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製作 大工程


經過近四個星期日以繼夜的努力,新的賭馬model總算成形。這次更新model有兩大目的:一是希望增加model的穩定性;二是希望理順從資料採集到下注的整個流程,使整體操作更自動化、更省時、方便,且更準確。雖然還未經實戰考驗,初步看來這兩個目標還是可以達到。所謂增加model的穩定性,就是要防止model因某方面data不足而失算時會出現過大的損失,具體解決之道還是一個“借”字,即“借”外力去彌補incomplete data所造成的偏差,但如何“補”得恰如其分而又不會喧賓奪主,則很考功夫。前文已經說明,在expected value相若的情況下,最大損失越小的賭局,越能放心以大大注獲利。故能有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得寸進尺 從獨贏到連贏


完成計算獨贏機率的model,很自然要面對一個問題:即使計算相對準確、長線有利,但實際操作時只會下注有edge的馬匹,而非必然是機會率最大的馬匹,故勝出率不會很高,更難免會出現一個又一個擦身而過的遺憾。真係“好o既唔靈醜o既靈”,周日一戰,四隻重注馬,“華美之友”、“嫡愛寶”、“華恩庭”和“東方快車”,三隻跑第二,一隻跑第四,如非中隻“宅大大”,獨贏投注差點就顆粒無收,掃興、冇癮。意外的是試驗中的連贏投注表現很好,起到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效果,不但“華美之友”、“華恩庭”、“宅大大”和“東方快車”這幾場都是正回報,(下圖為“期惑”搭“東方快車”)連頭場獨贏投注沒有edge的“四平八穩”搭“彩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有多少時間能自由


早前多位blogger先後發文談財務自由,儘管各人對財務自由的定義不一樣,目標數額不一樣,達成的途徑也不一樣,大家對此追求的出發點卻高度相似,就是希望以被動收入解決生活所需,然後騰出更多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就是說,追求達致某個財務標準,以此換取時間的自由。大家對財務自由看法的分歧,實質是各人對“自己想做的事”的分歧,對當前付出與所換取價值的分歧。有人可能一路返緊工一路打去銀行追問D文件搞掂未(醉心兄語),不以為苦;有人平時可能連書都不願意看,卻熱衷於刨年報,樂此不疲。如果不是有背後的利益驅使,這些是否大家都很願意去做的“賞心樂事”呢?就真是見仁見智了。就算是有利益,也要衡量一下值得為此付出多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粗野


上星期出席行內的一個小範圍飯局,行家的話題,三句不離本行,從釋法談到下任特首,也談到美國大選。在池某所從事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行檔,Donald Trump勝選當然是“眾望所歸”,但這也只能說是主觀願望,談不上有把握。惟有一位前輩,鐵口斷定,Donald Trump一定贏,Hillary Clinton當上總統的機會是零。這位池某一入行就稱呼他為老師的前輩,平日行為放蕩不羈,詼諧幽默,冇厘正經,卻總是三言兩語就能把天下亂局及其來龍去脈理得清清楚楚,一支健筆更是能收能放,要理有理,要論有論,要氣勢有氣勢,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文章。前輩的觀點是,女性執政,雖然曾經是潮流,但這個潮流已經out了(德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貪得無厭 馬不停蹄


前文提到,使用賭馬app之後,賽馬日的時間和空間大大自由了。Blog友“快餐人”作了一個很精警的歸納,他認為,“時間自由”有兩個重點:一是“工時”越短越好;二是“工時”可以自由分配的程度。作為一個對懶惰追求貪得無厭的懶人,池某對第一點尚嫌不足,池某認為,“工時”不但越短越好,且工作越輕鬆越好。這是因為對於有deadline的工作,雖然可以推遲開工時間來縮短“工時”,但這並不能減少工作量,只是將整個工作程序壓縮在短時間內完成罷了。所付出的精神、心思和努力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因要高度集中處理而壓力陡增,或因時間緊迫而手忙腳亂。在這種情況下,“工時”雖短,工作質量則甚差。下注問題,就是這樣一個兩難局面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心裡那把尺


趣味數學題(或說地理題):怎樣才能準確量度一段海岸線的長度?且不說潮漲潮退時海岸線的長度會不一樣,就算假設海平面是靜止不變的,彎彎曲曲、岩岩巉巉的海岸線也很難找到一種適合的量度工具。若用普通的直尺,遇到不平滑、不規則的岩石就無能為力,須把尺子或刻度縮小才能得到準確的結果,若海岸線的邊緣是三尖八角的小石子或砂粒,就要把尺子再縮小才能得到更精確的測量。也就是說,用不同的尺,量度出來的結果是不一樣的。政治人物要表達不同的意見時,總喜歡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即使是客觀存在的事物,用不同的尺子量度,結果也會不同。實際上也確是如此。數學家Benoit B. Mandelbrot在其著作The (M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Kelly Criterion


看到Michael兄義憤填膺地談Kelly Criterion,其實大可不必,現今世界並沒有明文規定誰應該用誰不應該用,別人要用,關你咩事(笑)?Kelly Criterion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產物,已在世60幾年,老過池某好多,如果投資或賭博界人士現在看到Kelly Criterion還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大驚小怪、大呼小叫,其背景知識的匱乏可想而知。池某應算是寫Kelly Criterion寫得較多的Blogger(不敢說是最多),在Google search “Kelly Criterion 投資”或“Kelly Criterion 賭馬”,排在前面的基本上都是池某的文章。在這裡實在有責任作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吾釋法


辛勞了兩星期, 在30度炎春氣溫下, 暫時見到初部成果, 後園花床第一排完工了。那些植物都連根拔起, 清除所有依附着的野草, 重新栽種了。大棵修剪成小株, 不健康的扔棄了。最辛苦是用鐵筆來鋤來撬, 年紀大了, 力氣差了, 效率自然低。有一下是撬不動, 於是站在橫插凌空的鐵筆上, 鐵筆承受不住鬆脫了, 幸好我還算敏捷, 沒有摔倒。老友告訴我, 4立方米的木碎等如200包英泥的體積, 現在才鋪了一半, 尚未成功, 還需努力。明天要向第二排邁進, 乘着這空檔評下釋法。今天的報導更明確講釋法的依據, 當然一切有待官方公佈。我從來都沒有否定人大常委的釋法權, 不論是人大常委自發性、 抑或政府或法庭提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小麗再見

以下是第五度釋法的內容: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規定,作如下解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的「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既是該條規定的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釋法之後

上一篇講小麗老師要執包袱, 這一篇續談。未續談之前要講兩句關於釋法的。看這一次釋法, 不要想着梁游兩人的議席會因此被禠奪, 所以就額首稱慶, 因為這兩人可恨、扺死、小學鷄諸如此類, 因此就覺得釋法理所當然, 除去這眼中釘就大快人心。加上中方講這次是純粹為了堵塞訂立《基本法》時始料不及(港獨)的漏洞, 所以這次是釋法, 並無修改增添《基本法》, 你就照單全收。另一方面, 據明報報導李飛在記者會的講法, 現引述其中一段來評論:.......李飛在記者會上更兩度稱讚內地記者提問。新華社記者昨第一個獲得提問機會,指自己理解基本法第104條是政治效忠問題,是天經地義,不明為何這麼基本性問題還需釋法?李飛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