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9566

美俄首輪談判昨天未能就烏克蘭問題達成一致,烏克蘭局勢將如何發展還是未知數。上世紀70年代協助打開中美建交大門的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認為,烏克蘭的問題歸根結底就是:這個國家加入西方還是東方陣營。如果烏克蘭要生存發展,就絕不能依賴任何一方對抗另一方,而應該充當雙方的橋梁。 已90高壽的基辛格回顧,一生中經歷過四次始於極高熱情和公眾支持的戰爭,其中三次都以單方面撤出告終。所以他認為,政策面臨的考驗不是怎樣開始,而是如何結束。 基辛格對俄羅斯和西方國家都提出了自己的忠告:     · 俄羅斯必須接受一個事實:再次向烏克蘭境內擴張註定讓俄政府再次面臨來自歐美的對抗壓力。     · 西方世界必須了解,對俄羅斯而言,烏克蘭永遠不是外國。俄羅斯的歷史發端於“基輔羅斯”(Kievan-Rus),俄羅斯的宗教就從那里起源。烏克蘭幾百年里都是俄羅斯的一部分,即便此後烏克蘭成為獨立的個體,也一直與俄羅斯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連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索爾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這類與當權政府政見不同的人士都堅稱,烏克蘭是俄羅斯歷史、其實就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另外,歐盟必須承認,在商談烏克蘭與歐洲的關系時,烏克蘭拖沓的官僚主義和盲從對國內政治的影響可能讓一場談判變為危機。外交政策是確立優先順序的藝術。 基辛格認為,烏克蘭人是決定性因素。 從歷史上看,烏克蘭西部1939年並入蘇聯;烏克蘭東部克里米亞60%的居民是俄羅斯人,1954年才加入烏克蘭。 從宗教信仰來看,烏克蘭西部大多數居民為天主教徒,東部大部分居民信奉俄羅斯東正教。 烏克蘭任何一派勢力企圖壓倒另一方的行為都會最終引爆內戰或是導致國家分裂。 如果將烏克蘭視為東西方沖突的一部分,俄羅斯與西方形成國際合作的希望就會變成泡影。 另一方面,基辛格認為,無論是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還是與他對立的前總理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烏克蘭的領導人都沒能學會妥協的藝術,更談不上什麽歷史觀。所以,他們都不願分享最高權力。 美國對烏克蘭的明智對策應該是尋求讓烏克蘭兩大勢力彼此合作,力求和解,不要讓某一方獨大。 可俄羅斯與西方世界並沒有按上述原則行事,反而讓形勢惡化。 基辛格總結,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領導人應該審視結果,不要競相擺姿態,以下成果將符合各方的價值與安全利益: 1、烏克蘭應有權自由選擇自身經濟與政治關系,包括同歐洲的這類關系。 2、烏克蘭不應加入北約組織。 3、烏克蘭應自由組建任何適合表達人民意願的政府。這樣一來,明智的烏克蘭領導人對內會選擇多方和解的政策,對外應力求持有芬蘭那樣的立場。 芬蘭無疑保持了自身獨立,不但在大多數領域同西方合作,而且謹慎地避免在制度方面表現出對俄羅斯的敵意。 4、現有的法規並不適用於俄羅斯合並克里米亞,但應該能夠讓克里米亞與烏克蘭的關系不那麽使人擔憂。 最終,俄羅斯會承認烏克蘭對克里米亞的主權,烏克蘭應該重申,克里米亞擁有自主權,可以在國際觀察員的監督下自主選舉。 此外,這一確認自主權的過程應包括徹底明確黑海艦隊的地位。 基辛格指出,以上是原則,並非解藥。解決問題的考驗並非完全滿意,而是平衡各方不滿。 基辛格預計,如果不能采用基於這些原則的方法,形勢就會加快演變為沖突。沖突將很快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