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3  NM
 
 

 

周顯,要怎樣界定他身份?他在《新報》寫社論,在《蘋果日報》、《am730》、《明報》、《東周刊》等報刊講股票、寫財經,出過書講梁振英,但又會爆富豪秘聞。私人事他不多談,只知讀過中大新聞系,但無畢業。三年前寫了武俠小說《碳六十之劍》,講述一個基佬和一個太監一同練功的「愛情故事」。小說被倪匡讚極好看,一炮而紅;他的意念來自:「閹咗嘅雞會大隻啲,咁閹咗嘅人都應該會好打啲!」但他最廣為人知的,還是炒股。去年在《爽報》的投資比賽「爽組合」勝出,贏走九十萬元;他寫的那本《炒股密碼》,由○七年至今,已第十一度再版,最新版本叫「白金完全珍藏版」。他謙稱炒股不叻,但收風最強,「要自己再分析。貼士幾準嘅人最終都會戙你!我唔怪人。我道行未夠啫!」周顯已步入無敵無友的境界,這就是他圈中的「生存之道」。我的收料秘技

周顯每日三餐是他「收料」的時間,福臨門、國福樓、翠亨邨等,都是他的竇,食飯兼陪朋友鋤弟。他自認炒股不叻但收料叻,消息靈通加以篩選分析,就是賺錢契機。這天一來,他就將三部舊式Nokia黑白機擱在枱上,其中一部電話配上了太空卡。他說自己用不慣沒有按扭的智能電話,堅持用瀕臨絕種的Nokia。電話不能上網,不能看股價,但無所謂,最緊要「收到料」。

記:記者周:周顯 記:你主要向邊啲人收料?周:做呢行嘅人。我身邊好多朋友,上市公司主席、經紀、律師、三教九流、黑社會呀!股票經紀啲料會準啲,上市公司主席啲料,唔準o架!佢哋有利益衝突,有誘因老點你!叫你瞓身買嘅,通常叫遲咗,因為佢要落車喇嘛。記:人哋點解要俾料你?多唔多俾人跣?周:我都會俾番料人,A俾我啲料,我可以俾番B。係一場交易,我都有貢獻!而家一日聽十隻八隻,日日都有人跣你。呢個社會充滿陷阱,你帶錢出街,都有好多人想打劫你!我無所謂嘅,輸咗係我道行不夠啫,唔係俾料嘅人有問題。(有無試過俾錯料,人哋同你反面?)有,但好少,因為我通常先做「免責聲明」。記:你點分邊啲堅、邊啲流?周:睇吓幕後邊個係老闆,間公司有乜資產、盈利、股票歸咗邊未、當唔當炒、個古仔似唔似啦。如果公司賬目話你知間公司係五,你有好多可能性,可以係一加四、二加三、十減五,但唔會係二加四。你同我講古仔話「二加四等於五」,即係你幻想出來,希望係咁,我一聽就知你呃我。

記:幾時上車幾時落車?周:每次情況唔同,要配合市況、公司形勢等。喺股票上有太多unknown,無絕對性,只有可能性。例如你好有把握隻股聽日升,點知庄家今日飲醉咗,唔知醒無炒到,過兩日先炒番,咁已經係unknown啦!唔係所有嘢都on schedule,試過好多年前,有經紀叫我買164(中國伽瑪),佢十居九準,我即刻落盤,落完盤佢再打來,要我即刻放。我沽完,股價已跌返原位。十秒我贏咗三十萬,到而家都唔知點解!嗰市就係咁玩。記:互相收料外,你喺呢個圈有無真正朋友?周:有共同語言就係朋友,呢個圈嘅共同語言就係八卦嘢。想有朋友,有三樣嘢:第一你真心對人好;第二你有經濟效益;第三你有娛樂效益,好interesting。必須做到呢三點,最好就有一、兩點,唔係你唔會有朋友。我其實好多朋友,但因為太過無效益,我唔得閒見。舊同學呀、好好感情嘅朋友,應該見!(你又得閒見咁多女性朋友?)第一,女人梗係有效益,flirt吓都好呀!記者又係有效益。但同學係無效益,我諗臨瓜前先慢慢見番啦!

我的炒股分析

講求經濟效益的周顯,去年參與《爽報》(已停刊)的投資比賽「爽組合」,憑一隻931(宏通集團),贏了其他對手,獲得九十萬元獎金。鏡頭前他平淡地說得獎無感覺,贏的錢好少。鏡頭後卻興奮得兩日間將獎金使掉大半。他向來懂得為自己的「人物性格」定位,轉數快,表達力亦強。正如他印了十一版的《炒股密碼》第一章——投資者須知自己身在何處,又打算從投資得到什麼。

記:散戶應以什麼心態捉貼士及炒股?周:散戶要知報紙無可能一寫即升。你必須知,第一,炒股目的。係想聽日沽,定一年後沽?如果你想一年先沽,根本唔使日日睇專欄捉貼士。你日日睇,梗係想日日炒啦!其實報紙專欄貼士,係self-fulfilling prophecy(自我實現預言)。嗰期邊個紅就當炒,孫柏文呢期紅就隻隻得!(孫近日一注貼中金寶通(320))點解?佢紅就寫咩都有人跟,有人跟咪升囉!尤其細價股,易炒上。跟紅頂白無錯o架啦!記:你認為股市係假?周:股票梗係人為,你睇窩輪就知啦!供應創造需求,簡單講水清無魚,必須要人為先有股市。不過只要搵到錢,你理得佢真定假!我最近抽一千萬股中華包裝(1439),最後中咗二十萬股。我係見佢老闆自己揸晒,靜雞雞聖誕節上市,一個廣告都唔賣,好低調,估佢得。新股就係炒供求,佢上市嘅目的為咗圈錢,唔係送錢俾你使。如果係老闆、個庄自己揸晒,咁點升都得,貨源少就炒得起囉!(訪問後數天中華包裝上市,首日最多升超過八成。)記:你睇得最中係邊隻股?周:ESPRIT(330)。當初我係第一個唱衰佢嘅!佢七十幾蚊時,我唱佢跌落五蚊,到佢跌落十蚊時,我掉番轉頭唱好!買咗到而家十五個幾未放。我覺得佢跌過龍,當時佐丹奴市值一百一十億,ESPRIT一百七十億,佢個brand點都好過佐丹奴啩?記:你炒股有無座右銘?周:好多人炒股票有一個盲點,佢哋認為呢個世界上,股票係有formula的,即係一加一要等於二,凡A則B,係錯嘅!我嘅座右銘咪無嘢係凡A則B囉,一定有變數。

我的過去

周顯很大使,自言每個月使六位數字購物。訪問時穿着的一件Loewe大褸,要七萬元!但他寧租樓亦不買樓,身家成謎。他出身小康,但家道中落,曾於中文大學新聞系讀書,坊間指他曾替蕭若元打工,寫稿度橋,後來從蕭身上學懂炒股技巧,自立門戶。由於愛寫作,他多年前曾寫過多本武俠小說,其後寫財經書及專欄,深受散戶歡迎。

記:你的出身?周:以前阿爺有錢,喺澳門有樓收租。不過當年佢為咗澳門嗰幢可以收多五十蚊租,放棄揀香港天樂里嗰幢囉!跟住阿爸爛賭,賭馬、炒股、過大海,咩都啱,最後輸晒。(你曾讀過中大新聞系?)畢唔到業,唔講。之後第一份工做公關(邊隻?),我都想做「嗰隻」!記:點諗到兩個武俠小說男主角搞基?周:我諗嗰種劍法,好難練。一隻閹咗嘅雞會大隻啲,同樣閹咗嘅人會好打啲!我用科學解釋荒唐理論。記:嚟緊仲有咩構思?周:我想出本《國富論》,研究日皇明仁係咪裕仁嘅仔,仲有講吓楚漢相爭時期嘅政治鬥爭等。而家我夜晚一點瞓,朝早九點起身寫稿,每日用三個鐘頭寫晒。你哋稿費微薄(指「壹週Plus」專欄),要合乎經濟效益,我用十分鐘寫完。下午同人食飯打牌,差唔多收市返屋企睇股票。記:你搵夠錢了嗎?周:我好大使!從來無咁諗。我周身名牌,我承認我係名牌奴隸。(睇唔出)吓?呢件褸係Loro Piana,四皮嘢,呢對鞋係BV,四千蚊!最平係條褲,7For All Mankind。我唔鍾意炒股,但我需要炒股搵返來嘅錢,咁我唯有不斷炒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