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幽默

文章跟女人一樣,只有好看與不好看兩種。不好看的文章,即使作者擁有三個博士學位,依然很不環保,浪費紙張。對區區一篇文章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大家對女人會有幾harsh。那何謂好的演講?「幽默大師」林語堂認為演講必須像女孩子穿的迷你裙,越短越好。我有一點補充:視乎迷你裙穿在誰人身上,也視乎演講的人是誰。如果是我的老闆,最好一個字也不要講。林語堂的演講很有名。據說紐約某林氏宗親會曾邀請林語堂演講,這種類型的場合,不用說都是希望講者歌頌祖先一番。林語堂知道若不歌功頌德,同宗會必定大失所望,但擦鞋吹噓又有失學者風範。於是他寫了一篇幽默的精簡講稿:「我們姓林的始祖,據說有商朝的比幹丞相,這在《封神榜》裡提到過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老伯的天空

第一次遇見他,是在一個星期天的下午。   當時天氣很冷,我穿的高跟長靴踏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咯咯」聲。我邊走邊用iPod 聽Rostropovich 的大提琴獨奏,前面不遠處的情景卻吸引了我的注意 ── 一個老伯,I'm not kidding,那是一個非常之老的阿伯,我認為是老到了人類極限的阿伯,看來大概一百歲,穿拖鞋和睡衣,搖搖欲墜地站在路中心不住向途人伸出那隻乾枯的手,口中喃喃不知在說些什麼。我在遠處數 ── 一、二、三、四、五。老伯先後向五個途人伸出手來,五人都即時彈開。   這就有點意思了。到底這個老到了人類極限的阿伯有什麼本事,足以令五名壯年男女嚇得拔腿就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假如我是特首

假如我是特首,不出一個月就會倒台。   究竟我Daisy 有什麼壯舉令我閃電倒台?我在上任後的首項工作是令樓價下調至適合人類的水平,同時嚴打發水樓,禁絕屏風樓;哪個警務處處長下令拘捕合法地採訪示威的記者,即炒;在中環和市區大量加建公園,讓市民在得到肺癌之前能呼吸些少較清新的空氣……單是上述其中一條已是死罪,一個月才被拉下馬是非常樂觀的預測。但下台也得有個下台階,找個什麼藉口好呢,let me think……董建華是因為腳痛才不得不下台,曾蔭權早前被示威者撞一撞,心口隱隱作痛,為隨時「心痛下台」鋪定路,那麼女人做特首也就有了經痛下台的便利了。   我在下台之前的一個月裏,除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明星

自從知道當年紅遍上海的一位女明星後來在街頭行乞,每次看見乞丐我就忍不住幻想她的過去。   這趟幻想源於數年前在上海紹興路一家書店尋獲的小書。我從前也曾經在這個專欄裏寫過紹興路,這是一條感覺很平和的小路,從前是法租界的住宅街,沒有高大宏偉的建築,卻聚了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三聯書店等著名出版社,形成了一條安恬的文化路。有次我在那兒的書店閒逛,發現了一本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老電影明星私家相冊》,一看之下驚為天人,全是傾國傾城的美女黑白照,她們是二三十年代紅透半邊天的明星,而這些名字我竟絕大部分聞所未聞!我喜歡看美麗的人,而且我對前人的故事總是神往。編著者劉澍曾花了五年時間,採訪了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IPO的生與死

又收不到律師費。白做。上司Eric 整個上午都神經兮兮,一早回到辦公室即鬆開領帶,滿頭大汗。他平日最喜歡出來周圍八卦吹水,今天卻一直把自己關在房裏。最離奇的是,秘書放在他桌上的那片blueberry cheese cake, 他居然一口也沒有吃過(Please,請不要問我為何一個嚴重超重的人仍會每天吃cheese c ake 做早餐,我拒絕評論這種自我毀滅的行為)。整個上午,Eric 只不停的講電話,一時對電話陰聲細氣(想必是在乞求客人付律師費);一時對電話咆哮(大概是在欺負比他「弱小」的人來發洩吧);有時候則望窗外的浮雲發呆,似乎受了相當大的打擊。 So you see, 「追數不遂」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成也英國 敗在香港

世上任何一位行將卸任的官員都希望可以close chapter with honor,看曾蔭權的形勢卻似乎打算close chapter with horror。   曾先生的職銜是「行政長官」,所以他真的以為自己只負責「行政」,手板眼見功夫,毋須用腦,只聽吩咐。從前叫「港督」,職權明顯完全不同。「督」就是督促、督導、監督的意思,比「行政」高級很多。曾蔭權讀得書多,語文能力很強,自然能參透什麼是自己的「分內事」。   不難想像,當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批評香港公務員聽慣了英國老闆的話,回歸後卻不懂當家作主兼缺乏長遠規劃能力,曾蔭權一定深感無辜。見工的時候,老爺沒有講明「行政長官」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海嘯又來了

這個星期,中環最熱的話題是「冧市」。由辦公室、餐廳、酒吧到中環的大街小巷,只要碰見bankers,大家就會不約而同聊起今次美國國債「三條 A」的金漆招牌不保,會不會令我們自身難保。 據我個人在中環所見所聞,bankers雖然對客戶聲稱樂觀,較為厚道的會說審慎樂觀,但他們行家之間的gossip,幾乎一面倒認為「今次大鑊」,甚至有人認為今次要比零八年「更大鑊」。「看吧,果然應驗了2012世界末日啊。」有人這樣說。畢竟今次不單只是美國的問題,而是整個歐洲的問題。大家心裡其實都在想著什麼時候輪到大陸爆煲,卻沒有人會大聲說出來,這種烏鴉口一定被人撑嘴,大陸爆煲我們吃什麼?你告訴我吃什麼!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Perlman,我等你!

我一邊小心翼翼地更換小提琴的弦線,一邊瞄了一眼桌上的音樂會門票,忍不住陰陰嘴笑了起來。成功了!終於搶到Perlman演奏會的門票了!是的,那確實是幾經艱苦才「搶」回來的,那可是一代小提琴巨星Perlman啊!我打算由現在一直慶祝到十月二十三日的音樂會。  Perlman只演一場。Alright,現在大家知道我當日在場了。每次有類似的活動,之後總會收到一大堆讀者電郵問:「Daisy!你是否當日穿黑色連身裙、束著馬尾的女孩?Oh my god!你就坐在我前面!天呀我無法相信Daisy就在我的眼前,太激動……太激動了!」我什麼時候說過那就是我?可我也沒說過那不是我。要遇上的人,終究還是會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股壇風雲

自從看了最近上畫的電影《竊聽風雲2》,我嚴肅地考慮是否應繼續給予Philip「Plan A」的位置。To be exact,我考慮是否應繼續容許banker(或與股票相關的一干人等)存在於我那二十六個Plan 之中。 說起來,這還是Philip 自己招來的禍。誰叫他主動約我看《竊聽風雲2》?這部電影最近在中環很紅,我身邊的bankers 無不雀躍地買票入場,看完後眉飛色舞地高談闊論。無他,這種講述金融界黑幕的電影,銀行家最有共鳴,他們簡直把自己幻想成電影中的男主角,在股壇呼風喚雨,步出戲院時都大呼過癮。只是不知他們把自己幻想成哪個男角?古天樂?No way!He's a cop!金牌經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也談怪癖

開始寫作以後,我經常有意無意地向人暗示--Iam a shopaholic。我既不吸毒,也不酗酒,沒有豪賭的習慣,不是同性戀更不是雙性戀,我甚至會吃有營養的食物,有時間又有心情的時候還會跑步。這樣「正常」的人如何稱得上「作家」? 「Well,I'm actually a shopaholic.」我輕輕切碟上那片tenderloin,一邊漫不經意地告訴與我共膳的幾個女banker。 「連卡佛減價!」她們其中一人興奮地喊。 「我早知道了,」另一個女banker 說。「我買了三個手袋! 太便宜了! 我這一季只買了五對Christian Louboutin,現在想來都覺得太刻薄自己。」本來想在她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