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f179b50102ejzd.html

有位哲人說:社會是一鍋沸騰的開水,關鍵看人用什麼材料投入。第一種是生雞蛋,第二種是胡蘿蔔,第三種是干茶葉。結果呢?第一種被煮硬了,不再有夢想與鮮活。第二種被煮軟了,變成了軟塌塌的胡蘿蔔泥,隨遇而安,遷就規則。而第三種,乾巴巴的茶葉漸漸舒展開來,一鍋清水變成噴香的茶水。當人被世界改造時,是一種滋潤的、舒展的、找到自我的狀態,同時憑自己的力量又一次次改變世界。所以,每個人在世界上終其一生的成功,不是成為偶像、楷模,而是最終成為自己。


 

你只能成為你自己 

或許,你崇拜拿破崙,想成為他那樣的蓋世英雄是你的願望吧,那好吧,我問你:就讓你成為拿破崙,生長在他那個世紀,有他那樣的經歷,你還願意嗎?也許你還會說很願意!我再問你:「讓你從身體到靈魂整個人都變成他」你還願意嗎?或許,你崇拜貝多芬,想成為他那樣「領悟音樂的人,能從一切世俗中超脫出來的人」——貝多芬;那麼,我問你:就讓你像貝多芬那樣可憐,那樣倒霉,你願意嗎?讓你變得自閉,你願意嗎? 

我們成為唐宗宋祖、秦皇漢武的機會大概微乎其微,但是,「路在腳下」,我們成為「自己」的幾率總應該高得多。由此可見,對於每個人來說,成為自己最重要,無論,你多麼的羨慕一個人,讓他徹頭徹尾的變成他,我想沒有人會願意吧。因為最人生經常的「德」乃是如何對待別人,如何「成全」別人;而人生最重要的「德」乃是如何看待自己,如何「成為」自己。 

也許,你會說,「還有很多人不想像他們那樣啊,但是,那樣的人又有幾個呢?那有多少人不經過磨練就成為一位成功的偉人呢?成為人人都羨慕的人呢?人生從童年到少年是充滿理想的美好時期,充滿快樂,充滿幻想的時期。如果我問你們,你們長大想當什麼樣的人,有人大概會說,「我喜歡音樂,像當貝多芬那樣傳奇的人物」,也有人會說,「我喜歡名著和小說,相當曹雪芹那樣的人物」,還有人會說喜歡科學,想當牛頓愛你因斯坦那樣的大科學家,如果你們問我,我會說「首先,先成為我們自己,最重要」。 

獨立的人格 

成為你自己,就有了主見,有了獨立人格,就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面對外界的誘惑才能坐懷不亂,才能明白很多誘惑,並不是我們內心真正所需要的。人的需要有時候很簡單,當亞歷山大大帝問乞丐第歐根尼,我有什麼能為您效勞時,第歐根尼瞥了大帝一眼說,有的,就是請你不要擋住我的陽光。兩位偉人在同一年去世。不同的是,亞歷山大大帝終生征戰疆場,征服了世界,卻在33歲英年早逝。而第歐根尼寄身在一隻木桶裡,開開心心活到了90多歲。特行獨立的第歐根尼知道自己需要什麼,因此擺脫了為誘惑和慾望而身心疲憊、終生勞累。物質上的貧乏並沒有影響他成為偉大的哲學家,並且活得瀟灑而自得,成為千古美談。 

當然,主見和獨立人格的形成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是,首先需要我們用心思考,用心生活,而不是隨波逐流,被眼花繚亂的誘惑矇蔽了雙眼,在慾望的膨脹中迷失了自己。其次應該有一種追求獨立人格的姿態,面對誘惑,能夠不為所動,面對慾望,能夠自我克制。這樣才能在不斷的成長中,輕裝上陣,去追求自己真正的理想,實現最終的人生價值,活出自我真風采。 

做自己人生的總導演 

人生如戲,每個人都是主角,不必模仿誰,我是我,你是你,好好地活著,為自己活著。有夢想就大膽地追求,失敗了也不要放棄。鄭板橋說:「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活出自我,不要猶豫。風雨兼程人生路,在現實生活中,能真正改變我們自己人生命運的,往往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人生如戲,自己才是唯一的導演! 

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隱居山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份瀟灑和自我每個人都很羨慕。如果他和那些市井無賴混在一起,整天錙銖必較,早就被歷史所遺忘,今天又有誰知道他的存在。請試著將奔跑的腳步、無止境的追求收回,向內窺視自己的心靈秘密,聽花開的聲音、看云浮的行程,整個世界將會因此變得安靜、平和…… 

為什麼誘惑有機可乘?為什麼慾望無法克制?當炫目的誘惑從四面八方逼近,我們心動了,行動了,我們也從四面八方出擊,去捕捉誘惑。最終,不是一無所得,就是迷失自己,最起碼,要以身心疲憊為代價。當慾望從心底開始燃燒,我們就會頭腦發熱,喪失理性思考的能力,甚至為了滿足慾望而衝動到不顧後果。活出為自己而活的快樂與喜悅。如果讓你完全聽聽一個人的話,沒有個人獨立思考的空間,沒有自己內在生活,你一定不願意吧。 

我們生活之所以不幸福,是因為太過於執著,追求的太多,失去了自己。幸福和快樂往往就在一念之間,只有「成為你自己」,才能瞭解生命的目的和意義。人們一直說要尋找自我,其實自我不需要尋找,自我始終都在我們的身邊,在我們心裡最深的地方。活出自我,要懂得堅持,學會執著,在心中保留一塊淨土,播種自己的希望。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自我不需要刻意改變什麼,順其自然就是自我。(文/風青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