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5 NCW
 
 

 

銀監會希望快速摸清鐵礦石等大宗商品的融資規模,這不是好兆頭◎ 財新記者 吳紅毓然 文wuhongyuran.blog.caixin.com 4月18日,銀監會下發通知,要求開展進口鐵礦石貿易融資情況的快速調查,進行風險監測統計。圖為在山東青島港礦石碼頭裝運鐵礦石的車輛。

4月18日,銀監會給深圳、寧波、福建等15家銀監局下發通知,要求開展進口鐵礦石貿易融資情況的快速調查,進行風險監測統計,於4月30日截止上報。

各銀行統計接近尾聲時,該消息傳到市場,引發震動。受此影響,4月28 日(週一) ,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 i1409 盤中跌停,報760元 / 噸,較前日下跌36元/噸,跌幅高達4.52%。

商務部對外貿易司最新分析報告指出,鐵礦石港口庫存已連續六週在億噸以上徘徊,供給壓力較大。部分地區內 外礦價的價差高達近180元 /噸,國內高成本礦山面臨關停的風險,鐵礦石現貨、期貨都在虧損。

「從去年11月開始到今年1月的進口礦,浮虧大致為20美元 / 噸,都堆在港口。 」國泰君安期貨分析師付陽也指出,目前鋼廠、大型貿易商都在硬扛,低價拋貨意願增高。企業虧損,無法按時還 款,銀行違約風險升高。

銀行人士表示,未接到監管層要求提高保證金比例的通知。這一消息應為 市場人士的推測,並無依據。 「一旦提高保證金,很多鋼鐵企業及相關貿易商的資金鏈會被拉斷。 」中國聯合鋼鐵網首席分析師馬忠普表示。

業內人士向財新記者分析,鐵礦石貿易融資與此前大規模的銅融資、鋼貿融資有所不同,後者主要是套取資金投資房地產、民間借貸等行業獲取利差,而鐵礦石流動性差,標準化程度不高,較難變現,鐵礦石融資主要還是在本行業內循環。

鐵礦石融資的主要模式為,鋼廠或鋼貿商給國內銀行支付20%-30%的保證金,國內銀行給企業開具信用證,企業將信用證作為抵押憑證,獲得國外銀行授信;信用證還款期一般在90到180天,最長一年。目前鋼鐵企業全行業虧損,現金緊張,故而更加依賴信用證融資,相當於獲得四五倍槓桿,是維持自身運營的財務工具,也是以較低成本獲得短期融資的常見形式。

一位大行總行相關負責人表示,該行一直嚴控鋼鐵行業貸款,每年都在壓縮退出,但不會直接提高保證金比例。

受此調查影響,二季度銀行將更審慎,更強調貿易真實性,不排除放緩開具信用證的速度,排查資金用途,看客戶是否鎖定匯率等,以提高風控能力。

業內人士透露,今年一季度時明顯感到資金緊張,連國有大鋼企的信用證開出的都比以前慢了很多。

財新記者獲悉,除了鐵礦石,銀監會還要求統計大豆、食用油、銅礦、原油、成品油、煤、銅材等大宗商品貿易融資情況。銀行則需要上報截至今年3月末按五級分類的貸款餘額及逾期貸款餘額。

摸底規模

銀監會要求調查融資礦的地區分別為天津、河北、遼寧、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廣西、大連、寧波、廈門、青島及深圳,這些地區也多為港口及鋼貿集中地區。

銀監會要求,這15家轄地銀監局,需上報區域內進口鐵礦石貿易融資的基本情況、風險情況、是否存在虛假貿易套利情況、已採取的風險防範措施等。

銀監會表示將擇機實地調研。

其中,銀行還需分別統計融資成本為3%、3%-6%、6% 以上的貸款餘額;以及扣除保證金的表內、表外業務餘額。

據財新記者瞭解,在這次快速調查中,其中一家大行統計結果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鐵礦石貿易融資餘額約500億元,其中未含保證金的融資餘額佔比40%;一家中型銀行的融資礦餘額逾150億元,其中未含保證金的融資餘額佔比60%。

多位銀行人士指出,在實際的調查統計中,由於維度較多,或存在操作上的不準確性。有的信息不能直接在信貸系統中得出,銀行需要通過找抵押品,找貿易融資證等方式,由人工跨系統比對填補。客戶的業務複雜程度,也加大了統計的困難。

「這是一筆糊塗賬,但監管機構想知道相關融資的盤子有多大。 」一位大宗商品分析師表示。我的鋼鐵網礦石部分析師周曉攬也指出,監管機構目前是希望銀行摸清規模。

4月29日,銀監會召開2014年第一季度經濟金融形勢分析會。會上指出,梳理分析進口商品貿易融資基本情況,推動商品貿易融資健康發展。

銀行人士指出,三月鐵礦石價格暴跌,再加上人民幣貶值,企業急於拋空鐵礦石。但庫存過高,企業高位被套,信用證到期後無法按時還款,壞賬風險驟升。再加之2013年7月,鐵礦石進口資質放開,一些中小鋼廠通過自己註冊的貿易公司代理進口鐵礦石,加大了風險,或因此引起監管層關注。

我的鋼鐵網鐵礦石研究團隊指出,從2013年底開始,全國大部分鋼企與貿易商的新增額度申報困難,出現大貿易商申請信用證半年未批的情況 ;銀行對鋼廠的審核更嚴,審核信用證的流程也更複雜。今年開始,有部分銀行提高了承兌匯票保證金比例。

山西省運城市銀監局曾於2013年12 月發佈的《對運城鋼鐵行業銀行信貸風險情況的調查》指出,目前商業銀行爭攬國際結算類中間業務的衝動較強,由於礦石類進口具有批次大、金額高的特點,成為商業銀行營銷的重點,造成各銀行業金融機構爭相降低開證條件、弱化擔保要求辦理信用證業務,潛在風險較大。前述研究團隊指出,受海鑫事件影響,銀行對山西當地鋼企授信更緊,比如中國銀行已經暫停貸款,工商銀行一單一審等。因此,當地鋼廠基本通過代理運作開信用證。

2013年底,外管局也下發《關於完善銀行貿易融資業務外匯管理有關問 題的通知》 ,要求對於遠期(90天以上,包括展期)貿易融資業務,無論銀行是否收取足額或高比例保證金,只要轉口、轉賣等形式的,銀行都需加大審查力度,防止企業虛構貿易背景套取銀行融資。

融資礦秘密

「目前貿易礦佔整個礦石庫存的31.6%。 」商務部對外貿易司1月的調研報告指出,融資礦佔比約1/3。據大連商品交易所統計,截至4月25日,全國44個主要港口鐵礦石庫存量約1.1億噸,一週內新增了150萬噸。由此計算,融資礦庫存共近3500萬噸。

融資礦庫存壓港,價格仍在持續下跌。全球鐵礦石定價基礎普氏指數顯示,鐵礦石最新價為111美元 / 噸,較12月的128美元 / 噸下跌了13%。鋼企資金鏈持續承壓。

銀行人士介紹,信用證業務於2008 年前就存在,且當時受金融危機影響,違約風險達歷史峰值。在2010年,許多進口商預期鐵礦石價格進一步上漲,大量購進鐵礦石補充庫存,該業務發展迅猛。據財新記者瞭解,中國銀行北京分行曾創下一天之內開出國際及國內信用證等值8000萬美元的紀錄。

唐曉攬介紹,進口信用證具體模式為,國內銀行給鋼廠開90天信用證,鋼廠交付保證金,國內銀行與香港及境外銀行合作,代付貨款 ;境外銀行給予賣方授信,賣方把貨給鋼廠,鋼廠90天後再把錢還給國內銀行。

由此,國內銀行可以收穫保證金的存款收益和匯率套利部分。保證金比例不等,由銀行根據風險評級決定。唐曉攬指出,有的企業交不足10%的保證金,資質較差的企業要交40%。也有貿易商指出,部分央企甚至可以不交保證金。

銀行相關人士表示,一般是根據市場價格變化,要求客戶繳納保證金或提供足量的抵質押物,確保保證金或抵質押物價值能有效覆蓋融資風險敞口。

根據到貨時間長短,銀行給企業開具不同時限的信用證。鐵礦石從澳大利亞、巴西、南非及中東運往中國,所需時間分別為15天、45天、30天。一位大行國際部人士表示,該行曾排查過,幾乎所有鐵礦石融資都是遠期(即90天以上)信用證。企業通過遠期信用證可購買在途貨,只需一週,便有了長達三個月的時間窗口。

「企業都希望信用證時間越長越好。 」付陽指出,通過信用證,企業相當於獲得低息美元貸款,利率為2.5%- 3%,較國內貸款利率低三四百分點,可以套利息差 ;在人民幣升值時期,企業通過貿易途徑,實現資金流動及換回活動,套取匯差。

隨著經濟形勢轉變、供需矛盾突出,鐵礦石價格一再走低,套利空間萎縮。2014年2月下旬開始,人民幣匯率下跌,對一些企業雪上加霜,違約風險上升。前述大行人士表示,3月為信用證到期高峰,未鎖定匯率成本的企業損失3%-5%的收益。

中信期貨分析師林玲指出,鐵礦石作為大宗幹散貨,很多買賣都是雙方長期建立起來關係的延續,違約成本高。

銀行人士坦言,目前鐵礦石融資也有轉口貿易、轉賣的現象。 「違約損失信譽,不違約虧更多。 」他表示,企業簽的是長期協議,但是浮動計價,價格下跌就虧,所以做轉口貿易,相比之下,稍微虧一點尚能承受。

一位大行人士表示, 從2011年開始,就開始禁止虛假貿易融資。他指出,在大宗商品貿易融資中,一直對中小企業有資質限制,大宗商品鐵礦石每單進口都是幾百萬美元, 「不是想進就進了」 。

銀行主要看是否有鐵礦石真實到港、儲備量多少 ;在資金用途上,查看是用到轉口貿易公司、下級關聯公司,還是港口囤貨套現上。

此外,自鐵礦石期貨於2013年10月於大連商品交易所上市後,雖體量較小,但眾多分析師都表示, 「市場越來越關注鐵礦石期貨,礦商天天都會看價格」 。

一些市場人士表示,雖長期看空鐵礦石,但懷疑此次提高保證金的信息或為故意做空。4月28日,大商所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 i1409的日持倉報告顯示,前20名空頭期貨公司席位共增持空單1.76萬手。其中,海通期貨增持空單1.15萬手,永安期貨、中信期貨均增持空單逾7000萬手,申銀萬國期貨、一德期貨均增持空單逾3000萬手。

多數分析師指出,融資礦在期貨市場參與套期保值的量很小。中信期貨分析師林玲指出,截至3月7日,大商所鐵礦石期貨指數空頭持倉約2500萬噸,再扣除部分投機的頭寸,套保規模很小。

「這意味著,在鐵礦石現貨價格不斷下跌時,融資的鐵礦石價值在不斷下降,沒有保值,必然逼迫融資方通過拋售鐵礦石減少損失。 」業內人士指出,目前一些鋼廠在訂貨的同時,先在期貨市場做多,以彌補現貨市場礦價下跌造成的損失。中行人士也指出,在武漢的鋼貿商群體中,仍有大部分人並不願放棄鋼貿這個巨大的市場,一手現貨一手期貨。據該行2013 年統計,武漢鋼材市場上,逾70% 的鋼貿商進入到鋼材期貨市場,試圖彌補現貨市場的損失。 「最後的贏家,只有不到萬分之一。 」該行內部人士表示。

自2010年長協定價機制崩潰後,目前國內企業現貨價格主要參考普氏指數。業內人士指出,普氏指數採取人工報價,而期貨市場更為公開透明。付陽指出,若要提高大商所的定價能力,需要外資礦商、礦山和貿易商、鋼廠都有積極性參與其中。

目前的鐵礦石期貨交易中,法人戶成交量佔20%-30%,其中貿易商佔30%,參與的鋼廠有41家。

誰的警鐘

多位業內資深人士認為,鐵礦石套現投機行為較少,真正的風險不在此。

一位銀行人士表示,相比於3月的鐵礦石行情,目前監管略有滯後。經濟下行效果明顯,今年銀行資產風險壓力較大,嚴防不良大面積爆發是大問題。

此前財新報導,2014年全銀行業前兩個月新增不良貸款為600億元,預計 二季度會湧現更多。

一位大行人士表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該行不良貸款近900億元。其中江蘇鋼貿風險仍在釋放,承兌匯票、保函、信用證墊款上百億元,至今未能有效處置。據接近大行高層人士表示,要對風險高發的信用證等表外產品進行專項排查,根據客戶的風險狀況真實分類,提高處置效果。

3月下旬,銀監會也下發防控不良的文件,要求不得通過表外業務轉移和掩蓋不良資產,但也要防止「一刀切」式的抽貸、停貸、壓貸造成企業資金鏈斷裂。

經過4月下旬的調查,部分銀行表示,遏制虛假貿易套利的主要困難在於:無法核實運輸單據簽發主體資質情況,無法核查轉口貿易項下單據重複利用的情形,無法準確判斷境外提單的真實性。

下一步,將從嚴審核單據,對轉口貿易項下授信客戶實行更嚴格准入。

高盛3月發佈研報估計,自2010年來,通過貿易融資活動流入的熱錢大概有810億 -1600億美元,佔中國外匯短期(少於一年)借款的約31%。在這些交易中,黃金、銅和鐵礦石是三種主要的融資商品。 「中國的大宗商品貿易融資交易將在未來一兩年逐步消失,對沖成本的上升,會緩慢侵蝕貿易融資的利潤,並最終扼殺利差的套利空間。 」高盛預期,為了管理熱錢的流入週期,中國政府將會繼續增加人民幣匯率的波動。

「鐵礦石融資是個偽命題」 ,一位業內資深人士指出,關鍵不是鐵礦石貿易融資本身,而是銀行自身的風險管理出了問題,對大量事實上已失去還款能力的鋼鐵、鋼貿企業,出於種種原因還在繼續借新換舊的「龐氏遊戲」 ,隨著市場情況持續惡化,把小問題拖成大問題。

他指出,監管機構對大宗商品的調查統計,最多對行業起到敲警鐘的作用。

財新見習記者王少傑對此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