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夠時報專訪香港養豬場老闆


玩夠時報訊(記者 吳秋水發自香港)我強國地大物博,資源豐富,連豬的品種和數量也堪稱世界之最。據世界糧食組織統計,全世界家豬約有9.65億頭,在中國境內的家豬有4.76億頭,佔總數49%,為世界第一。中國擁有地方豬品種64個,亦為各國之首。其中,更有著名品種互助八眉豬、榮昌豬、寧鄉豬、陸川豬、淮豬、太湖豬、金華兩頭烏豬和東北民豬,合稱“中國八大名豬”。不過,近年來,隨著南方一個新品種的冒起,“中國八大名豬”的地位也受到了嚴峻挑戰。這個瞬間竄紅的新品種,名為“港豬”。到底這種“港豬”有何特別之處,為何可以在短時間內異軍突起?記者專程赴香港採訪了賈值養豬場的老闆朱錦春先生。記者:朱老闆,感謝你百忙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有問題


池某曾經在公司負責招聘工作,每次面試完結前,池某都會漫不經心地問求職者還有什麼問題,絕大部份求職者都不會想到,這條循例的問題才是決定他們成敗的死亡題目,之前忙於滔滔不絕表現自己的,多數會自信地說“沒有問題”,選擇這樣說的,基本上就是選擇自行了斷了,因為他們應聘的,正是靠提問為生的職位,不懂得提問的或不懂得把握好提問機會的,很難予以考慮。無論東方西方,無獨有偶,很多名家經典都是以問答的形式呈現,例如西方柏拉圖的著作,多以對話錄形式紀錄;中國的儒家經典《論語》、《孟子》,亦是如此。不過,現代的教育,多數是著重傳播“子曰”後面那句,很少會提及為什麼這樣問才有這樣的答案。《列子•湯問》裡有一個很有意思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泵大個倉


池某從來沒有公開過自己的投資回報率,實際上也從來沒有認真計算過自己的投資回報率。原因之一,池某正是魔術師所嘲笑那種連回報率都不會計的人;原因之二,池某只關心當前的投資部位是不是處於相對較優的位置,並不認為反映過去表現的成績表對現在、對將來的盈利表現會有什麼幫助。說自己不懂計算投資回報率不是故作謙虛,是真的計唔掂條數。條數之所以難計,是因為池某不會守著一個倉位不動,而是以全部流動資產(包括新增儲蓄和波馬帳戶的變化)為基準,隨著市況的變化不斷做rebalance,幾個來回之後,就分不清其中有多少是原來倉位的增減,有多少是中途新增資金帶動的變化了。只能看到整體流動資產的波動,又因包含了新增儲蓄,不能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你有幾多斤兩?


中學與小學的其中一個分別,小學的課本是上下學期分開買的,中學的課本是一次過買全個學年的。女兒周遊列國未返,買書的事,自然是由池某這個怪獸家長代勞了。天時暑熱,真是苦差一件,雖然真正的體力勞動只是從樓下拿回家這段短短的路程,也搞到身水身汗。書單上的教科書連作業加上補充讀物,一共有30幾本,還差幾本未買全。把搬回來的戰利品疊起來,高度已超過1呎;放上磅秤一秤,12kg。雖是過來人,想像一下小怪獸要在一年時間內把這堆東西塞進小小的腦子裡,然後再準備啃噬一堆更厚重、更困難的新書,年復一年,還是覺得怪怪的。古人把學識廣博之人稱為學富五車,聽起來有些誇張。然而,現在一個學生從認圖認字之初開始涉獵的書籍,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一年贏一千萬


日前和老同學IT人食飯聊天,從工作談到家庭、談到“湊仔經”,最後話題落在股票投資。IT人問:“你知道我戰績最好那年贏多少錢嗎?”然後自問自答:“一千萬。一年,net profit。”IT人是逗份人工的普通打工仔一名,他還自謙只是基層員工,連中層管理人員都不算。池某也見過有朋友靠份人工起家,一步步累積炒至千萬倉,這並不是什麼奇聞,但說一千萬元僅是一年的純利,聽起來就點驚人了,不能不問個究竟。IT人分享他的觀點,打工仔要累積7位數字的資產,可以靠份人工、靠儲蓄,但想把身家推上8位數字,就不能不靠投資。同樣,要把身家由一球打上十球,不可能靠那丁點股息,或去追逐跑贏指數幾個百分點,一定要瞓身爆發力最強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一注獨贏買乜乜


上文談及,老同學IT人以全倉一注獨贏曾取得年純利過千萬的佳績,但若攤長到十年來看,IT人的成績並不算非常突出,是什麼原因呢?是選股問題、操作問題,還是方法問題?很值得探討一番。首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是,怎樣的股票,或說滿足什麼條件的股票,才“值得”全倉一注獨贏?又要找回那條最優化資本分配公式:f = p/a – q/b其中,f是投入資本的最佳比例,p是盈利的機會率;q是虧損的機會率;a是虧損幅度;b是淨盈利率。先考慮a>=1,q>0的情況,則f = p/a-q/b < p/a < p < 1;這個結果說明了,只要有機會輸爆廠,那怕機會非常非常小,都是不能全倉一注獨贏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股票+股票 VS 股票+現金


前幾篇文章談到投資中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況,第一種,對於有edge的股票,盡可能分散地買,可以把Expected Growth推到最大;第二種,一注獨贏於盈利率與虧損度之比懸殊的股票,也能令資本的增長速度達至最快。究竟以一注獨贏之“矛”,對分散投資之“盾”,何者更優勝呢?那就帶著矛盾再研究吧。一注獨贏好還是分散投資好,不僅是片面和主觀的方法之爭,把背後的條件和理據弄清楚、搞明白,對具體的操作也很有現實意義。如果可以順利解決什麼時候選擇“股票+現金”組合較有利,什麼時候選擇“股票+股票”組合較有利,也就可以間接回答Wanderer師弟所提出那條看似無從入手的難題:同2800做rebalance,用現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微觀的對錯與宏觀的是非


今年馬季開鑼的日子較往年早一些,8月未完,就要根據新的變化更新程式、重整資料庫,準備迎戰新賽季了。雖然統計指標顯示,要從馬場贏錢是一年比一年困難,但對於新賽季還是不太悲觀。不悲觀是因為對自己所處的位置很清楚。可以確定的是,自己贏不了專業的集團,也贏不了統計系的教授。所幸的是自己也並非處於食物鏈的最低端,只要遊戲的參與者之中還有拿份馬經蹲在投注站門口的老伯、或在茶餐廳“頭顎顎”望住部電視的大叔,和一大批根據電視、電台、馬經貼士下注的馬迷,贏面還是不低的。池某當然不會當面挑戰那些老伯和大叔,一來,他們是米飯班主;二來,他們當中真的不乏藏龍臥虎之輩,有的對每一匹馬的資料熟悉得如數家珍,有的一眼就能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淫蟲與鹹魚


公元1206年春天,蒙古乞顏部首領鐵木真統一了蒙古草原眾部族,貴族們在斡難河源頭召開大會,諸王和群臣為鐵木真上尊號“成吉思汗”,正式登基成為大蒙古國皇帝。成吉思汗封賞既畢,宰牛殺馬,大饗群臣,留下了這段記載:飲至半酣,成吉思汗問木華黎等道:“人生世上,何事算為最樂?”木華黎道:“蕩平世界,統一乾坤,這是人生第一樂事。”成吉思汗道:“是的,但尚知其一,不知其二。”博爾朮道:“臂名鷹,控駿騎,御華服,乘著暮春天氣,出獵曠野,這也是人生樂事呢。”成吉思汗不答。博爾忽道:“鷹鸇在天空搏擊飛禽,憑騎仰觀,倒也是人生一樂。”成吉思汗仍是不答,忽必來道:“圍獵的時候,眾獸驚突,瞧著很是一樂。”成吉思汗搖頭道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追趕烏龜的蝸牛


阿基里斯是希臘神話中跑得最快的人,也就是希臘傳說中的飛人保特。不過,他的大名之所以能夠衝出希臘,為世人所熟知,卻不是因為他跑得快,反而是因為他追不上一只烏龜的故事。故事出自公元前5世紀一位學者芝諾之手。芝諾的說法是,只要烏龜在阿基里斯前面一段距離,當阿基里斯追到烏龜原本的位置,烏龜已在同一時間段向前爬行了一段路程。如此類推,阿基里斯每次追到烏龜本來的位置,烏龜都又已向前挪動了一段距離,所以阿基里斯只能離烏龜越來越近,卻永遠也追不上烏龜。芝諾使用的顯然是詭辯之法,但要從邏輯上駁倒芝諾悖論也不容易。芝諾主要是利用了人們對無限的抽象認知,將不能無限分割的時空作了無限分割,從而把本來輕而易舉的事說成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