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財富推機器人投顧 如何有效配置資產成關鍵

幾乎是在轉眼之間,剛剛起步的機器人理財顧問成為被追逐的風口,包括公募基金、互聯網金融平臺以及大型的財富管理公司等都在搶灘這一市場。 宜信財富近日在深圳推出了其資產全球化配置的機器人理財顧問─投米RA。據該公司介紹,投米RA利用移動互聯網、量化投資技術,幫助投資者進行全球跨區域、跨類別的資產配置。 宜信財富董事總經理、智能理財投米RA負責人王福星稱,該機器人投顧可以根據投資者風險偏好、風險承受能力、理財目標等形成評測風險指數,將用戶分為九個不同類別,每個類別對應一個資產配置模型。未來,隨著用戶數量增長,模型數量可能繼續增加。 機器人投顧的興起,最初是由於金融機構為了突破客戶群體瓶頸、提高效率。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英鎊刷新31年新低!“投機客” 究竟拋還是守?


“脫歐公投後,我在離岸買入了8萬英鎊,就圖抄底一把,現在卻遠遠跌破當時的點位。”一位英鎊“投機客”對記者感嘆。 北京時間7月5日17:00,英鎊/美元刷新31年新低,跌幅擴大至近1.3%,報1.3115,此後小幅反彈至1.3159。對於中國投資者而言,在英國公投之前,可能很少有人關註英鎊的具體漲跌;而脫歐結果公布後,一切都截然不同。 在6月24日脫歐公投當日,不少中國投資者都押註英國脫歐將導致英鎊貶值,並伺機抄底英鎊,以求在未來反彈時再將其拋出,獲利了結。誰知天不遂人願——脫歐當日,英鎊的確暴跌逾10%,跌破1.4關口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外管局副局長方上浦:中國跨境資金流動已趨於穩定

去年下半年以來,中國面對的資金流出壓力逐漸增大。7月5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方上浦在出席博鰲亞洲論壇金融合作會議時表示,經過一系列綜合舉措,跨境資金流動正趨於穩定,今年上半年除了1、2月份資金進出較為波動之外,3、4月時已經逐步平穩。 “中國的資本流動發生變化是正常的,關鍵要看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和如何應對。” 方上浦表示,去年下半年以來,中國在應對跨境資金流動方面采取了一些措施,主要是保持現有框架不變的前提下,在外匯管理方面加強經濟主體跨境資金流動的真實性和合規性審核,而這也是外匯管理條例下一直存在的要求。 2015年一年,中國資金流出壓力明顯增加,資本項目下出現逆差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郵儲銀行H股IPO募資或超450億元 內銀股漸受南下資金青睞

最後一家未上市的大型商業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下稱“郵儲銀行”)的H股IPO,或許選在了合適的時間窗口。 7月4日晚,郵儲銀行在港交所披露了其H股IPO的招股書初稿,投行人士透露,該行上周剛剛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計劃募集資金80億美元。去年底,郵儲銀行已經引進了10大戰略投資者,包括螞蟻金服、騰訊、摩根大通、淡馬錫、國際金融公司以及瑞銀等。 根據郵儲銀行招股書,H股發行116億新股共計約451億元人民幣,平均每股價格約3.89元。 以資產總額計,郵儲銀行目前是中國第五大商業銀行,根據招股書,截至2016年3月31日,郵儲銀行的資產總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劉明康:托賓稅的實施應提高透明度

中國銀監會前主席劉明康周二(7月5日)出席博鰲亞洲論壇金融合作會議時表示,在考慮推行托賓稅時,應基於國情量身定制,並堅持三大原則,即觸發點透明、信息披露充分及明確的退出機制。 今年3月,中國外管局曾表示正研究托賓稅,以應對短期跨境資本流出。過去一年,中國面臨的資本外流壓力明顯增加,外管局和央行也推出多項措施以平抑資金流動。 “資本流動本就是一項正常活動,是市場活動的一部分,但問題在於其流動速度和突發性可能給市場帶來波動。”劉明康指出,金融危機後,各國央行推出的量化寬松政策在為市場提供了充足的流動性時,也擴大了資本流動的規模和加劇了市場的波動程度。 劉明康認為,市場需要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人民幣這半年:匯率大波動背後的改革定力

昨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再次下調122個基點逼近6.660關口。年初至今,這一中間價已經累計貶值1402個基點,與之相隨的是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不斷刷新近6年新低。而更 能反映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水平的CFETS指數也在7月1日跌破95關口,成為該指數創立以來最低水平。 自去年“8·11”新匯改後,各國央行、國際機構、投資者對於人民幣匯率波動及匯市政策變動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關註。回顧過去半年,人民幣匯率先後經歷了1月的大幅波 動,2至4月新匯改後較為平穩的“蜜月期”。然而自5月以來,在國際形勢變動,尤其是6月英國意外退歐擾動下,人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香港基建融資辦公室正式啟動 挖掘“一帶一路”巨大潛能

7月4日,由香港金融管理局牽頭成立的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IFFO)正式啟動。作為金管局架構的一部分,IFFO的職能包括提供資訊交流和經驗分享的平臺;提升基建投融資方面的技能和知識;推廣市場及產品發展,以及促進基建投融資活動。 今年5月,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曾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透露,IFFO的籌備工作已到最後階段,這是香港配合“一帶一路”建設的務實行動,也是香港在不斷探索如何更好地發揮“超級聯系人”角色、保持最大的人民幣離岸樞紐優勢的最新舉措。 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兼總裁嶽毅近日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稱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專家熱議“全球股債商品齊漲” :究竟誰“漲錯”了?


自英國脫歐的靴子落地後,全球風險偏好出現回升——股市、商品市場反彈。然而令人不解的是,黃金、白銀、債券等一系列避險資產也同步上漲,全球皆然。這一邏輯一度讓市場摸不著頭腦,“股票—債券—地產—黃金—商品”的資產輪動之快,使得坊間戲稱,資產已經將“美林時鐘”變成了“美林電風扇”。 第一財經記者綜合采訪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等多方意見後發現,各界對於這一邏輯基本達成了共識——首先,避險資產(黃金、白銀、美債)上漲,是因為脫歐等後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吳曉靈:不能靠貨幣政策解決所有問題

全球範圍內,量化寬松帶來的流動性泛濫,引發市場對寬松貨幣政策效力的討論。 中國人民銀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周二出席博鰲亞洲論壇金融合作會議時直言,不能靠貨幣政策來解決所有問題,貨幣政策本身只是一個重要的條件,更重要的是要對經濟進行結構性改革,解決和改善消費需求不足和企業發展動力不足的問題。 金融危機後,全球多國央行先後推行量化寬松政策。吳曉靈指出,無論是全球還是中國,當前都面臨著流動性充足但經濟增長動力不足的難題,追根溯源,是因為金融危機後各國央行推行量化寬松的實質是央行直接向社會提供信貸,這種方式雖然創造出流動性,但並沒有解決實體經濟發展動力不足的問題,消費和企業投資意願仍然不足,因此,在這種情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

40億巨資跌停板吸貨萬科 沒有第三個跌停板了?

正當不少市場人士認為萬科A(000002.SZ)將會有第三個跌停板之際,7月5日下午,在萬科第二個跌停板上面,就已經有幾十億的資金吸貨,疑似主要股東自救。 從2:45開始就有大單不斷在跌停板買入萬科,14:46和收盤前一刻的成交都在10億元左右;全天萬科成交39.39億元,換手率2.05%,不過全天跌停板並未打開;隨後萬科H股也向上拉升近2%。 周一(7月4日)首日複牌一字跌停,截至收盤跌停板上依然有777.7萬手賣單;不過到7月5日收盤就只有507.62萬手。 深圳一位資深私募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如此看來第三個跌停板不會有了,7月6日萬科可望有很高的成交額和換手率;不過就算萬科明天反彈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7月6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