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9618

鑑於美聯儲已經明確表示,改變當前縮減QE安排的門檻很高,美聯儲和市場都明白,今年年末QE告別歷史舞台是極可能的事情,所以,現在美國貨幣政策的關鍵問題又回到了政策利率上——不僅包括是否(或如何)修改引導市場預期的前瞻指引,還有如果啟動加息週期,將以何種頻率加息。

最新的FOMC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仍然沒有在如何加強前瞻指引的問題上取得共識——也就是在何時應該加息的問題上沒有共識,更不要說開始加息週期以後的事情。

基於當前大部分美聯儲官員的預期,加息週期極可能在2015年裡啟動,大部分官員都希望引導開始加息後的市場預期,然而官員間的立場差異仍然明顯。

首先是鷹派的費城聯儲主席Plosser:

大部分標準、簡單的政策規則都顯示,聯邦基金利率應該很快被上調...

接著是被認為是鴿派的舊金山聯儲主席Williams,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

Williams表示,在他自己的經濟預期中,美聯儲將在明年年中加息,那時候的失業率應該約為6%,通脹在1.5%,「其它東西都在往正確的方向發展」。

他表示:「那時候如果我們不開始調整貨幣政策,就會出現超調的風險。你不會等到達到充分就業的時候才開始上調零利率。」

最後是更為鴿派的芝加哥聯儲主席Evans:

從大規模失衡緩慢邁向我們目標的過程中,可能會存在阻礙,如果前進途中受到不利衝擊,很可能無法達到目標。達到目標最可靠最快的方式是,願意以一種可控制的方式超調。關於我們的通脹目標,我們需要重複地明確表示,我們2%的通脹目標並非通脹的上限。我們以「平衡的方式」去降低失衡,明確顯示了我們對待2%通脹目標的系統性立場。

以以上三位美聯儲官員作為代表,鷹派堅持應該盡快加息,而鴿派內部也存在對通脹應該如何影響加息時機的問題上的明顯分歧。著名美聯儲政策觀察者Tim Duy則認為,大部分人認為美聯儲主席耶倫的「最優控制」理論傾向於Evans的觀點,而現在已經到了美聯儲決定是否應該冒著超調的風險來刺激經濟的時候了,因為首次加息的時機和加息後緊縮的力度都將取決於美聯儲內部在超調的問題上取得怎麼樣的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