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3/11/blog-post.html
「⋯I'd Like to Teach the World to Sing (in Perfect Harmony)⋯」是1970年代可口可樂(KO:US)經典電視廣告,究竟當年在Hilltop上有什麼國藉的人呢?
國內知名人氣財經作家吳曉波的名著《大敗局》應該是反共義士必讀的黑材料,第一集記載了共匪改革開放首二十年十多間民企迅速上位後敗亡的經典而「騎呢」的案例,其中包括有當年名震中原的「健康」飲料巨人三株和曾於香港上市的太陽神。在改革開放初期,由於強國人一般營養不足而智識水平不高,像三株和太陽神這些賣能醫百病的「健康」飲料只要在廣告的配合下可以一夜間由零賺上以十億計的利潤。不過隨著強國人眼界日廣,除了娃哈哈成功轉型外,這些產品的吸引力亦會在迅間消逝。不過在十九世紀末,米帝退役將軍約翰·彭伯頓(John Pemberton)亦發明了一種能醫百病的「健康」飲料,叫French Wine Coca,亦即是今天家傅戶曉的世界首席品牌可口可樂(KO:US)了。
根據Yahoo!的歷史股價顯示,可口可樂(KO:US)股價由1962年1月2日的0.27美元升至2013年1月2日的37.07美元,年股價複合增長10.13%。根據2006年至2012年年報所示,可口可樂(KO:US)每股盈餘由1.08美元上升至2.00美元,年複合增長10.82%;每股股息由0.62美元上升至1.02美元,年複合增長8.65%,因此早於1960年代擁有可口可樂(KO:US)股票者單是收息已經非常和味,難怪股神對可口可樂(KO:US)愛不惜手。
期內銷售由美金240.88億元上升至美金480.17億元,年複合增長12.18%。在2008年至2012年間,毛利率由64.40%下跌至60.30%。以2012年盈利計,北美和歐洲分別佔24.10%和27.50%,至於其他新興市場的盈利比重已由2006年的56.70%上升至2012年的60.00%。這反映歐美市場已經因市場飽和、社會對汽水不健康的指控及毛利率下跌影響;相反新興市場特別是中印將會是可口可樂(KO:US)未來増長期的亮點。
猶記得在1990年代初某學店美帝學者曾向筆者推介可口可樂(KO:US),印象中當時市盈率大概已經有二十倍,當時市價(根據Yahoo!)約每股11美元。豈料其股價竟一直升1998年6月5日的高位28.99美元始回落至2002年1月16日的16.32美元才再次上升至2013年11月1日的39.61美元,市盈率19.26倍。有趣的是近年可口可樂(KO:US)股價在亞洲金融風暴下應聲而落,及後2002年許又再隨中印崛起而上升。倘若未來中印乃至新興市場増長是內需,那可口可樂(KO:US)可會是新興市場內需概念股呢?
近日反共義士聲援國內良心傳媒《新快報》,卻竟然昧於國內記者收錢唱衰或唱好企業的優良傳統,據說當年三株連便是被老記屈其飲品毒死一老人而令其企業在一天間崩潰。同樣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健康」飲料,請不要問為什麼米帝的可口可樂(KO:US)能做世界第一品牌而三株太陽神不能。因為就算明天生果報賣可樂中有鐵釘也沒有人信,這便是米帝軟實力比共匪強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