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理

見報之時,相信釋法大局己定。法律角度,留待法律專家去探討。大部分普通人思考的,卻是政治角度,或更基本的——常理角度。支持釋法的人說,《基本法》的解釋權,嚴格來說,從來都屬於人大,為何人大不可以說釋法便釋法? 不是可否的問題,是應否的問題。常理告訴我們,任何行動,都不能違背其目的。如果釋法是為了釐清《基本法》,使條文的原意得以彰顯,那麼得先問,《基本法》的原意是甚麼?對不起,無論閣下接受與否,回顧歷史,《基本法》的真正目的,從來都是保障香港,而不是保障中央。還記得當年香港人多害怕回歸嗎?還記得當年戴卓爾一跌,跌碎多少香港人的心嗎?還記得高薪厚職的專業人士,寧願紛紛移民外國「洗大餅」,都不要被共產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劇本

其實,葉劉真的應該自我反省。她當年鞠躬下台都做不到的事,兩隻小鬼竟然做到了。一早估到,革命尚未成功,迢迢長路,最後一步,就是廿三條立法。經歷了一連串爭取港獨的衝突事件,「廿三條立法具有現實意義」,CY這樣說。狐狸尾巴,搖得多麼囂張。CY上任,社會撕裂,中港互信瓦解,一國兩制受質疑,民族自決意識抬頭,港獨言論冒起,代表被送進議會,議會宣誓搞局,人大釋法解圍。下一步?登登登凳,當然就是衝着港獨和分裂國家而來的廿三條立法!事情發展得多麼順理成章。步步推進、環環緊扣,說是沒有劇本,誰會信?說沒有內鬼,誰會信?但是,我信。「陳大文,我給你好處,你替我做鬼,好嗎?」——別傻了,這樣的對白,是不會在現實中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民主的後果

希拉莉在敗選的演辭上說,期望特朗普為了所有美國人,去當一個成功的總統。關鍵字,是所有。這一杖,跟十六年前戈爾對小布殊,有點像。如果香港有黃藍之別,美國也有兩個平行時空。南轅北轍的價值取態,大家都抓破頭,自己心儀那個,有甚麼不好?唱對台那個,天下間又竟然有人支持?而且多得嚇死你。敗選,不打緊。敗給誰,比較要緊。面對一個癲狂的對手,竟然輸得那麼沒懸念。希拉莉說,敗選很痛,但儘管如此,不要停止爭取值得爭取的。問題是,甚麼才是值得?人言人殊。民主令英國脫歐。民主令特朗普上場。民主既然是個少數服從多數的遊戲,只能確保結果反映最多人的選擇,而不一定是最合適或最理性的選擇。所以,有人說,其實,有民主也不見得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渴求回應的千禧BB(上)

世代論述,好像是這樣說的。千禧後出生的孩子的一大特色,就是很渴求、很需要被回應(feedback)。沒有做過正式統計,但這些年來的前線親身觀察,的確如此。然而我不認為只有這一代才喜歡被回應。渴望被關注、被提點、被愛護,是人的天性。每個人都希望跟別人聯系,渴望有人跟自己互動。這一點,是不分年代的。真正的問題或許是,為甚麼六、七、八十後,甚至更久遠的年代,人們雖然同樣渴求被回應,卻甚少投訴別人忽視自己的存在?是今時今日我們對孩子的回應少了?還是孩子變得貪心了?抑或,兩者皆不是。只是回應的定義,以及接收回應的方式,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根據經驗,千禧BB對回應的定義,是這樣的:回應,必需兜口兜面,而且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渴求回應的千禧BB(下)

上回提及,世代論述說,千禧BB的特色是渴求回應(feedback)。我反而相信,相較其他世代,他們並不是特別渴求回應,只是渴求更特別的回應──兜口兜面、一對一、很私人那種。  其他世代,一樣在乎回應。分別卻是,無人得閒分分秒秒給自己貼身回應,所以只能靠觀察。說了話,別人無反應,你就知道錯重點。提了建議,事情大成功,你就知道走對路。做事,事半功倍,你就明白方法對了。一旦習慣了這個模式,不難發現萬事萬物都在回應自己。回應,從環境而來,從生活而來,從思考而來。  然而千禧BB從呱呱墮地起,就被剝削了觀察機會。在大人們緊張的關愛中成長,天天都在被提醒、被指導。他們也生長在沒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辦公室恩物

想了解一個人,可以造訪他的家居,或者參觀他的辦公室。一個議員,辦公室如果放滿亞加力膠紀念品,大小機構的感謝狀,專門簽署文件的金筆,重甸甸的紙鎮,你知道他/她一定是某一種人。另一些議員,辦公室常備乾掉了的紅酒樽,以及可以抱着來睡覺的巨型鬆弛熊,你知道他/她是另一種人。一個人的性格如何,辦公室也必如何。曾經有朋友的辦公室放滿了士多啤梨卡通掛飾,孩子氣卻不失個性。偏偏她在一家保守而古板的機構工作,被老板喚去再三警告。朋友後來辭了職,寫愛情小說去了,迷到了不少青春少艾。某舊同事的辦公室,是個景點,大伙兒得閒無事就去參觀他的新「玩具」。在那個人人都只有「電視mon」電腦的年代,他早已自掏腰包打造全無線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永恆的連繫

動畫電影《你的名字》有的元素,其實很多故事都有:時空交錯、身份互換、青春與愛情、傳說與意象……但它又比同類型的故事拿捏得更好。身份互換的懸念,令愛情線活潑而不老套。虛與實的平衡,令人深深相信,故事裡的人物關係和感情,比甚麼都更真實。我們都有過那些曾經自覺重要,但過後無論如何回想都想不起的荳芽夢。夢中人,很曖昧,無以名狀,說不出口,反正交換心聲交換眼神自自然愈走愈近。我們無法好好形容埋藏心底的感覺,時日一久,更搞不懂這是怎樣的一段關係,只是十分肯定,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個人。但他是誰?他叫什麼名字?甚至連他的樣子都無法再想起來。就像迷失的少女三葉和少男瀧一樣。然而青澀而純真的我們,甚至並不需要對方記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不存在的自己

朋友在做一個頗有趣的學術研究:究竟,我們是由哪一刻開始,真真正正感覺到,自己不再是阿媽阿爸的兒子或女兒,而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每個人由呱呱墜地起,在父母的庇蔭下成長,被愛護、祝福、照顧、安排。由「阿媽永遠是對的」,到開始有獨立思考,尋找並建立自我,書本說,這個過程始於青春期。然而在香港,卻嚴重滯後。銳變的「歷史時刻」,因人而異。有人說,是第一次獨自去流浪,海外工作假期,或長時間打工後的休業年(gap year)。也有人說,是買車、買樓,或離家獨居。還有人說,是創業那刻。上述經歷的共通點是甚麼?一句到尾──決定權和擁有權(ownership)。終於可以獨自做決定,並為它付上青春、勇氣、血汗和鈔票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林」別贈言

 林鄭司長在她自稱的「臨別贈言」中說,她明白近年社會現況令大家擔心、關心、痛心,甚至灰心,但她相信「只要我們仍然熱愛這個城市」,有些願景還是可望而可及的。說到「熱愛這城市」幾個字,更一度哽咽。  印象中,司長一直都是很強的。然而短短數年任期,竟兩度落淚。第一次是她談及當初為何願意加入梁班子,大意說法是,如果連一些有民望的官員也跳船,香港就更沒希望了,邊說邊流下淚來。  幾年下來,高企的民望,所餘無幾。回首心戚戚,不足為外人道。此時此刻,再去談對這城市的「熱愛」,很諷刺。究竟,何謂愛? 記得她上任之初,有人笑言,司長的利益申報實在簡單,因為她連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

考AO必殺技(上)

倒數一星期又是公務員聯合招併考試(JRE)。埋門一腳,大家都在找必殺技。陸續收到電郵,歸納出來,大意離不開:請問有沒有必對或必錯的答案?必寫或必不寫的關鍵字?必出或必不出的題目?必過或必「foul」的格式?有些索性問:「幹嗎公務員事務局不出版一套準則,界定清晰範圍、格式以及羅列每個議題的標準答案,我們努力備戰,熟書的就取錄?」嗯,大家都考過試,跪求秘笈的心情,我懂的。可惜我們遲了很多年出世。假如有個活地亞倫式的時光機,像情迷午夜巴黎般,回到夢想的年代,按個掣就返到清朝,齊齊考科舉,地獄式操練八股文,十年寒窗苦讀,一朝金榜題名,餘生官運亨通,該多好。JRE不是科舉,也不是DSE,所以不會有標準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27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