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6  NM
 
 

 

《明報》撤換總編輯敲響香港新聞自由最新一輪警號後,火勢愈燒愈烈。

最新發展是大老闆馬來西亞拿督張曉卿,週末曾秘密訪港,擺出強硬姿態,決意派遣其心腹空降《明報》,將這份香港五十五年老報徹底「河蟹」,進一步迎合習近平政權的口味。

習近平近日大舉清剿與薄熙來關係密切的周永康中石油派系,原來○七年張曉卿亦曾搭上中石油,在吉林投資開發油田。刮起中石油風暴後,張曉卿在吉林的油田項目,未有如期取得國家批文,正等候北京發落。

張曉卿曾經是薄熙來的支持者,兩人曾同台大唱紅歌,張曉卿又計劃在重慶投資百億人民幣建立其中國西部

世界華文媒體基地,增加其政治籌碼。然而,薄熙來出事後,張曉卿隨即轉軚狠批薄政權。

本刊記者走訪大馬,得悉張曉卿一直心繫共產黨,九五年收購《明報》後曾欲染紅報章不果。然而,近年接連在薄熙來和周永康身上押錯注的他,為了補鑊翻盤,惟有向中共獻上《明報》這個香港新聞自由堡壘。

馬來西亞人空降《明報》出任總編輯衝擊香港新聞自由,引起社會極大反響,外國傳媒亦關注事態。張曉卿上週末在噓聲中,秘密來港會見一眾《明報》高層,會後編輯部獲悉,老闆換信得過的自己人掌控《明報》的心意已決。週一,張曉卿特別助理翁昌文向《明報》員工說,近日事件對張曉卿不公平,未審先判。話音一落隨即派遣張曉卿另一親信、編務董事呂家明干預編輯部,主理翌日報紙的頭版,由他親自整理翁昌文的發言刊出。

香港人為《明報》這張由本地文人和知識分子打拼出來的報章,喊得聲嘶力竭,但張曉卿這位馬來西亞大班卻似乎聽不見也領會不到香港人的心痛,《明報》是他投資大餅的其中一角而已。七十九歲的張曉卿雖然沒有人大政協銜頭,但過去幾年他在中國的投資有增無減,曾經照住他的人脈,是他由八十年代起一度押注的薄熙來。

石油投資未獲批文

張曉卿搭上薄熙來,與近日被大舉清剿的周永康石油派系,原來有關聯。張曉卿王國內、在新加坡上市的常青石油及天然氣公司,○七年透過子公司京沃爾德資源,與國企中國石油天然氣(下稱「中石油」)簽訂合同,合作開發吉林松遼盆地扶餘一號範圍的石油資源,面積達二百五十四點九平方公里。中石油旗下著名的大慶油田和吉林油田,都在松遼盆地,屬國有資產。當年,薄熙來是商務部長,他的盟友周永康已進身政治局常委。當時中石油的第一把手,就是因嚴重違紀正被中紀委調查的蔣潔敏。張曉卿與中石油的合作,○八年獲商務部批准,但仍要過國務院發改委的最後一關。由簽訂合同至今六年,常青已在該處探了九十九個油井,但一直未作正式開採及商業生產。原來,中國規定包括原油及天然氣等能源投資項目,必須由發改委審核後再呈交國務院核准,但常青和中石油的合作計劃尚未開最後開綠燈。常青曾預料,發改委去年第二季會出批文,之後再話延至第四季,但至今仍未見到聖旨。去年八月、即薄熙來被捕一年多後,便爆出了習近平清剿「周永康派系」,多名中石油高幹因貪腐問題墮馬,除了蔣潔敏,還有大慶油田總經理王永春等,周永康亦在薄熙來審訊完畢後,去年底傳出被扣押。常青與中石油的合作,會否因官場派系鬥爭而前途未卜,引起關注。雖然項目未上馬無收益,但常青在中國投放的資產,卻高達一億一千八百萬美元,未有交代具體細節。年報提及,常青與中石油的合作,須負責前期評估及開發成本,並與中石油分擔營運開支。目前,常青在印尼、馬來西亞都有投資石油及天然氣,二○一二年營業額為八千六百萬美元,利潤為六百一十萬美元,集團負債則達一億四千萬美元。

大連搭上薄熙來

張曉卿與薄熙來的關係,源於八十年代,當時張出生地砂拉越政府希望進軍中國,派出靠伐木興家的張曉卿做先頭部隊,結果張曉卿成功在薄熙來主理大連時,在當地投資做木板,《星洲日報》曾經提及兩人相識:「在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期間,張曉卿也在大連投資木材下游工業。」報導又引述薄熙來○九年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如此形容張曉卿:「我跟首席會長 (世界中文報業協會) 張曉卿認識多年,我們算是『同志』了,因為我們都在促進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大家都在為中國作出貢獻。」薄熙來與張曉卿一直維持友好關係,張曉卿的石油項目簽訂後,薄熙來就由商務部調到重慶,也是他政治生涯中最惹人爭議的舞台,張曉卿亦同時大力唱好重慶。○九年二月,張曉卿的《亞洲週刊》率先提出「重慶模式」這個詞彙,由資深特派員紀碩鳴撰文,讚揚薄熙來領導的重慶在金融海嘯後,以內需促經濟增長、加快城鎮化、維持低稅率等措施,「重慶的創新思維既汲取沿海經驗,又迴避風險,成為中國抗擊金融危機的新路徑。」《亞洲週刊》的報導,隨即引來重慶報章及中國新聞社,呼應引用「重慶模式」這個詞語乘勢吹捧薄熙來。之後薄推唱紅打黑,紀碩鳴又再寫道:「今天,重慶『打黑舉紅』,是要重拾共產黨的理念和對人民的承諾,倡導富民、公平、公正旗號下的『紅色GDP』」。

重慶建傳媒基地

旗下刊物力捧薄熙來的同時,不知事有湊巧還是特意安排,張曉卿出任首席會長的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年會,○九年選擇在重慶舉行,張曉卿與薄熙來同場談及華文報業,張更讚揚薄具「對新聞專業高深和優渥學養」。薄熙來當紅時,不單全力掌控重慶報章,又積極籠絡外國華文傳媒為他更上一層樓的野心鋪路,當中以新加坡《聯合早報》開設的「重慶專版」挺薄最受注目,該報亦從中收取不少「廣告費」。張曉卿的《亞洲週刊》則以新聞評論力讚,張更與鳳凰衞視董事長劉長樂,響應國務院僑務辦吹雞,成立「世界華文媒體合作聯盟」,聯盟更與重慶建立緊密聯繫。聯盟成立後兩年、二○一一年選擇在重慶舉行大會,其間六百名出席會議的海外華文媒體話事人,與薄熙來同台唱紅歌,不單張曉卿、劉長樂,還包括今次《明報》換總編輯的其中一個關鍵人物、替張曉卿打理北美業務的呂家明。唱完紅歌,張曉卿又獲安排參觀王立軍主政的重慶公安局,獲美女巡警送禮。唱紅歌之餘,張曉卿在聯盟論壇完結前,宣布其常青集團投資重慶南岸區,興建世界華文媒體合作聯盟總部,他旗下的媒體王國日後亦會在該處設辦公區,《新華社》引述投資額達百億人民幣。當時薄熙來的手下、重慶市長黃奇帆,更親身見證張曉卿與區政府簽約儀式,張曉卿在該場合讚揚薄熙來的人格與領導魅力。薄熙來當紅之時,張曉卿也曾經與習近平握手,並在北京開設「常青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負責傳媒及生物科技投資。不過,薄熙來前年落馬後,張曉卿再沒有公開提及重慶的項目,其常青中國網站亦沒有相關資料。

《亞洲週刊》轉軚批薄

二○○八年,張曉卿將《明報》與其四份大馬報章合併,成為「世界華文媒體」,也是他的上市王國。世華年報顯示,截至二○一三年三月,世華流動及非流動負債合共高達二十億元,集團上月又宣布舉債近十二億元,財務狀況引人關注。薄熙來二○一二年被捕後,張曉卿的《亞洲週刊》立即識時務地緊隨政治大勢轉軚,由深懂大老闆意思的總編輯邱立本執筆,狠批薄熙來與妻子谷開來,「核心就是對法治的踐踏。它背後的思維和行動的邏輯,就是『但求目的、不擇手段』」。張曉卿去年一月亦撰文稱:「薄熙來事件展示,唱紅打黑的群眾動員是開時代的倒車。」口徑跟當日讚揚薄熙來的人格與領導魅力,作出一百八十度轉變。在《明報》老行尊眼中,《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最識氹老闆,他治下的編採團隊報導手法,亦反映了張曉卿的政治思維。雖然押錯注落薄熙來,但至今張曉卿仍未放棄上海幫出身、被指是江澤民利益派系中堅的「不倒翁」黃奇帆。去年四月,黃奇帆以重慶市長身份來港招商時,《亞洲週刊》將他寫成「受習近平肯定再出發」以圖力挽狂瀾。習近平大權在握,為迎合新君主,除了猛打昔日盟友,過去一年《亞洲週刊》在本港敏感議題上的報導,都非常迎合國家路線。例如:國教、港視,與《明報》報導手法明顯不同。來自《明報》內部消息指,今次撤換總編輯風波,都由識得做人的邱立本大力向張曉卿獻計,令一眾《明報》高層私下對他怨聲載道,《明報》或即將與《亞洲週刊》統一口徑。

河蟹《明報》一拖18年

九五年,張曉卿從財困的于品海手上買入《明報》,看中的是其海外網絡。于品海主政期間,《明報》九三年分別在多倫多及溫哥華開設加東版及加西版,「佢(張曉卿)一直打算將報業擴充至全世界,仲叫親信去英國、法國睇吓有冇得做。」一位吉隆坡資深傳媒人稱:「佢想將報業網絡變為對佢有利的條件,讓中國知道佢可以影響到海外華人,希望中國重視佢。」在張曉卿催谷下,九七年四月《明報》在紐約辦美東版。「張曉卿每年都會到美加巡視業務,宴請當地華僑商會。」但一名前員工說,「紐約銷量好差,九七年時,每日都係印七、八千份,年年都要蝕錢。」即使虧損,張曉卿也在所不計,「佢認為紐約有聯合國總部,中國外交官會喺嗰度,佢有機會接觸到。」○四年四月,《明報》再到三藩市辦美西版。南征北討之後,《明報》北美業務虧損,由○八年至一三年,共蝕了一千五百多萬港元。由於美國報業不景氣,○九年三藩市版停刊,紐約版變成免費報。

早計劃《明報》換班

張曉卿欲借海外版擴大對中國的影響力,香港《明報》自然也不能幸免。他入主香港《明報》時已計劃換班,將報章赤化。九六年派大馬幫古玉樑來香港執行任務,「張曉卿要《明報》轉軚支持大陸,但古玉樑因《星洲日報》的人事派系鬥爭被調來港,他氣在心頭,對老闆的指令不大上心。加上當時張的心腹、《明報》執行董事林厥唔鍾意親中,所以最後都冇郁手。」古玉樑○一年離開張曉卿,「老闆派來遠房親戚張裘昌,但佢讀英文,中文程度有限,唔會搞編輯部。張的助手翁昌文入去,也只是郵差,傳遞老闆訊息。」九九年十一月發生《星洲日報》刪改相片事件,該報刊登一張檔案照時,將前副首相安華的臉刪走,引起安華支持者不滿。外國傳媒將此舉扯上傳媒政治審查,《明報》也有引述外電報導。「《星洲日報》班高層好不滿,指大家屬姊妹報,點解要咁寫。員工撥行火,張曉卿於是責難,要《明報》交人,翁昌文話編輯部班人企得好硬,最後張健波企出嚟同張曉卿講,這是《明報》的事,如果我有錯,你可以炒我。張曉卿最後話好好好,下次唔好。」有知情者稱,雖然張曉卿的理想老總非張健波,「但老闆深知張波辭職,其他管理層會一齊走,不輕易找到人維持報館運作。」然而,兩年前退居二線、只擔任編務總監的張健波退休的日子漸近,張曉卿趁機部署人事變動。

劉進圖靠山失勢

「《星洲日報》的高層看準張波即將退休,於是扶持劉進圖,藉機可以伸手管埋香港。點知張曉卿近期唔妥呢批高層,進行換血,劉進圖失去靠山了。」知情者稱,除此之外,劉進圖擔任《明報》總編輯期間,也未能做到老闆將《明報》靠攏中國的指令。「以前編輯部會做啲中國商貿專題、奧運金牌得主專題之類,當有人向老闆打毒針,指《明報》太敵視中國時,便可作緩衝之用。但劉進圖上場後,沒有這些計劃。」去年六月,張曉卿祭出「王牌」,《明報》北美業務的行政總裁呂家明,以編務總監身份來港,《明報》被整頓的警號正式響起。年過六十歲的呂家明畢業於樹仁書院新聞系,曾在《明報》、《壹週刊》工作。他九五年離開《壹》移民加拿大。《壹》前同事形容,呂相當懂得摸索老闆心意,「佢唔係擦老闆鞋擦出面嗰種,不過佢好曉得點樣唔逆老闆意思。肥佬黎曾對呂家明有個評語,『喺咁多人當中,唯獨是有一個人係摸唔到底,呢個人就係呂家明』,肥佬黎唔信佢,唔鍾意佢。」

呂家明部署變陣

呂家明九五年加入多倫多《明報》,升至總編輯時,跟老闆張曉卿有近距離接觸,「張曉卿每次去加拿大巡視業務,都係呂跟上跟落,呂識講國語,同老闆溝通到。」不過,曾與呂共事的前資深員工接受本刊長途電話訪問,力數呂領導欠佳,用人唯親,「佢嘅成功之道就係擦鞋。呢度嘅《明報》愈來愈親中,中國領事館嘅社交活動都喜歡放到好大,標題要夠粗,好擦鞋。逢星期五出版嘅《中華探索》雜誌,一向用繁體字,一年前變成簡體字,有好多讀者唔再訂閱。」○九年及一一年他接受中新社專訪,為三藩市《明報》執笠解畫,又指當地《明報》有話語權是「得益於中國愈來愈強大」。他領導下員工士氣低落,一○年籌組工會,七成員工加入。呂卻視工會為絆腳石,對工會成員絕不手軟,威迫利誘員工退會。香港《明報》員工則更關心呂和北京政權的關係,擔心其「和諧」路線入侵柴灣報社。是次香港《明報》換總編輯,北美《明報》完全沒有報導。呂家明進駐香港《明報》半年,一直觀察劉進圖表現。近期爆出他干預編輯部,加拿大越洋致電劉進圖,詢問「(港視風波)做咗咁多日頭條,係咪有其他新聞呢?」根據《明報》報導,呂家明辯稱只是提出意見,不是干預,但承認與劉進圖工作上「唔係好融合到」。知情者評估,原先呂家明授命控制劉進圖,但不成功,於是張曉卿便欽點大馬幫鍾天祥接火棒。

老闆欽點大馬人

鍾天祥跟張曉卿在九十年代已接觸,「張曉卿○六年買入《南洋商報》,鍾天祥入去做總編輯。張曉卿想知《南洋》運作成點,會直接搵鍾天祥。鍾合約兩年期滿後不獲續約,被迫離開。相信是有人不滿鍾天祥,但張曉卿不知情,仲問鍾點解要走,後來先知鍾被逼走。」

鍾天祥靜觀其變

這次張曉卿重新提拔鍾天祥打理《明報》,知情者稱,鍾去年十二月已辦妥工作證,等待履行新職。「鍾天祥立場不左不右,懂得揣摩老細心意,今次見到《明報》編輯部咁大反應,佢都嚇驚咗。」上週《明報》編輯部爆出撤換老總的消息,鍾曾以短訊回覆友人查詢:「我謹此私下說明,《明報》確實跟我在洽談,最終如何靜觀其變。」知情者估計,外界對鍾天祥如斯激烈反應,鍾履職的安排或許會延遲。張健波及劉進圖近日奔波向編輯部解畫,呂家明變得積極參與編輯部工作。「佢以前週六唔返工,依家返工,又睇埋大版(報紙付印前版面),聽講佢仲約啲部組阿頭傾偈,想穩住軍心。」本週二中午,本刊向呂家明查詢撤換總編輯及打壓工會的事,但他不願作出任何回應。被問到會否留在香港時,他說︰「我屋企喺加拿大。」

大馬報業霸主狠辣

由吉隆坡到張曉卿的家鄉詩巫,要坐兩小時飛機,越過海峽,由「西馬」飛到「東馬」。記者晚上九時抵達機場,詩巫市一片寂靜,大部分商店已經關門,跟吉隆坡的繁華熱鬧是兩個世界。東馬經濟以天然資源,即樹木、棕櫚油為主,張曉卿就在這裡掘到他的第一桶金。張曉卿以伐木生意起家,財富愈滾愈大,張家成為詩巫兩大家族之一;另一個家族劉會幹也做木材生意。張曉卿首次涉足傳媒,是八十年代初,劉家在東馬辦的《詩華日報》邀請知名人士入股,張也獲邀入股,但佔股甚少。直至八八年,機會來了,西馬第一大報《星洲日報》老闆林慶金出現債務問題,將《星洲》抵押給銀行,報館中人四出找白武士。「張曉卿對西馬人而言,是頗陌生的名字。只有少數人留意到,他曾經是砂拉越人民聯合黨財政……債權銀行初期對買主身份及財力存疑,還派員到詩巫,暗查張曉卿底細,才驚覺原來是一條大水魚。」馬來西亞的《報業風雲半世紀》描述,作者是有份替這次交易穿針引線的《星洲》業務部人員古玉樑。「當時馬來西亞沒有太多娛樂事業,華人接收資訊都是通過報章。」曾在《星洲》工作的資深傳媒人吳彥華稱:「以前張曉卿幾有錢都好,吉隆坡的人未必識佢,有咗《星洲日報》後,得到華人組織尊重,又可以控制輿論。張曉卿的地位,已高過很多華人代表。」

由親民到干預

「他最初好親民,會跟同事一同在員工飯堂吃飯,佢會講番睇完份報紙的意見,唔係咁多干預。」該資深傳媒人稱。不過,張曉卿逐步認識到傳媒的影響力,他所屬的砂拉越人民聯合黨當年有份參與國會選舉,「佢會話唔好報導咁多對手政黨的新聞。」隨後張曉卿逐步買入《光明日報》、《中國報》及《南洋商報》,當中以○六年收購《南洋商報》時掀起最大爭議,馬來西亞八成的華文媒體從此由張壟斷。「佢覺得各間報館資源可以互用,更重要是阻止其他細報入行。」為了打擊對手,張施加很多趕盡殺絕的手法。「佢哋會同報攤講,如果擺賣對手《東方日報》,就不發張氏的四份報紙給他們賣。」馬來西亞傳媒人楊凱斌稱。很多報攤為免因小失大,唯有放棄《東方》,只有便利店才賣《東方》。《東方》背後的老闆,正是詩巫對手家族劉會幹,兩大家族惡鬥下,公眾的資訊自由受影響。除了封殺對手,張氏旗下報紙也封殺異見聲音。「他們有一份黑名單,包括:批評政府或旗下報章的政治人物、評論員。」楊凱斌稱,他的名字也在黑名單上,「我曾擔任一個講座的主講嘉賓,《星洲日報》的記者來採訪及拍攝,見報的相片中,刻意將我裁掉。」

手法移植香港

在吉隆坡的傳媒人中,公開討論張曉卿是一個禁忌。「大部分傳媒人都幫佢(張曉卿)打工,批評佢就飯碗不保。他的員工也被洗腦,覺得外界批評旗下報章,是想打擊他們生意。」有資深傳媒人稱。張曉卿一直希望將掌控大馬傳媒手法搬到香港。隨着中國政局人事大挪移,連繫住他的千億生意,張曉卿此刻不惜以《明報》作為交換籌碼,未料掀起編輯部、學者、評論員、政界等反對聲音,甚至成為外國關注香港新聞自由的議題。「張曉卿有錯覺,以為之前派張裘昌、翁昌文、古玉樑來管《明報》都冇事,但他冇諗過之前的人都是做管理,換總編輯好唔同,特別是香港環境,以及《明報》一直建立的公信形象。」熟悉張曉卿的人士稱。大馬幫終於見識到香港人對守護新聞自由的信念,能否力保《明報》編輯部被大馬空降老總直接操控,就要看公眾的力量了。

報業王國幼女接班

張曉卿富甲一方,育有兩子三女,他看重的傳媒王國卻由非直系親屬掌政。《明報》、《星洲日報》等所屬的上市公司世界華文媒體,一直由遠房親戚張裘昌打理,其餘大部分管理人員均非親屬。不過,幼女張聰去年三月加入世華,外界相信她有望成為接班人。張家信基督教,張曉卿的太太吳宇珠是教師出身,長子張昌恩對傳教興趣濃厚,近年也有參與母公司常青集團業務,擔任執行董事,但未完全投入家族事業。次子張昌富在主力做伐木生意的常成控股擔任執行副主席,但他更熱衷玩樂,在詩巫建了一個高爾夫球場。其妻曾錦華指他生活糜爛,提出離婚,並找來古晉資深律師林安虎做代表,但曾、林兩人○五年二月遭神秘人開槍射殺,轟動當地社會。後來警方拘捕林建財,被裁定謀殺罪成,但去年中上訴得直。張曉卿三名女兒張瑩、張晶、張聰之中,以幼女張聰最獲父親器重,近年父親外訪會見外國官員或企業人物,張聰均有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