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heima.com/thread-3858-1-1.html
每一次採訪,他都會提起Google。而這回,王俊煜又提了11次。

元月十三,豌豆莢對外透露,獲得軟銀領投的1.2億美元B輪融資,DCM和創新工場跟投。據傳聞,此次股權稀釋約為15%——保守估計,豌豆莢已經成為了中國互聯網又一家10億美元量級的公司,並且,它仍在獨立發展。
始於2009年12月,2010年初起步,2014年初十億美金估值,短短四年時間,王俊煜藉著移動互聯網的風口騰飛了。1.2億美元,對於他來說,只是起點,而夢想終點是——搜索,成為移動互聯網的Google。

以下內容,為王俊煜自述內容整理:

豌豆莢現有3億用戶,日應用分發量超3000萬。


為什麼會做豌豆莢?


我2009年到麗江旅遊,那時候用的iPhone弄丟了,就買了HTC G1——世界上第一台Android系統的智能手機。雖然我在Google工作,但卻是第一次接觸Android,真的被震撼了。


因為Android的開放性,我預感到Android將超越iPhone的iOS,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機操作系統。因為我在Google是做產品的,所以我對產品和需求方面非常敏感,當時的Android系統太粗糙了,我想找一些內容和應用都無從下手,我意識到,一個絕佳的機會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2009年年底的時候,我也面臨兩個選擇,是去 Mountain View(Google總部)還是去唸書,結果去找了趟開復(李開復),就變成創業了。開復有一句話特別簡單,你要去 Mountain View 什麼時候去都行,要去唸書更是。但趕上移動互聯網的潮流,五年十年只有一次 。


搜索的初心


我在最初遞交給開復的PPT中,這麼描述我想做的事「移動互聯網內容入口」。雖然沒明說是做搜索,但表達的意思其實就想做的是移動端的搜索。


豌豆莢在2010年時候就嘗試做了移動互聯網搜索,但是發現那時移動互聯網還不成熟,用戶沒有那麼強的(搜索)需求。豌豆莢並不是97年的Yahoo,而是2000年的 Google,在傳統搜索引擎無法滿足移動時代搜索需求的時候,移動搜索有新的機會。


移動互聯網搜索的「三級火箭」


我可能沒那麼高深,如果非要我對應王小川的三級火箭,那麼我可以說豌豆莢做移動搜索有三個要素——「全面準確」、「直達行動」和「情景化」。在做移動搜索中,我們總結出這三個要素,和這三個要素有關的我們就去做,無關的我們就不去做。


我經常思考,豌豆莢要是失去了什麼,就什麼都不是?——是對用戶的價值。豌豆莢的每個產品,都會有用戶價值,核心是服務用戶。


2010年,豌豆莢以「手機助手」為起點,在電腦上做了豌豆莢Windows版,讓用戶可以通過電腦帶寬不費手機流量的把內容下載到手機上,當時還沒有「手機助手」這個詞。這其實解決的是三要素中的「直達行動」問題。2011年2月,豌豆莢用戶過一百萬,這樣的成功讓我知道,我們只要為用戶提供實在的利益、好處,我們就能成功。


(i黑馬註:王俊煜這裡說的「直達行動」,指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每個需求都能立即獲得可消費的內容——直達行動。而2010年,流量限制了消費者的移動內容消費需求,所以豌豆莢通過手機連接電腦不費流量上網,來解決「直達行動」的最初級問題之一。)


2011年1月, 豌豆莢從「創新工場」畢業,搬到了知春路「錦秋國際」的一處240平米的四居室民宅,當時的房租每個月一萬六。4月,我們就在這個民居中上線了Windows 端的應用搜索,解決的是「全面準確」的問題。


當時市面上已經有十幾家應用商店,我知道應用商店能賺錢,別人也問豌豆莢要不要做個應用商店,我覺得和別人做一樣的東西沒有什麼價值。我發現,雖然已經有很多應用商店,但是他們的應用都不全,所以我們就做了應用搜索。用戶在一個搜索框裡面,就能找到所有應用商店中的應用,這解決的是「全面準確」的問題。


2012年,我們還是在做「全面準確」——應用搜索,但是重點放在了手機上,所以也融合了「直達行動」元素。2012年,Wifi和移動網絡已經相對成熟,所以手機上網已經完全可以接受了,「直達行動」問題得到初步解決。


2013年,我們開始嘗試移動搜索範圍擴大,在應用搜索外加入了視頻、電子書搜索等——這還是在做「全面準確」的事兒。2014.1.3 豌豆莢收錄不重複應用和遊戲超100 萬,「視頻搜索」累計用戶突破千萬。


(i黑馬:周鴻禕和王小川做搜索的路徑基本相同,先用工具滿足用戶單點需求(殺毒or輸入法),獲得用戶量之後,尋求突破,通過各種方式給用戶裝上瀏覽器,截流之後再推搜索。其實,豌豆莢玩法也類似,先用工具滿足用戶單點需求,獲取大量用戶之後,再往搜索導流量。王俊煜在發佈會現場說了和馬化騰相同的話「移動互聯網才是真正的互聯網」,按這個邏輯發展下去,豌豆莢作為移動端的搜索工具,必將與Google、百度等傳統搜索巨頭在「真正的互聯網」中相遇。有趣的是,豌豆莢是移動互聯網搜索的原住民,他靠的是移動端工具的突破。)

搜索沒有定式

「情景化」是未來我們在移動搜索中會做得更多的事。大家現在想到搜索的時候,還是會想到一個「框」,豌豆莢其實不是一個「框」。以後,根據場景,移動搜索可能不需要輸入任何的內容,就能給你想要的東西,這一定是能夠實現的。手機,甚至智能手錶等,會根據當時的情景給你想找的東西。


我試用過可穿戴設備,發現它們的屏幕都太小了,可能不是一個移動互聯網內容消費的入口。

(i黑馬註:手機等移動設備比 PC 更「瞭解」用戶,不僅是用戶對不同內容的口味偏好,還包括用戶所處的時間、地點、甚至生理、心理狀態等信息。移動時代的搜索結合這些數據,將打開新的可能性。王俊煜不認為,可穿戴設備是內容消費入口,但從其「情景化」的戰略看,他默認可穿戴設備是「數據的入口」。)

1.2億美元融資用了15分鐘搞定

我在去年8月份,去見孫正義之前,看了他的一篇演講,發現軟銀對移動互聯網的佈局讓我很震撼,這些佈局可以促進豌豆莢發展,這是我接受軟銀的投資原因之一。


我們當時收到了很多投資機構的offer,但是最終選擇軟銀是因為他們能支持我們獨立的發展,整個公司的決策權和控制權還是在我們創始團隊手中。我們融資是在2013年9月談的,第一次見孫正義就談成了。會議只有短短的一個多小時,我準備了20多頁的幻燈片,然後花了15分鐘把它講完了。有趣的是,孫正義也拿出了一個PPT,給我們講了軟銀的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