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5 NCW  
 

 

傅成玉將開發非常規油氣視為彌補中石化上游短板的重要途徑,未來兩年間將投入近200億元建設頁岩氣產能◎ 財新記者 黃凱茜 文huangkaixi.blog.caixin.com 重慶涪陵區焦石鎮的山路盤旋逶迤,蔥鬱山林掩映著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下稱中石化)江漢油田分公司的鑽井架。這些鑽井架是周邊山村小樓房的數倍之高。

山中村民與這些初來乍到的頁岩氣井毗鄰。緊挨著井場的是焦石鎮新井村村民的玉米地,村民居住的兩層小樓就在數百米開外。

這只是焦石鎮(當地人亦稱焦石壩)地區鑽下的60多口頁岩氣井中的一個。

未來兩年內,在周圍260平方公里的範圍,還將打下近200口頁岩氣鑽井。

截至今年4月,中石化在涪陵頁岩氣區塊共打了63口井,投產23口,日產氣量在270萬立方米左右,累計生產頁岩氣3.9億立方米,其中2014年以來的產量為2億立方米。

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在3月舉行的股份公司業績發佈會上,頗為高調地宣佈了來自涪陵的捷報。中石化擬分兩期動用涪陵頁岩氣田3413億立方米的儲量,在2017年建成100億立方米 / 年的產能規模。其中一期將在2013年開發試驗的基礎上,以涪陵頁岩氣田焦石壩區 塊為主體,於2015年底前建成50億立方米 /年的產能。

儘管建產決定雄心勃勃,但實際的產氣量與產能相比會相差許多,因為陸續建產的頁岩氣井不一定能在當年達產,且需把之前投產井的自然遞減計算在內。按照中石化的計劃,2014年率先建好的20億立方米 / 年產能計劃的產氣量僅為10億立方米,到2015年和2016 年則計劃產出32億立方米和48億立方米頁岩氣。

儘管如此,這一目標若能實現,單是中石化2015年一年的產量就佔到國家能源局頁岩氣 「十二五」全國65億立方米目標產量的一半。

專家分析指出,要完成承諾的產量,中石化需要打很密的井。另外,井與井的產量差距較大,據中石化提供的信息,已經投產的井當中,測試產量在6萬立方米 / 日到54萬立方米 / 日不等。

能打到多少口具有商業規模產量的井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中石化在涪陵地區的一期產建計劃部署總井數253口,未來兩年新打的井將近200口。如按照目前8000萬元的單井成本計算,需要的投資規模在150億元以上。有江漢油田人士去年底透露,2014年這一地區新開鑽87口頁岩氣井,計劃投資52億 -70億元。

眼看離國家能源局佈置的頁岩氣產量任務期限還有一年多的時間,另一家國有石油巨頭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下稱中石油)亦希望在四川盆地的頁岩氣區塊跟上進度。據中石油西南勘探研究院的專家透露,2013年中石油在四川盆地的自營頁岩氣區塊和與殼牌公司聯合開發的區塊的產量僅為6000萬立方米左右。

上述專家稱,中石油2014年計劃為頁岩氣勘探開發投入100億元,在幾十個平台上打100多口井,以完成26億立方米的產能目標。他還稱,中石油專門派人到中石化涪陵氣田進行考察學習。

但是相比焦石壩,四川盆地的頁岩埋得更深。

對於上游油氣巨頭中石油來說,100億元的投資僅佔其2014年勘探與開發板塊資本性支出不到5%,而中石化用於涪陵頁岩氣一期產建的投資更大: 70 億元的投資佔到該板塊2014年879億元資本支出計劃的8%。

因為國內石油工業發展的歷史原因,中石油掌握著絕大多數陸上油氣田的探礦權和開發權,中石化在 「分家」之後,分得的區塊很少,上游勘探開發成為了中石化的最大短板。

因此,資源戰略是中石化的 「第一戰略」 。傅成玉曾表示,非常規油氣是中石化發展的重大機遇,頁岩油氣是彌補其上游短板的最現實、最可行、最快捷的途徑,中石化 「一定要走在中國非常規油氣特別是頁岩油氣的前面」 。

焦石壩突破

「如果說北美的頁岩氣藏是一個完整的盤子,我們的是一個盤子摔在地下,還被踹了一腳。 」中石化勘探南方公司總經理郭旭升如此比喻中國和北美頁岩氣地質條件的差異。

美國從2006年開始的頁岩氣革命,令 「缺油少氣」的中國豔羨不已。但中國的頁岩氣礦藏主要分佈盆地和丘陵地帶,地層切割、山地落差很大,地層構成較北美的平原複雜許多,因此技術難 度和開採成本都會更大。

中石化勘探南方公司從2009年開始在重慶東南地區開展頁岩氣勘探評價工作,獲得商業發現之後交由中石化江漢油田分公司進行開發。郭旭升表示,在焦石壩突破之後,理論上和技術上才讓中石化對頁岩氣開發「心裡有譜」 。

焦頁1HF 井是焦石壩地區的第一口頁岩氣井,從2012年11月到2014年4月已經生產了500天,產量能穩定在6萬立方米 / 日。焦頁1HF 井獲得突破之後,再在其周圍600平方公里的範圍進行三維地震後,部署了焦頁2、3、4井。

郭旭升介紹稱,目前開發工作的重點,主要在焦石壩地區埋深約2500- 3500米的範圍,勘探隊伍的工作重心則轉移到從焦石壩延伸至丁山、南川、貴州習水縣林灘場等地區,這個範圍內的潛力面積約為3000平方公里,資源量達2.1萬億立方米。

在距離焦石壩地區南向150公里的丁山地區,地屬重慶市綦江區和貴州省習水縣交界,中石化希望在這裡獲得涪陵地區之外的突破。據郭旭升介紹,最近已在此地區部署了丁頁1井和丁頁2井,和焦石壩是相同的層位。其中丁頁2井的測試產量能達到10萬立方米 / 日。

但丁山地區的垂深很大,達到4400米,對深層加砂壓裂的工程技術要求更高。

「對於3500米以淺的頁岩層位產能關和技術關已經攻克,而埋深在4400米的頁岩還在摸索階段,還需要進一步的攻關。 」郭旭升表示。

多位投行研究機構的分析師認為,雖然在焦石壩地區取得了突破,但還是在一個比較小的範圍內,未來的想像空間還取決於這樣的經驗是否有可複制性和擴展性。

成本待減

頁岩氣是一種邊際型的資源,盈利空間有限,經濟風險較大。開發早期產量很高,可以達到日產6萬 -30萬立方米,而後因自然遞減在五到七年內下降30%- 90%,隨後在一個較低的產量水平上穩產 二三十年。而常規天然氣的日產量能達到上百萬立方米的數量級。

2014年全國地質調查工作會議中披露,至2013年年底,全國頁岩氣產量達到2億立方米,累計完成頁岩氣鑽井285 口,其中日產超過1萬立方米的有38口,超過10萬立方米的有23口。照此計算,全國範圍內高產氣井佔總井數不足15%。

由於沒有很高的單井產量支撐頁岩氣井的巨額投資,雖然國家能源局和國土資源部百般呼籲,包括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內的油氣企業在過去幾年內的進展緩慢。

即便在已經獲得商業發現的涪陵地區,從鑽井到試氣,包括鑽水平井和壓裂施工在內的單井平均成本數倍於北美地區的頁岩氣井,約8000萬元左右,成本最低的也要5000萬元。據瞭解,按照目前國內天然氣的市場價格水平,需要達到4萬立方米 /天的產量才能支撐。

中石油西南勘探研究院的專家表示,單井成本需要控制在6000萬元左右才能保證商業開發的效益。

焦頁1HF 井的測試產量高達40萬立方米 / 日,但目前按照6萬立方米 / 日的定產試采,目前已持續穩定生產500天。

這口井的成本將近9000萬元。

「北 美 的 頁 岩 氣 井 平 均 在1000 米 -2000米左右,而焦石壩地區的井主要是3500米左右,井越深,打井和壓裂成本也就越高。 」中石化江漢油田分公司副總經理胡德高表示,隨著關鍵裝備和工程技術的國產化突破並開始規模打井,成本正逐步下降,最初從鑽井到試氣的單井成本是9000多萬元,現在做到8600萬元,目標是3500米以淺的單井成本控制在6000萬元以內。

除了鑽井本身,鑽前的建設成本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主要包括徵地補償、井場和道路基建以及引水管道鋪設等前期成本。進行大規模布井之後,這些分攤到每口井的費用將大大降低。胡德高介紹稱,降低開發成本的一個重要方面是減少鑽井週期,開發初期的鑽井週期超過100天,現在已下降至89天,目標是要控制在60天以內。

儘管如此,中石化仍處於依靠財政補貼維持基本收益率的初級階段。2012 年開始,為鼓勵頁岩氣勘探開發,國家財政對企業產出的頁岩氣進行補貼,標準為每立方米0.4元。但該補貼只針對已開發利用的頁岩氣,對風險勘探階段的投入沒有幫助。

加上補貼之後,涪陵地區頁岩氣項目的內部收益率能達到12%,這也是國家發改委規定的陸上氣田開採的稅前基準收益率水平。

現行的補貼政策只到2015年。 「補貼終止後,很多地方即使有發現也不能進行開發,因為少了補貼就沒有效益了。 」中石化勘探開發研究院副院長何治亮認為,國家應該延續或制定新的頁岩氣產業扶持,以及關於稅收減免和土地使用等更細化的產業政策。

目前中石化已經就2013年生產的頁岩氣進行補貼申報,待國家批覆,要到今年下半年才能補貼到位。

下游難題

頁岩氣開採出來之後,以2.78元 / 立方米的價格由中石化天然氣分公司購入後再賣給下游用戶。自2013年9月以來,中石化天然氣分公司已經完成頁岩氣購銷3.1億立方米,實現銷售收入5.8億元。

但按照上游給出的價格,3.1億立方米的採購量需要付出8.6億元,對於天然氣銷售公司來說,存在著難以調和的進銷價格倒掛情況。

中石化天然氣分公司的人士稱,如果不進入中石化的自營管網,就可以對頁岩氣執行市場化定價,但由於目前重慶地區只有「川氣東送」一條幹線可輸到東部市場。據發改委規定,如果銷售單位和運輸單位同屬一個市場主體,只能賣到發改委規定的最高門站價格。

上述人士表示,天然氣公司賣頁岩氣基本上是「倒貼」 : 上游採購價是2.78 元 / 立方米,到浙江的管輸費用是0.81 元 / 立方米,加起來就是3.59元,而當地的最高門站價為3.3元 / 立方米,這意味著按照目前的價格水平,中石化的頁岩氣賣到浙江每立方米要虧0.3元左右。

實際上,由於從涪陵地區接入 「川氣東送」的管道還沒修好,真正用頁岩氣的是當地的企業,其中重慶的建峰化工(000950.SZ)消化著絕大多數的涪陵頁岩氣。此外,由江西、江蘇和浙江分公司接收一部分。

「頁岩氣的銷售對天然氣分公司來說壓力很大,因此制定了兼顧重慶當地發展、同時輸送至高價位的遠端市場的市場定位,浙江、江蘇、江西、安徽和湖北等川氣東送沿線省份的價格承受能力比較高。 」中石化天然氣分公司川氣東送銷售營業部經理吳剛強透露,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中石化已經完成了浙江省等五個省份的價格疏導工作,實現頁岩氣按國家增量氣最高門站價格銷售的目標。在調價之前,中石化只能按照1.92元 / 立方米的低氣價賣給下游企業。

頁岩氣採購價格比較高,要和價格較低的普通天然氣配合在一起搭售。 「建峰化工離焦石壩最近,所以就把頁岩氣供給他們,把原先供給他們的1.92元 / 立方米的川氣 『置換』出來供往其他地區,就可以賣到3元多。對於建峰化工來說,還是原來的價格,但用的是頁岩氣。 」吳剛強解釋稱。

在建峰化工總部所在地涪陵區白濤鎮,中石化設置了一個日處理能力為150萬立方米的集輸站,這裡接收了一半以上的頁岩氣產量,定點輸往白濤化工園區,供應建峰化工的工廠。

建峰化工是涪陵當地的龍頭企業,由重慶建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控股52%,而建峰集團為重慶市的全資國有企業重慶化醫控股公司100%持有。

建峰化工的年報顯示,2013年的營業收入為34.4億元,同比微增3.45%,但淨利潤銳減94%,淨利潤下降的原因被歸結為化肥等主要產品價格下降以及天然氣價格上升所致。

緊缺的天然氣供應限制著建峰化工的發展,這在去年獲得中石化的頁岩氣後有所緩解,其有一套化肥裝置用的全部是涪陵頁岩氣。 「要抓住周邊頁岩氣開發的有利契機,爭取頁岩氣直供和氣源地價格優惠,全力以赴做好天然氣的量價協調工作。 」建峰化工亦在年報中稱,從2013年9月接受供氣起,就頁岩氣結算價格持續與中石化進行協商,但未達成相關協議。截至2013年12月31 日,建峰化工已累計使用頁岩氣1.19億立方米,並參照相同地域天然氣市場價格暫估了已使用的頁岩氣成本,累計預 付了頁岩氣款2.14億元。

但審計機構認為,如果最終確定的頁岩氣價格與暫估價格存在較大差異,可能對建峰化工的淨利潤造成重大影響,甚至改變其2013年度的盈虧性質。

有分析指出,由於銷售端的管網和需求未能完全對接,且受到當前氣價的制約,中石化部分已投產的井處於限壓生產狀態,包括已經穩產500天的焦頁1HF 井每天6萬立方米的產量,也沒達到產能的上限。

一位外資投行分析師表示,相比中石油,中石化並沒有特別大的天然氣「保供」壓力,且有等待發改委繼續上調天然氣價的預期,所以並不急於賣頁岩氣。等到外輸管道修好後,中石化可以有更多的市場進行選擇,而不是過度地依賴當地的需求。

據悉,正在籌建當中的涪陵接川氣東送的管道,預計明年6月投產。

中石化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 「但這也是用資源交換來的。 」上述分析師認為,油氣資源在中國免不了被屬地化,因為地方政府主導著行政審批、土地徵用、管道接入等方面的主動權。 「但地方政府需要明白,把資源儘可能留在當地是一種狹隘的想法,只想著地方的下游企業能就地使用廉價天然氣提高利潤,上游開發企業的投資積極性將難以保證。 」在中國,

油氣資源

免不了被屬地化,

因為地方政府主導著

審批和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