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哭了

老伴昨天哭了, 小女兒昨天搬走開始獨立生活, 老伴有些感觸。家中又多空出一房, 剩下兩老了。幾年前家中只有一間客房, 隨着女兒陸續離巢, 客房變成3間了。老伴的工作間是書房, 我的工作間是飯廳, 飯桌是請客時才用的, 平時我佔用着, 貪這8至12人桌可任我亂放雜物, 3個tablets, 一瓶一瓶各式果仁包圍着我。飯桌是我寫文的地盤, 凌亂不堪, 身旁的幾張櫈都放著我隨手拿得到的東西。我思考時不是unkempt那種, 但桌上就東一堆西一堆的山頭。女兒搬走就可以更加肆無忌憚, 也不會再受她的電視聲打擾。昨天替女兒搬了一轉那些無止境搬不完的雜物, 回家途中老伴叫我唸《燕詩》, 我卻漏掉幾句。其實,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中澳法「術」交流團

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一向給我一個很奇怪的感覺, 究竟這班人搞甚麼法學交流的? 這個「澳」字, Oh! 除了有些澳洲畢業外, 有去「澳」洲交流嗎? Oh! 或者有, 恕我無知, 我沒有去他們的網頁看, 也沒有留意他們平時的活動, 除了頭馬, 何秀蘭維肖維妙地形容豬一樣的隊友的馬恩國大律師外, 其他人我沒有留意。馬大狀率團北上訪問, 傳來了的一段佳話, 明報早3日這樣講:正在北京訪問的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一行人,早上與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會面。團長馬恩國會後引述張榮順稱,現時「港獨」沒有實力,但即使「港獨」具備實力亦「好易處理」,因為中央「要法律有法律,要槍有槍,要炮有炮」。我看了報導也沒錯愕,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吃與盜


女碩士生今天寫來諮詢店鋪盜竊案, 她見過律師, 律師告訴她可找當值律師向律政司提出要求撤銷控罪, 自願簽保守行為。她把求情信傳給我看。信件本身寫得還可以, 但我坦白告訴她此路不通, 完全浪費時間。理由很簡單, 被盜貨物價值數千元。我不知這女生是否誤解了律師的講法, 抑或這律師經驗不足, 我直接了當講律政司一定不會撤銷控罪, 而且還有可能判緩刑。女生這樣講:「我前几天去咨询了律师,打算认罪,不知道怎样请求法官轻判。律师说可以上庭当日去找当值律师,寻求他去向律政司申请同意案情,自签保守行为,并自己写上一封信,让我可以试一试。」女生說自己家貧, 家中向親友舉債讓她到港讀書。她的講法有點難以置信。既然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曾健超定罪之後

裁判法院的判案書(裁斷陳述書)很少會上載到司法機構的《判案書》(Judgments)裏, 自有司法機構網頁以來只有6宗, 其中3宗還收錄在Hong Kong Law Reports裏。昨天主任裁判官羅德泉對曾健超襲警案作裁決, 裁斷陳述書也上載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訴 曾健超), 理據清晰全面, 被告上訴的話也無需再動腦筋去寫。法理與事實俱備, 我想不到上訴理據。話雖如此, 世事難料(也許叫「法」事難料更恰當), 沒有甚麼理據也可以是上訴得直的理據, 見得多了就見怪不怪。曾健超襲警及阻差案被定罪, 下星期一才宣判, 辯方要求判社會服務令, 法官明顯不予考慮, 若然考慮, 就會押後14天索取感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楊絳輕輕的走了

我忘了那一本是我讀楊絳的第一本書, 我相信是《幹校六記》, 是念大學時的事, 而最近期看楊絳的書是《洗澡之後》, 還在今年3月7日寫了《洗澡》一文順便評了《洗澡之後》幾句。楊絳兩日前撒手塵寰上了天家與錢鍾書及錢瑗相聚, 享年104歲。《洗澡之後》的序言是2010年6月寫的, 為甚麼會拖到2015年3月才付梓印行第一版, 我就不得而知了, 也不去考究。第一次知道有楊絳這人大概是大學的時候, 讀錢鍾書則是中學年代, 之後才赫然發覺第一才子的背後還有個才女。楊絳這才女愛錢鍾書這才子, 論作品, 我還是對才子鍾情, 他也是我少有愛的男人。有一次, 球場上的擦鞋仔竟然跟我講錢鍾書及《圍城》, 我以為那只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寫在曾健超判刑之前

匿名在吃與盜一文留言, 寫在曾健超被定罪之後:匿名2016年5月27日 下午8:08毫無上訴成功機會,不是因為沒有沒有理據(grounds of appeal 其實能挖出幾個的)但原訟庭的老爺們,即使是最寬容的班太,也不會就曾健超如此公然反建制的犯事定罪而撤銷他罪名的。Ken Tsang is screwed. ...........先下個注腳, 匿名所指的班太即Judianna Barnes張慧玲法官, 行內人音譯叫她做班太, 大概是坐上高院後才有這稱謂, 以前只叫Judianna。班老先生以前也是高院法官。匿名說班太最寬容, 我的印象是她看誰代表上訴人, 或者是那個裁判官審的案。這一篇不講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再談輕輕走了的楊絳

標少不學無術, 書看得雜, 對甚麼都講不上有研究, 但對吃喝玩樂, 社會事務, 法庭判決, 都勇於講出自己的看法, 雖然淺陋, 卻是率性之言。淡淡然哀悼楊絳離世所寫的楊絳輕輕的走了, 也引起爭議, 想起來也覺得有趣。我幾乎可以肯定講, 有些留言是陰魂不散的Maro留下的。我曾經講過要殲滅他, 不讓他留言, 箇中道理只有長期讀者才了解。刪除他的留言並非怕他罵我, 而是不想催化他的病情, 如果他表現正常, 我都會所謂「隻眼開隻眼閉」讓他重投這部落的懷抱, 就當是對一個正在康復的病人扶一把, 寬容讓他過渡。這一篇不是講Maro, 而是借該篇的留言講人性。那一篇的留言引述不少攻擊錢鍾書及楊絳的講法,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遊在深秋


遲來的秋天,  在過去一星期之內濃縮驟至, 還有兩天冬就來臨了, 秋就有點像高材生越級升班, 沒上幾天課就升了一級。天上不掛一片雲, 陽光放肆地滲透, 普照大地。樹木青葱,  草卻枯黃, 牛馬懶洋洋在取暖徜徉。這就是今天在車窗外所見一幅一幅田園景色。平平無奇的景狀, 也自有姿彩。老伴愛郊遊, 我們無需預約, 也沒有特別要去的目的地方, 把車開上高速公路, 在三綫間穿插, 個多小時車程, 就去到離家120多公里的Laguna. 香港有Laguna City, 名為麗港城。新州的Laguna我聽都未聽過, 只是看到路牌的名字, 就走去看看。這地方連一條街有幾間鋪的小鎮也稱不上,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曾健超的5星期監禁

【短片:曾健超判囚5周】曾稱極失望不開心 仍信司法制度即日提上訴 (18:16)「七警案」主角、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被指向警察淋潑有味液體及拒捕,上周四被裁定1項襲警及2項拒捕罪成,今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判入獄5星期,獲准以現金300元保釋等候上訴。曾健超在庭外表示對判刑極之失望和不開心,但尊重香港的司法制度,因此即日提出上訴。曾健超稱,因他現可保釋外出,將集中準備在6月1日開審的七警案中作供,協助法庭搜證,這是現時最重要任務。被問到會否認為判刑不公平或過重,曾健超指不批評法庭的決定,他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因此會提出上訴。判刑後,逾50名支持曾健超的市民逗留在法庭外大堂,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寫在曾健超為七警案作供之前

很高興昨天(blogger昨天上午10時到今早10時)的24小時內, 點擊爆燈, 創開blog以來紀錄, 舊紀錄是4400次, 那是因為林慧思事件, 今次主要是曾健超事件, 有5400次。多人閱讀也心情矛盾, 因為每當有社會分裂事件發生而我去評論, 點擊就會多。那麼, 這一次高點擊率是否社會分裂的訊號呢? 我覺得不是, 因為這社會已四分五裂, 裂無可裂。原本是藍絲、黃絲壁壘分明, 現在藍絲裏又裂痕重重, 李偲嫣那小眾裂了, 那原本是烏合糾結的一群, 不成氣候的, 建制派也各懷鬼胎, 又鬧出中澳槍炮團的醜聞來, 連大公報都對他們發炮。泛民也不見得有多好, 有比人民力量更激進擲磚派出現, 又有極度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