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賣房扭虧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710 2014年11月11日,北京,聯想旗艦店。(CFP/圖) 11月3日,聯想集團(港交所,股票代碼00992)發布了最新財報。財報顯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止的過去6個月里,聯想集團綜合收入為212.87億美元,凈盈利為3.30億美元,去年同期則凈虧損6.09億美元。 財報稱,隨著聯想集團位於北京的新大樓已落成,並開始逐步安排員工遷移至新辦公大樓,聯想集團今年的兩個財報季度里,先後把北京的兩座辦公樓進行了售後回租,這次出售物業的收益分別為1.29億美元和2.06億美元。 算下來,聯想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原來,真的只有長得好看的人才有人生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561 (視覺中國/圖) 據說判斷一個行業狀況的最簡單辦法就是看行業內美女的多少,如果美女多說明行業勢頭良好,如果美女都不願來,說明情況已經不妙了。 美國司法部主辦《檢察官通訊》還曾專門刊文建議,為了避免外貌帶來的影響,貌醜的被告人應有權要求由貌美的代理人代替自己坐到被告席上。 “知道”(nz_zhidao)告訴你,外貌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人的一生? 競選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麽?外貌! 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家Todorov曾做過一個實驗,給受訪者一組照片,讓受訪者在一秒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與上海男籃組成現實版“灌籃高手”,B站怎麽玩大的?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614 2016年10月27日,上海大鯊魚老板姚明“合體”二次元,與冠名商bilibili彈幕網站的董事長陳睿一起在源深體育館為上海嗶哩嗶哩籃球隊辦CBA最萌出征儀式。(東方ic/圖) 運營這樣一個視頻網站並不容易,徐逸2012年3月曾在網上發帖“吐苦水”稱,“bili雖然有運營廣告業務,但入不敷出,到目前為止已經虧損快到7位數了。” 從誕生之日一直被冠以“二次元”、“亞文化”、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來,告訴我你的底線是什麽” 導演周申詳解《驢得水》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772 電影《驢得水》上映後,許多人評價它是“知識分子電影”。但同名話劇演出時,主創團隊並沒聽過類似評價。在導演周申看來,話劇比電影更多了一層“間離感”,因而也讓觀眾更容易接受。(劇組供圖/圖) 這個戲要說的是,不能為一個美好的願望去做錯誤的事;不能在追求美好目的的過程中突破底線。 2009年我跟小夥伴建立了一個戲劇烏托邦,在這個小團體里,我們遇到了跟《驢得水》一樣的情況:把一個喜劇搞成了一出悲劇,因為沒守住底線,鬧得最後大家翻臉。 —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建設銀行: 發現違紀線索 不報告即追責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850 建設銀行為進一步推進全行紀律審查工作轉型,促進紀委監督責任落實,以強化精細化管理為主要抓手,從問題線索移交、紀律審查權限、監督執紀規範化等三個方面加強管理,不斷提升監督執紀問責工作水平。 建立問題線索移交管理機制。明確對於審計和巡視發現的違紀問題,以及業務檢查、督導等監督管理工作中發現的違紀問題,需要按照“四種形態”給予處理或處分的,應按幹部管理權限及時移送紀委處理。相關機構、部門發現問題線索,未按規定及時向紀委報告和移送的,追究相關機構和部門負責人責任。 明確紀律審查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用扶貧資金給村組幹部發“辛苦費” 涇陽6名村幹部被查處 3名扶貧幹部被問責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856 國家補助每戶7500元扶貧資金,到每戶村民手里卻只有500元,其余的7000元都被村幹部截留用於集體開支,甚至用來給村民小組長發“辛苦費”!陜西省涇陽縣安吳鎮馬家村包括村黨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在內的6名黨員日前被查處,縣扶貧辦3名相關負責人被問責。 今年8月22日,涇陽縣紀委調查組人員在安吳鎮馬家村排查扶貧領域侵害群眾利益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時,發現該村存在截留挪用扶貧資金問題。經查,該村村幹部截留了縣扶貧辦2014年、2015年的蔬菜大棚保溫簾和貧困戶養雞產業扶貧項目資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林毅夫張維迎現場火爆PK 產業政策該不該存在?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758 林毅夫(左)與張維迎(右)。(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圖) 2016年11月9日下午,北京大學校園里,到處都能聽到師生們在談論美國大選。但在北大國發院所在的朗潤園里,大量師生正排隊進場,在這個曾經的晚清內閣軍機會議處圍觀兩位經濟學家的辯論會。 當天下午兩點,第72次“朗潤·格政”產業政策思辨會在朗潤園萬眾樓二樓舉行。這次思辨會的兩位主角都是北大國發院教授——國發院新結構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和國發院市場與網絡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代理大洗牌,藥價仍難降藥品“兩票制”落地安徽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769 鄭州一家醫院的藥師正在藥房整理藥品。兩票制落地後,藥價並沒有因流通環節減少而降低。(視覺中國/圖) 安徽模式被寄予厚望——以藥品生產企業為抓手,徹底擠掉掛靠、走票,並大量淘汰依靠上述違規行為牟利,且威脅藥品安全的小型批發企業。 “藥價虛高的根源,並不在流通環節過多,而在於政府醫療服務價格的行政管制。” 進入11月,合肥的醫藥代理商何琳越發焦慮。七年前,眼瞅著一位親戚通過掛靠公司的方式代理廠家臨床品種,做起了醫院銷售,且經營利潤可觀,她也跟著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現身說法】做記者,盡本分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764 記者不收紅包、如實報道,不必給予太多贊譽;做不到,該罵。 前不久去河南出差,一個采訪對象在我即將離開當地的前一晚去了我的房間。坐著閑聊幾句後,他拿出了一個信封放在桌上。 信封很厚,比一塊磚頭還厚,拿起來的時候滿滿一把,我遞給他,堅持讓他拿回去,他則堅持要給我。最後,我只好發了點小火:你不拿回去,我立即給編輯部打電話,錢上交給報社,這個采訪我不做了。對方見我這麽說,拿回了信封,朝我鞠了一躬,眼里有淚。我跟他說:你要相信,這個社會還有人不是為了錢做事。 報道刊登出來後的一個晚上,他又打來電話,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

當血案與拆遷再次交織 賈敬龍殺人案調查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0749 2013年2月27日,拆遷隊第一次來到賈家舊宅,與站在屋頂的賈敬龍形成對峙。那次只拆了舊宅的門洞和南墻。(受訪者供圖) 房屋被拆近兩年後,賈敬龍在新年團拜會場合公開射殺村支書。法院認為“影響極其惡劣”並作出嚴懲判決,表明法治國家禁止“私力複仇”。 本案中有蓄意殺人的從重情節,假如拆遷違法、被害人過錯成立,又有從輕情節。這就具有很大的爭議性,至少不能說法官亂判。 殺人案之前的農村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矛盾主要存在於村民與村委會之間,在法律軌道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3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