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3  NM
 
 

 

我離開時覺得對你講的話語氣太重了,有點後悔。我這個人什麼事情都想馬上解決,不理人家感受,永遠心急累事。看到你剛才的電郵我可放心了,你沒惱我,還講了這許多想法和感受,我看了很高興。我總覺得你不夠成熟,看了你這封信,我知道自己錯了。看到你成熟,通透的分析,我好安慰,講得嚴重些,應該是感謝上帝。

我奇怪,你不過才三十歲,對虛榮竟看得這樣通透了。你說,擺脫了虛榮,別人的眼光頓時在頭頂上消失了,恐懼也隨之消失了。以前害怕這世界,躲藏在黑暗中靠別人凝視的眼光認路,走到哪裡都不知道,只要有別人的眼光帶路就好。擺脫了虛榮,走出了燦爛包裝的黑暗,放棄了別人的羡慕,豁然海闊天高,自由輕鬆,真實的世界太好了!你說得太好了。你有這樣的家境,擁有這許多,真實已很漂亮,不去看清楚,卻還追求虛榮,全部人都在責怪你。他們不知道,窮光蛋肚子空空,怎去虛榮,只會是擁有愈多的人愈虛榮。這看似匪夷所思,卻千真萬確,做了皇帝想做神仙的大有人在,你追求虛榮天公地道。真的,你的出生太優渥了,你的世界太美好了,沒有魔鬼不公道。虛榮就是你的魔鬼。好了,現在給你驅除了,你看破了名銜,放過了高貴,有血有肉地活着,好的壞的都是真的,至少你是活着的。過去你只是躲在你的銜頭裡假裝活着。那些藝術家,建築師,設計師,董事長的銜頭多累,你也受夠了。這是uncle Bob告訴我他自己的故事。有天Dina進到飯廳跟家人吃早餐,胃就開始痛了,這一陣子都是這樣。醫生說這是她心情突然緊張造成,不是胃有問題。她覺得這情形不能繼續下去,於是埋怨說:「為什麼早上規定要一齊吃早餐,吃時我們又總是不開心,這樣開始我們的每一天不是傻嗎?我們為什麼不好好談談這問題?」她建議明天早餐時商量這件事。母親Betty認為,早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早餐,見見面一齊開始一天才像一家人。父親Bob也同意,不過,他也發覺,一家人坐在一起晚餐或早餐時,神情繃緊的情形很不好受。Bob對Dina說,反正我們正在吃早餐,不如我們現在就談。他說,我們以前一家人團結一致,在人前擺出一派活在Rose Garden的幸福景象。無論你兩姊妹的生意虧蝕多嚴重,我們都假裝你們做得很成功,我們做父母的盡量表現出多麽安慰多麽為你們驕傲。你們生意的窘境逐漸被外人察覺到了,我和媽媽還利用我們的關係,給你們公司找些有名氣的公司合作做推廣活動,來掩飾你們生意的窘境並提高你們在別人眼中的地位。外人一提到你們姊妹,我和媽媽便滿口謊言,像小偷一樣鬼鬼祟祟的活在別人跟前。我們愛你們,為了不讓你們丟面子,唯有這樣做。

你們的公司虧損愈是嚴重,為了撐起你們快要崩潰的自尊心,我們假裝的姿態也愈離譜。我們好天真,以為外在的裝假不會影響我們互相的信任,但我和媽媽不知不覺間用愈來愈多假話來安慰你們,你們也愈來愈不敢對我們講真話了。為了保護我們的虛偽,我們之間慢慢築起了一道圍牆。這圍牆沒有掩蓋到我們的虛偽,反而使我們見面時繃緊的神經更緊張。Dina,彭醫生告訴我,你最近因神經緊張常常胃痛,要我留意你身邊發生的事情,他怕你會患上抑鬱症。Zoe,你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我知道你最近經常吸食大麻,借助大麻來紓緩情緒,深夜走過你房間便嗅到大麻味,但是這樣只會令你的情緒更焦慮。我們的家變成這個鬼樣子,快要家破人亡似的,怪不得別人,這是我們作繭自縛。我們太着意跟黃太、詹生、培哥和恒叔等人的家庭作比較了,我們太着緊要比別人活得幸福,活得風光,活得有本事了,因而我們作繭自縛,變成活在別人的眼底下,我們太介意別人怎樣看待我們了。我們真的要這樣生活嗎?我們既然是一家人,為什麼不可以老老實實,將每人自己真正需要的生活講出,互相幫助成全各人的需要呢?我們有足夠的錢、修養、品味和相愛,可以好好地生活,這會是多容易。但不容易的是,我們是否仍認識真實的自己呢?我們看着別人眼光活着的日子太久了,我還可以找回真我嗎?Bob說得激動,忍不住哭了,他哀求地說,「Please don't try to be somebody, just try to be what you are! 讓我們拿出勇氣去做自己吧!」一家人跟着都哭了,抱在一起,都點頭說要重新開始。早餐一席話後他們同意不馬上行動,讓各人心情平靜了,真實的感覺在心中復甦了,他們才去找尋解決的方法。但這一席話後每個人的心情都輕鬆了,此後他們每天晚上飯前都相約到聖堂祈禱。不久他們找回內心的安寧,重拾自信,在互相的關懷下各自尋找新的出路。Dina和Zoe相繼將各自的生意結束,雖然都三十多歲了,她們重回大學讀書,給自己時間和空間找尋以後的生活。Bob將生意全盤交給他弟弟,Betty和Bob真正退休了。他們搬到美國東部去陪伴兩個女兒讀書。他們一家現在已搬回香港,Zoe現在是獸醫,Dina是成功的畫家,都結婚,有兒女了,兩老平日謝絕社交,弄孫為樂,活得從未這樣快樂過。一念之間,回頭總是岸。Uncle Bob的故事是否說了你心裡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