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5%B7%A6%E4%B8%81%E5%B1%B1/art/20140301/18641165

南華早報報導灣仔盧押道Joe Bananas結業,對好多酒客來講係灣仔一個酒吧地標嘅失落,自然引起懷舊之情。點解唔做呀?最容易嘅解釋就係租金太貴,地主趕客,但原來原址新租客會係另一間酒吧,如張宇人議員講過,飲食業一雞死一雞鳴,酒吧甲負擔唔起租金,酒吧乙入駐,酒吧甲關門只可能係與追唔上時代潮流有關啫,不可以簡簡單單咁講賴地主。
左丁山並非酒客,呢間創辦於1986年嘅Joe Bananas雖然聞名港島,但從未入過去。記得當年鄭經翰創辦Playboy中文版,張寬義做總編輯,吳仲賢做編輯(兩人皆已作古),與左丁山有來往,佢哋介紹左丁山識鄭大班,後來又協助佢創辦「資本雜誌」(Capital),辦公室就在盧押道Joe Bananas樓上,好多人唔知盧押道喺邊,但一話:「Joe Bananas樓上呀」,就人人都識得摸上Playboy/ Capital辦公室。
而今一份雜誌好似已停刊,一份已面目全非,而JB亦宣告結業,一個階段嘅灣仔生活模式,就此成為歷史。
睇「國際紐約時報」(二月十八日),方知英國嘅傳統酒吧(The Pub)正在陸續消失,幾代人失去集體回憶,Pubs關門,與生活模式改變及地產發展有關,一來租金上升,政府禁止在酒吧內吸煙,又向啤酒徵收高稅,令酒吧經營不易,二來不少百年歷史酒吧現在位於繁盛區域,業主一於沽之哉,讓地產商重建發展,其中一間最出名嘅叫做Old White Bear,位於倫敦Hampstead區,在Well Raod開門營業已有三百年,成為當區標誌,彼得奧圖曾在此飲醉,被人抬出門外,伊利莎白泰萊在Hampstead出生,與丈夫李察波頓在此區有屋,不時到酒吧飲番杯,近年客人有Boy George等。如此歷史名店,難逃發展商買下重建嘅命運,於是引起一場攻防戰,區民要保留Old White Bear,區議會拒絕批准重建計劃,政府宣佈該酒吧為Asset of Community Value(社區價值資產),不准拆卸。不過大勢所趨下,英國有好多酒吧都幾難一路捱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