國在貨幣貶值的道路上走得更遠了。所以問題演變成:量變何時升級為質變?

下圖告訴我們,為何該問題不僅僅是學術層面的。

津巴布韋發生惡性通脹的早期,該國股市一年內從2千點飆升至4萬點以上。可想而知大量類似於保證金借款量指標升至歷史最高。

然後津巴布韋股指升到四百萬點。到底發生了什麼?津巴布韋以最高速度啟動印鈔機,貨幣貶值,幾乎所有有形資產狂飆。因為股票代表企業的部分所有權,大部分非金融企業持有有形資產,因此他們持有的資產價值也相應上升。儘管按實值計算,資產升值幅度不及通脹,但足以嚇退那些做空股市的人。

那麼今天的美股更像2007年的美利堅,還是2006年的津巴布韋?這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