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6  NM
 
 

 

韓國著名綜藝節目《Running Man》,時常請來韓星玩「撕名牌」、「拍紙牌」等遊戲,一眾明星奔跑追逐,大放笑彈。近年節目在無綫J2台播映,累積了不少粉絲。

War Game場老闆莊偉豐(Billy),一晚與太太收看《Running Man》,太太笑到「收唔到聲」,他「叮」一聲決定照抄,在工廈由War Game再搞Running Games,甚至向銀行借來一百二十萬元開業。熟悉《孫子兵法》的Billy想使出一招:「借勢」。原本以為有綽頭,可一炮而紅,但事與願違,開業首月勁蝕近十萬。如何還清銀行債務,相信是他當務之急!

一場韓國《Running Man》遊戲,正在新蒲崗工廈上演。一行十三人的參加者,分成兩隊,準備挑戰第一關「腳的考驗」。玩家要踢波,踢跌九塊木板才算贏。但用的,原來是沙灘波,踢起輕飄飄,任腳法幾好的男士,都大叫:「救命呀﹗」旁邊的隊友則落力叫喊:「踢得大力啲啦!」最快完成的隊伍,可進入第二關「手的考驗」——射籃。玩家以BB size籃球,射入特細籃球框。主持任由其他玩家出茅招,雙方爭波、攔人,令「難度」大增。遊戲未玩完,一班女士體力已經透支,喘着氣說:「我執波得喇,你哋快啲射啦!」簡單的遊戲,要花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成。不過,這兩關只是熱身賽。

「撕名牌」搞氣氛

遊戲除了鬥力,還要鬥智。緊接玩家要透過砌圖、解謎題等,獲得線索尋找密碼解鎖,並要以最快速度逃離迷宮。為增加難度及氣氛,過程中加插《Running Man》中最刺激的環節——「撕名牌」。參加者背部都貼上寫了玩家名字的魔術貼,兩隊人要邊解鎖,邊找機會撕去對手的名牌。名牌被撕去者,便宣告死亡。故雙方一見對手便如鬼見愁,在一萬呎的場地內追逐,有玩家甚至玩到「仆低」。為了「保命」,有參賽者見對手行近,索性把背脊貼着牆行,甚至瞓在地上「碌」住行,場面搞笑。剛成功逃出迷宮的Momoko喘着氣說:「又要解謎,又被『追殺』,又要『殺人』,一心幾用!之前玩過其他密室遊戲,呢個好玩好多,地方夠大可以周圍跑。」

這個Running Games,是韓國遊戲節目《Running Man》的翻版。Billy表示,「之前見到老婆成日追睇《Running Man》,我睇咗幾集,覺得好搞笑,個個大明星都玩得好開心。最簡單嘅遊戲玩起上嚟就最開心!」○八年,Billy本來與拍檔合資,於同一工廈內經營War Game場,但後來拍檔因大幅加租而退出,只剩他孤軍作戰,經過一輪守業,高峰期曾賺數十萬元。Billy指近年生意雖有盈利,但增長不多,加上近來社會有不少批評改裝氣槍的聲音,Billy認為要居安思危:「萬一政府兩年後取締氣槍,咁點算?」Billy指他在潮州出生,來港後窮困得要在坑渠執錢,「我細個唔只執錢,我仲執啲遊戲機,租俾朋友,個個叫我吸血鬼。」但他卻以這股生意基因自豪,更立志出人頭地:「依家個個放眼內地市場,我都想返大陸開分店。但大陸唔俾入口氣槍,好難用War Game達到我嘅人生目標。」他於是放膽一搏,以年息十八至二十釐向星展等銀行借貸一百二十萬元。雖然貴息,不過這盤生意無往績及盈利,只能硬食。Billy再動用現有生意的三十萬元流動資金及數十萬元儲蓄,開檔搞Running Games。

道具狂爛始料不及

韓國《Running Man》以室外遊戲為主,因條件所限,Billy從室內場景着手。單是裝修,就花了一百五十萬!單位內有四個不同場景,他按照電影《哈利波特》為布置藍圖:「個棋盤係抄《神秘的魔法石》、迷宮就抄《火盃的考驗》﹗」他走遍廣州、深圳找道具,一磚一木都是他和員工親手造。「迷宮地下嘅草皮,喺佛山啲高爾夫球用品廠搵嘅、牆身啲樹葉就嚟自廣州。」但由於玩遊戲過程粗暴,開業一個月,道具經常被整爛,天天都忙於維修。上週,記者直擊一場激戰過後,一個價值三百元人民幣的黏土擺設就此報銷,Billy口中的招牌場景——《哈利波特》的巫師棋盤,三隻石棋都崩了一角。職員Michael邊拾起地下的碎片邊無奈地說:「啲客玩起上嚟真係好癲,(擺設)爛咗無得怪人。」Billy亦補充說:「早排俾個大隻佬撞爛咗個門框,又要換過,又使咗一千蚊人仔﹗」為了方便管理,Billy選址位於新蒲崗工廈,亦即其War Game場樓下單位。不過記者觀察,Walk-in的街客近乎零,剛剛開業還撞正大廈維修外牆,現時室外沙塵滾滾,相當趕客。為力挽狂瀾,他唯有向其War Game客入手,「啲客打完War Game,職員會帶落樓下睇場。如果佢哋有興趣,每個人收少五十蚊。」但暫時亦只有少數War Game客願意一試。Billy無奈指,已花了大部分資金於硬件,超支令宣傳費捉襟見肘,「暫時都只能靠買關鍵字、網頁宣傳。依家無綫播緊《Running Man》,我想喺佢個網賣廣告,但唔夠錢。」

定價競爭大

雖然Running Games在Billy口中是獨家首創,但事實上與市面上流行的密室逃脫等遊戲類同,故定價亦要「睇住」對手。Billy本來把價錢定作每人每四十五分鐘要一百六十八元,但最近見行家正做團購,他被迫「低頭」減價至一小時一百三十八元。記者問過不少玩家,的確都讚遊戲好玩,但指如果無新遊戲就不會「翻頭」,而且嫌價錢太貴,客人Ivan說:「呢度地方夠大,玩起上嚟都幾刺激嘅,但價錢可以平啲囉。除非佢轉遊戲,如果唔係都唔會再嚟玩!」與其他密室遊戲一樣,Running Games每場玩家人數最少八人,Billy說:「因為每場遊戲都需要兩名職員跟足全場,如果太少玩家開團,我哋成本會好高。」而Running Games的肢體接觸較多,只能跟熟人一起玩,他們並不能像密室逃脫一樣,為客人組團。 這個銀幕上的遊戲,在現實中諸多限制;如意算盤,並未打響。開檔一個月,至今報團人數甚少,僅得週末才有幾組客。在種種掣肘下,開業首月勁蝕九萬五千元,成績比Billy心中更差。他每個月還要還七萬元的貸款!唯有把War Game賺到的都用來填債。Billy認為當年War Game生意他堅持留下來,終有錢賺,故今次仍會堅持「死守」:「我諗係宣傳未夠,要俾多啲人識。」中五畢業的Billy坦言自己讀書不叻,但目標遠大,他為了做成功的生意人,常常看關於商業、投資的書籍。Billy的書架全是創業的書籍,如《一萬元創業指南》、《小額投資人的不敗秘笈》、《就是沒錢才要創業》等。跟記者聊天時,Billy常常「拋書包」:「變原是永恒,我唔驚(Running Man)潮流過。『做唔到市場第一,咁咪做唯一』﹗」但記者卻認為,Billy與其花時間鑽研書中道理,不如快快想法加強宣傳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