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2  TWM
 
 

 

二○一六年奧運還沒開辦,巴西就已經貪腐、群眾抗議事件不斷,還面臨中國投資縮手、經濟全面下滑的窘境,巴西的奧運,究竟是重演倫敦、北京模式?還是步上希臘後塵,仍在未定之天。

撰文‧乾隆來

巴西首富巴蒂斯塔在十月底宣布破產(詳細報導請見第八七八期《今周刊》),他從身價新台幣一兆元的超級首富,在短短十八個月內就崩潰破產,不只創下史上最慘烈的財富崩盤紀錄,更帶衰全國經濟,讓巴西淪為今年經濟表現最差、貨幣貶值幅度最大、股市報酬率墊底的金磚五國成員。

巴蒂斯塔的集團公司破產下市之後,巴西試圖重新振作,迎接即將在二○一四年來臨的總統大選與世界盃足球大賽,以及一六年的奧運。今年重摔一跤的巴西,有機會重新再站起來嗎?

為籌資出賣機場經營權

十一月二十二日,巴西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拿到一個大紅包,由新加坡樟宜機場公司、德國慕尼黑機場公司領軍的兩家國際投資人,同意以總金額高達九十一億四千萬美元(約新台幣二千七百億元)的巨資,投資巴西。期盼許久的「奧運經濟」,終於傳出了第一個利多。

經過非常劇烈的競標過程,新加坡樟宜機場公司與巴西營造公司奧德柏組成的合資公司,標得一六年奧運主辦城市里約熱內盧的Galeao機場公司五一%股權,取得未來二十五年對里約國際機場的經營權,得標金額高達新台幣二四五○億元,是當初設定底價的四倍。而且,由於競標過程激烈,新加坡樟宜機場公司的出價,竟然比第二標還高出三一%。

另外一個在里約北部三百多公里的貝洛奧里藏特的Confins機場,也由慕尼黑機場公司與巴西CCR營造公司組成的合資公司,以新台幣二五○億元標得三十年的經營權。

貝洛奧里藏特與里約都是一四年世界盃足球賽與一六年奧運的主辦城市,巴西總統羅賽芙決定將國際機場的營運權賣給外國公司,雖然有「賣老本」的嫌疑;但是,只出售兩個機場各五一%的股權,就已經入袋新台幣二七○○億元,無疑給了士氣低迷的巴西政府一劑強心針。

在十一月二十二日之前,巴西,已經悶了好久。

巴西今年股匯雙跌,慘不忍睹。股市從今年開年的六三三一二點,一路跌到七月的四五○七五點,跌幅深達三○%,比陷入泡沫危機的中國還糟糕;至於巴西里拉的匯率,今年開年時,還有一美元兌換二.○四里拉,到了八月已經跌到一比二.四五里拉,匯率貶值二○%。

預計投入一四四億美元的「奧運經濟」,不只無法拯救巴西疲弱的經濟,反而引爆了二十年來最大的群眾抗議運動。

今年六月,聖保羅、里約等城市爆發百萬群眾集體上街頭,抗議政府將巨額資金投資在華麗的體育場館,卻罔顧許多城市的公車因財政拮据停駛、票價大漲等問題,大群失業青年與鎮暴警察衝突,徹夜鬧事、放火燒車、砸毀商店。

引爆群眾運動的「公車漲價」,是巴西通貨膨脹高漲的象徵,在最大城市聖保羅,公車票價從新台幣四十五元起跳,是台北市公車的三倍,而政府還要再漲到新台幣五十元。

妙的是,不只是群眾對於奧運經濟失望反感,連主辦城市里約的市長帕艾斯,都在接受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的專訪中,怒火中燒,對著外國記者說:「巴西舉辦奧運,根本是恥辱!」里約市長帕艾斯爆料,為了奧運整建了十六個新舊場館,除了每次都會發生的預算超支、場館建設時程落後等問題之外,「直到現在(訪問在今年八月底)我們都不知道,奧運結束之後,龐大的運動場館究竟由誰來負責營運?這是一筆龐大的開銷。」曾是媒體、中國追捧的寶地也不過是兩年前,巴西曾經是媒體追捧、商機無限的投資寶地。巴西在二○一一年創造出超過七.五%的經濟成長率,而且連續爭取到世足賽及奧運主辦權,巴西政府為此提出宏偉的經濟建設計畫,要藉著兩大賽事把巴西經濟徹底現代化。巴西是南美洲第一個主辦奧運的國家,也是僅次於澳洲、第二個在南半球舉辦奧運的國家。

巴西不僅快速從○八年金融海嘯中復甦,○九年,巴西股票指數BoVESPA更以不到一年的時間從四萬點大漲到七萬點,舉國歡騰。樂觀的氣氛,連最保守的會計龍頭公司資誠(PwC)旗下的財務顧問公司,都認為巴西已經走上強勁的上升軌道,到了二○五○年,巴西將成為「全世界第四大經濟體」。

當時,最捧場的就是中資了。在金磚五國成員中(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中國與巴西堪稱是合作最為密切的兄弟,中國在○九年躍升為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大量從巴西進口鐵礦砂、石油、黃豆等,金融海嘯前後,更發展出緊密的投資關係,根據巴西政府的統計,從○七年累計到去年底,中國承諾在巴西的投資金額高達七百億美元,超過新台幣二兆元。

○八年風光舉辦北京奧運的中國,熱切地想在巴西複製北京奧運經驗,巴西爭取到一六年奧運之後,大陸更是爆發巴西狂熱,「巴西是熱帶的中國」成了中國與巴西官員見面的問候語。

中國對巴西的投資熱,是傾國家的力量進行全面投資。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與巴西總統羅賽芙三不五時就熱線通話,兩國高層政治人物頻繁互訪,一直熱到一一年四月羅賽芙率領三百人的龐大訪問團親自訪問北京。中國的龍頭國企中國石油、中石化等,偕同國家發展銀行、建設銀行與中國國際商銀等,到處在巴西撒錢,鐵路相關企業提出全面提升巴西鐵路網的計畫,中糧等農業集團也承諾大幅投資巴西的農業基礎建設。

能否重演倫敦奧運經濟?

令人訝異的是,中國與巴西的關係卻在羅賽芙訪問北京之後快速惡化。羅賽芙訪問北京的一一年四月,全球的天然資源價格已經大跌,巴西經濟從前一年的七%年增率,突然暴跌到剩下不到一%,但是中國的商品卻持續在巴西攻城掠地,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大陸的低價手機。

根據巴西電子公會的統計,中國手機在巴西的市占率從一○年的五四%(占總進口量),暴增到一一年的八五%,華為、中興的手機,以每支十二美元的超低進口價格傾銷,「為了保護消費者與本地利益」,巴西政府採取措施限制大陸手機進口,例如課徵高達六○%的進口貨物稅。

不只是電子產品,原本安徽江淮汽車已經承諾在巴西興建一座新穎的汽車組裝廠,卻也同樣面臨政府對進口汽車課徵高額稅負,因而延緩了建廠進度。號稱狼群在全世界攻城掠地的華為,索性將南美洲的營運總部,從巴西遷到阿根廷。

今年十一月一日,香港《南華早報》引用路透的新聞報導指稱,從○七年累計的七百億美元對巴西投資案,至今只落實了不到三分之一,有四四○億美元已經胎死腹中或拖延不前,中國銀行巴西分行行長張東向公開抱怨,巴西因為經濟萎縮,仇外與保護主義氣氛日益高漲,「在巴西營運,變成一個極為困難的挑戰。」「奧運經濟」到底是徹底翻修國家經濟的機會,還是拖垮政府財政的大白象,一直是個難解的謎題。一九七六年的加拿大蒙特婁奧運,留下十五億美元的負債,一直到三十年後的二○○六年才還清;○四年雅典奧運嚴重超支將近八○○%,最終導致希臘政府全面破產;但是,○八年北京奧運總共燒了四二○億美元,卻創下了史無前例的奧運奇蹟;接下來倫敦奧運精打細算,花費一五○億美元,開幕儀式只用了北京奧運三分之一的預算,至今看來也是成功的活動。

巴西奧運預算是一四四億美元,金額與倫敦相近,但是至今場館進度嚴重落後,追加預算已是必然;另外,里約市區自來水系統全面翻新的工程也還停滯不前,同時又遭遇經濟全面下滑,企業贊助恐大幅縮水,巴西的奧運經濟,走的到底是倫敦、北京模式,還是希臘式的災難,至今還在未定之天。

不論如何,新加坡樟宜機場與慕尼黑機場公司捧著大筆鈔票進場,對於巴西總統羅賽芙真是一場救命的及時雨,巴西股市與匯市為此同步強勁上漲,「賣機場來辦奧運」,聽來令人鼻酸,卻是一個令人莞爾的怪招!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