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6  NM  
 

 

古語有云:「富不過三代。」雖然時至今日,這句魔咒未必成為定律,但總有些子孫失守祖業不特止,更往往弄出爛攤子,敗壞先祖名聲外,隨時將先祖基業毀於一旦。上週三,本地名人周永泰家族的後人,且是龔仁心的姨甥周嘉豪,竟被財務公司公開追數,其灣仔公司及半山羅便臣道一號住所樓下被貼滿追債大字報,內容更涉及他父親,前輔警總監周湛樵。周嘉豪出身名人之後,已故的周啟邦也是他堂叔,而另外兩位叔父也名頭甚響,其中周湛燊曾任屋宇地政署長及馬會副主席,而周湛煌曾是上市公司宜進利的主席。雖然家族顯赫,但周嘉豪似乎解決不了是次追債行動,如今一街都是追債大字報,相信他有排「頭痕」。

上週三黃昏,接近放工時間,灣仔近合和中心的一幢商業大廈及半山羅便臣道一號住宅大廈,其樓下及附近貼滿了追債大字報,內容寫了:「周嘉豪欠人1,000萬,老豆周湛樵博士欠債還錢,立即還錢。」另外還登出債仔周嘉豪的身份證及相片,路邊不乏駐足觀看的市民。

周永泰家族後人

周嘉豪未必廣為人所熟識,但他父親周湛樵則算是名人,周湛樵是○一年退休輔警總監及第一位華人拆彈專家外,他還不時接受傳媒訪問,緬懷昔日周家的光輝歲月。周家歷史可追溯至周永泰,其祖籍東莞,於一八六○年來港營商,兒子周少岐承繼了周永泰的商業王國,當中涉及航運、保險及銀號等。周少岐後來更成為港英定例局(立法局前身)議員,為周家奠下「望族」的基石。周少岐死後,兒子周埈年接管家族生意。周埈年於政壇的表現亦不遜其父,他先後被委任為定例局議員及行政局議員,是首位華人獲港府特別頒發「終身議員」銜,破紀錄與八位港督共事,叱咤政商界逾三十年。周埈年和他的堂兄弟周錫年同被英女皇封為爵士,而周錫年之子周啟邦一直以來是社交界名人。周湛樵以前接受訪問時,說自小時父親周埈年已表明家族生意只留給長子嫡孫,即他的大哥湛霖,故他自己與二哥及四弟,自小便知要另謀出路,所以二哥湛燊成為工程師,後更官至屋宇地政署長及馬會副主席;他選擇當差,湛煌則自行創業,之後成立了上市公司宜進利。

羅便臣道一號

周埈年於七一年去世,而長子湛霖亦於三年後因肝病辭世。經湛樵的姑媽等人一致決定,家族生意遂改由周湛樵繼承,當時任職警隊督察的湛樵唯有辭職,轉做輔警。周湛樵接管生意不久,便把祖屋所在地羅便臣道一號改建為廿八層高大廈,並將大部分單位出售,族中各人現只保留高層自住。原本周家在羅便臣道一號的祖屋是一座過萬呎的西班牙式別墅,無遮無擋對正維多利亞港,但因風水關係,大門特意斜開來向着鯉魚門,收食正財運之效。但巧合的是,當七五年周湛樵將祖屋別墅改建為多層大廈後,其家族運勢也隨之節節向下,如周湛煌自二○一○年初,已被星展銀行入稟追債約近七千萬元,而其任職主席的上市公司宜進利於一一年七月亦正式被除牌。

龔仁心親戚

而周湛樵及周嘉豪兩父子,上年曾被財務公司入稟法庭追債,至上週三,周嘉豪更被人貼追債大字報,家族顏面大受影響。據財務公司職員爆料,上年十月,周湛樵及兒子周嘉豪二人上財務公司借款一千萬元,並以一間公司股份作抵押,而該公司持有羅便臣道兩個單位的部分業權。周湛樵更為借款人的兒子作擔保,不過今月初周嘉豪還了第一期四十萬元的貸款後,便無以為繼及一直「潛水」,其後更向財務公司聲稱,會將貸款轉為另一親戚龔仁心作擔保。上週五下午,記者訪問周湛樵,他初時對兒子欠債一事不願多談,直至聽到記者問及龔仁心的名字,周湛樵才承認龔是太太的親戚,但他們卻很少來往,只是龔仁心兒子結婚時,他有出席過婚宴。「佢(周嘉豪)外面搞生意嘅嘢我無理到,借錢做生意好平常啫,至於還錢嘅嘢等佢自己搞掂啦……總之,我無陪佢上財務公司,亦無做佢擔保人。」

回港後爛滾

據同為富二代的Raymond表示,英文名叫Bernard的周嘉豪原本是一個出色的人才。據知周嘉豪一直受嚴父管教,故他對父親是十分敬畏,在英國完成碩士課程後,便加入當地的P&G集團任職部門主管,後更娶一名英籍女士為妻,當收到父親要他回港的訊息時,周嘉豪還怕守舊的父母會不喜歡他的英籍太太,還幸他父母很快便接受了與他一齊回港及留港教英文的太太。周嘉豪自返港後便習染了富二代的陋習,除愛追公司內的女下屬外,還常北上冶遊,更不時將他國內眾女友的「名冊資料」向友儕炫耀,「以前打佢香港手提成日無人聽,一打佢大陸手提就搵到佢,差不多內地各省市佢都有女朋友。」Raymond表示,嘉豪為人不定性弄致太太與他離婚外,更因太貪玩和不擅長做生意而陷入財政困難。據知當大字報一貼出街,周嘉豪即主動聯絡財務公司,並承諾今月中會如期還款,不過其身邊朋友卻不表樂觀,「世家子弟搞成咁,證明佢已無乜路可以行,就算龔仁心照佢都無用啦,況且龔家出名節儉,咁點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