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5819606767/26476328
12月7日參加了龍潭湖雪球之夜,與會嘉賓的投資收益率都非常驚人,作為一個低風險投資者,控制風險是放在第一位的,但也不會拒絕高收益,畢竟一次超過300%的收益率,可以大幅提高一段時間內的復合回報率。
  所以我開始思考,低風險投資者的高收益機會在哪裡?回顧我的投資歷史,收益率較高的時間出現在2006、2007、2009三個年份,其他年份基本沒可能獲得高收益率,也就是說,低風險投資者拿到高收益率的機會,是在一波較好的牛市中獲得的。
  2006年,是股改最熱的一年,當時即使不是拿著封閉式基金,股改套利的機會也多得驚人,記得最明顯的一個機會就是萬科的股改方案,大比例送認沽權證,方案公佈後,股價仍然低於認沽權證的行權價,等到股改方案實施後,股價連續暴漲,練認沽權證也是幾個漲停,記得光是套利萬科股改,就有30%的收益率,2006年很多低風險投資者依靠股改套利,拿到了超過300%的收益率。
  2007年,也是套利機會多多,中國鋁業換股山東鋁業,剛復盤差不過就是100%的收益率,即使到了2007年底,打新股+套利債券基金,1個月都能超過10%的收益率。
  2009年,機會也不少,就不多敘述了。
  那麼熊市中,低風險投資者是不是有機會獲得超額收益率呢?按照我的模型來分析,是不能做的。因為牛市中套利收益率高,是因為市場亢奮,估值水漲船高,套利很容易退出。但是熊市中,低估值股票一大把,牛股絕塵而去,一旦有風吹草動,有低估值板塊做比較,殺跌會非常嚇人。記得2000年-2005年,也有些小盤股漲得很高,但後來殺跌的時候,從100元跌到了幾元錢。這是低風險投資者不能承受的。
  當然,做趨勢分析的人會說,我看有資金逃出,我就先賣出,可是萬一突發利空停盤,連續10個跌停怎麼辦,做行業分析的人也會說,只要是偉大的公司,每一次調整都是機會,但我如何能判斷這家公司是未來的騰訊或者百度呢?就連馬化騰自己,都差點把騰訊公司超低價格賣掉,我的眼光難道比這家公司的CEO還看的遠嗎?
  所以,熊市的時候,我的策略是保住力量,就像北極熊一樣冬眠,通過風險的控制,拿住籌碼,在不賠錢的情況下,能穩定的賺到一些小錢,等到熊轉牛的時候,利用手中籌碼估值提升和泡沫,爭取賺到一個較高的收益率,通過牛市大賺+熊市小賺,才爭取在低風險的情況下,努力獲得較高的收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