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者以不狂者為狂


中秋假期冇市,馬又星期日才跑,閒來無事,“搞史”自娛。明代馮夢龍的《古今笑》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張率年十六,作賦頌二十餘首,虞訥見而詆之。率一旦焚毀,更為詩示之,托云沈約,訥便句句嗟稱,無字不善。率曰:“此吾作也。”訥慚而退。故事的背景是,南朝時期,有個人名叫張率,擅長詩文。有一次,他把自己寫的二十餘首詩,請一個叫虞訥的名家品評,結果被虞納彈得一文不值。張率聽了,氣上心頭,一怒之下把這些詩全燒了。夜裡張率做了一個夢,第二天心生一計,又寫了幾首詩,再送給虞訥過目,並假稱這是當時大文豪沈約的大作。虞訥一看便說句句都是佳句,字字都用得精妙。張率這才說其實是他的作品。故事未完,這件事後來傳到沈約那裡,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越窮越見鬼


計數題:一場馬有A、B、C三匹馬上陣,經過計算馬A和馬B各有50%機會取勝,馬C完全沒有機會勝出。馬A、馬B和馬C的賠率分別是2倍、2倍和5倍,應該如何下注?驟眼一望,expected value最高的一匹馬,是0.5*2-1=0,完全找不到值得下注的機會。唔信邪?用平時最常用、最可靠的工具Kelly calculator來計一次,結果也是0%、0%、0%。顯示這是一個沒有edge的賭局。但對於beyond兄這種賭場常客兼大戶來說,應該一眼就能看出這個賭局是個絕佳的盈利機會。不錯,只要押注10000元馬A,再押注10000元馬B,就很大機會獲得1000元的純利,5%的回報率而極低風險。這100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懶惰心 辛苦命


十多年前池某在寺廟靜修,看過的佛門故事中,要數這個印象最深刻:老和尚出外遠行,小和尚幫他拎行李。走了一段路,小和尚說,行李很重,想休息一會兒。老和尚說,我去找個人來幫你一把。接著,老和尚轉向一戶人家,張口就是一輪粗言穢語,然後快閃。那戶人家暴怒,抄起一根棍子追打出來,嚇得小和尚也跟著老和尚快跑,跑了很遠路程才停下來。老和尚問小和尚,行李還重嗎?小和尚說,奇怪,剛才跑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重。池某是典型的小和尚性格,懶得就懶,責任在身時,總是嫌三嫌四,諸多藉口,故對這個故事特別有感覺,也不時用來提醒自己,該做的事,若懶得動手,就要設法把自己推到一個不能停下來、也不能回頭的位置,這樣就能心無二念,專心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小製作 大工程


經過近四個星期日以繼夜的努力,新的賭馬model總算成形。這次更新model有兩大目的:一是希望增加model的穩定性;二是希望理順從資料採集到下注的整個流程,使整體操作更自動化、更省時、方便,且更準確。雖然還未經實戰考驗,初步看來這兩個目標還是可以達到。所謂增加model的穩定性,就是要防止model因某方面data不足而失算時會出現過大的損失,具體解決之道還是一個“借”字,即“借”外力去彌補incomplete data所造成的偏差,但如何“補”得恰如其分而又不會喧賓奪主,則很考功夫。前文已經說明,在expected value相若的情況下,最大損失越小的賭局,越能放心以大大注獲利。故能有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得寸進尺 從獨贏到連贏


完成計算獨贏機率的model,很自然要面對一個問題:即使計算相對準確、長線有利,但實際操作時只會下注有edge的馬匹,而非必然是機會率最大的馬匹,故勝出率不會很高,更難免會出現一個又一個擦身而過的遺憾。真係“好o既唔靈醜o既靈”,周日一戰,四隻重注馬,“華美之友”、“嫡愛寶”、“華恩庭”和“東方快車”,三隻跑第二,一隻跑第四,如非中隻“宅大大”,獨贏投注差點就顆粒無收,掃興、冇癮。意外的是試驗中的連贏投注表現很好,起到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效果,不但“華美之友”、“華恩庭”、“宅大大”和“東方快車”這幾場都是正回報,(下圖為“期惑”搭“東方快車”)連頭場獨贏投注沒有edge的“四平八穩”搭“彩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有多少時間能自由


早前多位blogger先後發文談財務自由,儘管各人對財務自由的定義不一樣,目標數額不一樣,達成的途徑也不一樣,大家對此追求的出發點卻高度相似,就是希望以被動收入解決生活所需,然後騰出更多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就是說,追求達致某個財務標準,以此換取時間的自由。大家對財務自由看法的分歧,實質是各人對“自己想做的事”的分歧,對當前付出與所換取價值的分歧。有人可能一路返緊工一路打去銀行追問D文件搞掂未(醉心兄語),不以為苦;有人平時可能連書都不願意看,卻熱衷於刨年報,樂此不疲。如果不是有背後的利益驅使,這些是否大家都很願意去做的“賞心樂事”呢?就真是見仁見智了。就算是有利益,也要衡量一下值得為此付出多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粗野


上星期出席行內的一個小範圍飯局,行家的話題,三句不離本行,從釋法談到下任特首,也談到美國大選。在池某所從事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行檔,Donald Trump勝選當然是“眾望所歸”,但這也只能說是主觀願望,談不上有把握。惟有一位前輩,鐵口斷定,Donald Trump一定贏,Hillary Clinton當上總統的機會是零。這位池某一入行就稱呼他為老師的前輩,平日行為放蕩不羈,詼諧幽默,冇厘正經,卻總是三言兩語就能把天下亂局及其來龍去脈理得清清楚楚,一支健筆更是能收能放,要理有理,要論有論,要氣勢有氣勢,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文章。前輩的觀點是,女性執政,雖然曾經是潮流,但這個潮流已經out了(德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貪得無厭 馬不停蹄


前文提到,使用賭馬app之後,賽馬日的時間和空間大大自由了。Blog友“快餐人”作了一個很精警的歸納,他認為,“時間自由”有兩個重點:一是“工時”越短越好;二是“工時”可以自由分配的程度。作為一個對懶惰追求貪得無厭的懶人,池某對第一點尚嫌不足,池某認為,“工時”不但越短越好,且工作越輕鬆越好。這是因為對於有deadline的工作,雖然可以推遲開工時間來縮短“工時”,但這並不能減少工作量,只是將整個工作程序壓縮在短時間內完成罷了。所付出的精神、心思和努力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因要高度集中處理而壓力陡增,或因時間緊迫而手忙腳亂。在這種情況下,“工時”雖短,工作質量則甚差。下注問題,就是這樣一個兩難局面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心裡那把尺


趣味數學題(或說地理題):怎樣才能準確量度一段海岸線的長度?且不說潮漲潮退時海岸線的長度會不一樣,就算假設海平面是靜止不變的,彎彎曲曲、岩岩巉巉的海岸線也很難找到一種適合的量度工具。若用普通的直尺,遇到不平滑、不規則的岩石就無能為力,須把尺子或刻度縮小才能得到準確的結果,若海岸線的邊緣是三尖八角的小石子或砂粒,就要把尺子再縮小才能得到更精確的測量。也就是說,用不同的尺,量度出來的結果是不一樣的。政治人物要表達不同的意見時,總喜歡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即使是客觀存在的事物,用不同的尺子量度,結果也會不同。實際上也確是如此。數學家Benoit B. Mandelbrot在其著作The (M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Kelly Criterion


看到Michael兄義憤填膺地談Kelly Criterion,其實大可不必,現今世界並沒有明文規定誰應該用誰不應該用,別人要用,關你咩事(笑)?Kelly Criterion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產物,已在世60幾年,老過池某好多,如果投資或賭博界人士現在看到Kelly Criterion還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大驚小怪、大呼小叫,其背景知識的匱乏可想而知。池某應算是寫Kelly Criterion寫得較多的Blogger(不敢說是最多),在Google search “Kelly Criterion 投資”或“Kelly Criterion 賭馬”,排在前面的基本上都是池某的文章。在這裡實在有責任作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