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教授隔空談

陳文敏:香港多叻人但太多奉承者 嘆規矩被破壞令人看不見希望 (14:22)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在商台節目表示,香港有很多「叻人」,但充斥太多阿諛奉承的人,加上特事特辦和貪污等問題亦慢慢出現,令人看不到希望,不少年輕人已開始考慮移民。近年社會不停出現「法治」一詞,不過陳文敏認為,社會對法治認識有限,亦未必願意付出代價,是法治的最大危機,如理性討論人權,大家都贊成,但當處理難民問題時,不少人或會覺得難民問題花太多錢而要求退出公約。他說,當發現要付出代價時,就會知道基本人權的價值有多大,以及是否尊重。他認為社會未必完全了解,但對有高官說太貴而不再做難民政策感到失望。陳文敏覺得,除法治外,對香港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咖啡炒魷

Sacked for having a cup of coffee on the jobA cleaner who was sacked because he had a cup of coffee on the job has won an unfair dismissal case in the Fair Work Commission.In deciding the dismissal was unfair, Fair Work Commission vice president Adam Hatcher quoted the modern philosopher Alain de Bo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再與教授隔空談

再寫一篇因為有些事情值得再談, 也順便回應一些留言。留言有點一面倒, 對陳文敏教授不獲任命為港大副校長之後的表現頗有微言, 有人講從他現在的表現看他不獲任命的決定是正確的, 他一再重提此事, 表現得有點像個怨婦。我一直對於他是否為適合人選都不發表意見, 因為大學或者任何公營機構的人事任命並非社會人士應該參與發表意見的, 除非這種任命的崗位會影響社會大多數, 而被委任的人的公信力及誠信出現問題, 我們應該尊重公營機構人事方面的決策權。對於陳教授的任命受阻撓, 我們要吭聲的並非他是否是適合人選, 而是阻撓他的人的背後政治目的所做成不公義之處。如果在他獲推薦後左報及建制派並無聯合行動作政治上的攻擊,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也是店舖盜竊

較早前有位經理級的專業人士被控店鋪盜竊寫給我求助, 他坦白告訴我基於一時貪念偷了東西, 也明知一經定罪這專業前途就會畫上休止符, 他問我以他的情況撤銷控罪簽保守行為的可能性。我當初有點猶疑, 因為他有足夠能力聘請私人律師來處理, 在一念之間, 我答應幫他。我首先要求他捐錢給香港的社福機構, 他二話不說傳來了收條, 就這樣開始了我們的對話。我也比較罕有地替他起草了呈給律政司的申請信, 期間有點波折, 今日收到下面這則電郵, 是第42篇了。Dear BillI was granted bind over with charges dropped.Thanks a lot for your help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七警案中案

老伴問我, 七警案搞乜案中案? 想拖延呀?有好多人有所不知, 當然我也純屬猜測, 只靠睇報紙來估下發生乜事。案中案即voire dire, 未審案情事實之前, 先爭論影片能否呈堂, 所以叫案中案。這些影片是本案的致命因素, 所以連警署內的CCTV, 被告也爭論其真確性。聽落有點匪夷所思, 明明影到發生乜事, 都有得拗? 法律嘛, 有時不是普通人懂得的, 講你都唔明, 所以律師就值錢。如果影片不能呈堂, 有幾個警察就好難被定罪。影片主要是建立身份( establish ID)方面的證據。除了影片之外, 被告的身分要靠幾方面來建立。一, 警察方面。軍裝警員制服曾健超後交給CID, 但交了人之後這些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使法治蒙羞

Judge called out for sitting in jury box ‘eating candy’ during witness testimonyA hat-trick for the judge once reprimanded for going to a Halloween party dressed as a black prisonerA judge from Louisiana has been slapped on the wrist by his peers for engaging in “bizarre and disturbing” behaviour du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撤銷控訴的正面效果

這一篇寫給那兩條曾在也是店舖盜竊一文留言的茂里看的, 一個質疑我替犯了店鋪盜竊的人爭取簽保守行為屬不義之舉, 另一個說我泄漏檢控政策的機密, 後者的無知不用討論, 一句講晒, Don't teach your grandma how to suck eggs. 前者可以再議。我今午收到的電郵:控方願意以bind over既方式去處理案情真係好多謝你有機會我可唔可以過黎報答你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烤鴨


悉尼上星期五起連續3天狂風大雨, 我們週末足不出戶, 海邊房子劫後餘生, 沙灘被海濤吞噬, 低漥地區水淹樓房, 汽車不能水陸兩棲而報銷了。我家在山區, 沒有水淹之危, 房子幸好也沒有漏水, 只是後園溝渠有點淤塞待慢了洪水, 不讓它灑脫地離去, 除此之外一切平安。有朋友因為供電中斷停電三天。悶坐家中兩天後, 昨日總算暴雨初霽, 可以出街逛了。於是偕老伴到河邊漫步。河水高漲, 岸邊充斥着發泡膠碎片和飲品膠樽, 明顯是因大雨引致河水暴漲推上岸的。我們現在的環保意識很強, 膠瓶飲品一年都不會買一瓶, 減少製造垃圾, 車上總是放着冷暖水瓶。逛完河邊去逛Costco, 平時太多朋友搭單買東西, 總是怱忽忙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承認潑水之後

上一篇講烤鴨, 見到與內文無關的留言, 有兩則通知我有關曾健超今天在七警案的案中案作供時承認是潑液者, 這留言不對題我可以理解, 因為這是讀者通知我一些社會事件的新發展或邀請我評論的一種渠道, 我要向他們致謝, 稍後會對今天曾健超的供詞作簡短評論。另一則留言是一則風化案的報導, 懷疑救世軍導師偷窺, 這留言不明所以, 又沒有提出想討論甚麼, 引用報導外只加了一句: 「真是四眼多鹹濕」,這句話真無聊也白痴, 這種低知能的留言我唯有調侃幾句。可能近來狗黨給我罵得多, 所以走狗要出來狺狺而吠。也罷, 讓有識之士在平淡生話中添個笑話吧。其實這則新聞有得講的只是Peeping Tom is not an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

曾健超在案中案的重要性

我一向支持及同情警察, 但不會盲撐, 七警暗角打人發生後, 我第一時間譴責他們, 不會像蔣麗芸那樣講: 咁多人唔畀人打點解你畀人打。在日常生活裏, 我相信有不少使人極厭惡的人你可能想打他一身, 或者希望他會被人打一身, 或者知道他被打而大叫活該。這無疑是發泄情緒的表現。到你真的要出手的時候, 絕大多數的人會受到理智所阻止, 因為法治社會是不容許做這種事, 做了便要負法律後果。出於惱怒而打人, 極其量是求情因素而非抗辯理由。出於惱怒而殺人, 也只可把謀殺的控罪判為誤殺, 無論如何都是非法行為。不論是向警察潑液或警察打人, 在文明法治社會裏理應不受到認同, 香港人的分裂就徧徧出現這種聲嘶力竭盲目的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6年6月14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