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人幣額度用罄的原因 11月9日信報财經版


玩「扭計骰」,要完成一面,容易,兩面也不難,但要全部六面完成,就非有方法不可。國內法規多如牛毛,港人一路習慣天空海闊,單看一兩條政策條文,焉能打拚江湖。金管局早前突然公告中銀香港在上海外滙交易中心兌換人民幣的額度用罄,要馬上暫停向香港參與人民幣跨境結算的銀行出售人民幣。本地用家和投資者就只可在本地同業市場內找賣家。貿易往來賬不是開放多年了嗎?中行不是莊家嗎?這豈非不能自由兌換貿易得來的人民幣?今天中行不賣,他朝又會否不購回讓我平盤?為免市場停頓,個人業務不受影響,金管局也馬上啟動與中國人民銀行簽訂的貨幣互換安排。但這個跟普通外滙買賣不同,前提是有客戶有即時需要用人民幣付內地貿易賬,銀行才可向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人幣「保鮮」三個月礙市場發展,信報財經版一月七日


去年十月,中銀香港(2388)宣告售賣人民幣額度用罄,所有貿易結算需求,要由金管與人行的貨幣互換安排來解決。當時我問,中銀作為清算行,會否有天不跟我的人民幣長倉平盤呢?怎料在聖誕前夕,金管真在平盤上作出限制。當售賣人民幣額度重開並增加至每季人民幣四十億,大家歡喜之時,不要忘記這些新限制對用家和市場發展的影響。香港是自由市場,在人民幣看升時,在港的人民幣價跟國內官價的差別在10月前後,曾達一千七百多點以上。一個貨幣,兩個價格,差價還這麽大,實是套利好機會。但中央看在眼內,就是炒賣和加大升值壓力。是故,中行突然宣告額度用罄,再來今次收緊規定,不難理解。今次引入的新規定,主要是以三個月作為可否跟中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和黃以商業信託分拆大解構, 信報,2011年1月27日


上周和黃宣布分拆旗下在中港的港口業務,以商業信託形式到星洲上市。全城哄動,有論香港沒有讓商業信託上市,是落後於人。可能大家不明商業信託奧妙之處;商業信託非一獨立法人或公司,其運作是全交給一信託經理人,但就無董事會制衡;要把不稱職的信託經理人踢走,就非要有最少75%的信託單位持有人同意不可。換句話說,和黃原本在上市公司條例下,要擁有超過50%股權才可保證他對港口業務的控制權,現在遠走星洲,改用商業信託形式上市套現,用一間全資附屬公司自任信託經理,這就哪怕減持至25%,也能保我江山!但對小投資者的保障,就同時減低了。以此看,香港絕非落後,而是對投資者更有保障。大幅減持套現 仍保控制權為何世上有這麼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商業信託只對大股東有利—星洲經驗, 信報二月十一日財經版


上次談和黃(013)大中華碼頭業務以商業信託分拆到星洲上市,不少讀者都想了解多一點商業信託。香港既然沒有商業信託上市,就再到星洲看個究竟吧!按星洲金管局分類,當地自2006年起,共有十間商業信託上市【表】,當中四間是基建,但他們上市後的表現真不敢恭維!怪不得四年多了,才只有十家!不受歡迎也!不知和黃是否真可成為星洲救星?此話怎說?十家中,其中七家目前已跌破當天單位招股價!餘下三家,其中二家上市不及一年,升幅似有若無,不能作準。又如以海峽時報指數為指標,就只有兩家在過去一年跑贏大市!另外更有四家長年錄得虧損,蠶食了原來的股本,要再發新單位集資以免資不抵債!以REIT上市的利幣而Hyflux Wa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和黃以小控大 分拆港口好處逐一數 - 信報三月二十一日财經版


本文見報之日,和黃(013)已完成分拆和記港口控股信託在星洲上市。港口信託今次集資455億元(以最高發行價和發行量計算),並讓和黃把香港和珠三角港口業務的88億元債務(2010年底計),從其資產負債表上拿走。細看集團公告和3月7日的「發售說明書」,和黃套現和得益何只此數,大得多了!而星洲商業信託條例就像槓桿一樣,讓和黃以少數25%的股權就可派人自任此新上市港口信託的管理經理人,從而繼續控制珠三角港口業務。當中玄機何在?具體好處在哪?再來一堂公司財管課吧!2010年底和黃原持有和記港口控股80%的股權,透過其持有4大業務:1)本港4,6,7及9號(部分)貨櫃碼頭67%股權(由HIT持有),8號貨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三資企業發人債汰弱留強 - 人幣市場開放的好處!信報五月三十日,五月三十一日


獨臂刀姜大維,揚過喑然銷魂掌,誰個中年港人不知不嘵?但在現實金融世界,單拳行走江湖,真會天下無敵嗎?國內常有芸,要兩條腿走路。進可攻,退可守,雙拳齊發,左右開弓是基本。但觀乎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的發展,一開始就是單腿走路。最近更發展至外匯管理局發難跟人民銀行角力,要在監管權上分一杯羹,在我等業內人看來,真是百般滋味。政出多門,計劃經濟,百病叢生。可會有小龍女來,為我打通經脈?都是回到現實世界道出緣由吧。 跨境貿易結算,從09年7月一開始,就只有進口商受惠,另一條腿,出口的,就不成。這不是政策不容而是行政不配所致。此話怎説?國內有貨品增值稅,但如是出口國外,就可括免,即所謂出口退稅。國內各監管部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從人行145號文看人民幣政策政出多門 - 信報7月20日


上月參加了《信報》有份合辦的「中國金融改革研討會」,講者之一許小年教授主張放鬆監管,讓市場發揮合作力量。另一講者任志剛在位太久,當然持相反意見,更認為在社會主義經濟下,政策會下達和執行得很快,叫大家看看08年金融風暴後中國經濟領先世界就可證之。怎料翌日又再傳來內地地方金融平台財務告急,幸好任總在會上也說,在社會主義下資源分配不一定有效,即快不等於好也。人行外管局各自為政我看國內大環境若果繼續是訊息不開放,不少消息都像孩子玩以訛傳訛般,這樣政策怎會傳播得快、準和執行得有效?就看6月8號人民銀行發給各內銀一份關於跨境人民幣業務的通知(銀發〔2011〕145號文),該文在人民幣資本賬開放問題上,是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四川隨筆 (照片及討論 - 見8月8号信報论壇 )


國道上追趕落日 鐵老大最初説,是打雷停電,所以動車不動了!好在國道不需用電的!電老虎很快就否認停電之説! 公安有話:嚴是愛,鬆是害。人民對政府又如何? ======================================================================================== 暑假七月,與太座,小兒,小女到四川縣城和農村的NGO待了一個星期,勞動和體驗也!飛機才因“特大暴雨”,晚點了三個多小時。依據國情,很不錯了!黃昏"抵埠",重慶果是天子直轄之城,接機大堂外就是格調非凡的咖啡網吧,美帝兜吧星奶水鋪怎能比之!小兒雙眼發光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爪王放貴利帶給內銀改革迷思 - 信報 11年9月29日


記得小時候,家母有做義會,一班街坊成立私人銀會,定期儲蓄,會錢交由「會頭」保管。義會按時標會,讓有需要的「會仔」向義會借款,暗標投下願付的利息,價高者得。這類民間借貸,類似一個行業或公司內的儲蓄互助社,但就沒有什麼合約或法律保障。有借款人一走了之,也有會頭濫收費用,甚至行騙夾帶私逃。隨着金融業不斷發展,78年港府解除外資銀行來港經營的禁令,這類不受規管的民間金融才日漸式微。爪王冒起 利息豐收早前本報報道江蘇泗洪縣石集鄉的高利貸活動,造就該人均年收入1萬多的小貧困縣成為「寶馬鄉」。但5月中,有會頭「走佬」令小民血本無歸。溫州外國名車多早有所聞,泗洪縣還是第一次聽到。筆者7月23日剛好在內地看到央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拆解電盈商業信託 - 信報 2011年10月24日


上月尾, 電盈宣報準備分拆旗下的電訊業務,以商業信託形式在港招股上市。本年初和黃也是以商業信託分拆碼頭業務出來,遠走星洲。當時筆者認爲商業信託對小投不公,和黃走星實不足惜。今次電盈爲消除港交所和小投疑慮,來個創新的股票合訂單位結構 (share stapled units)而獲通過,果真有益有建設性。誰說香港資本市場落後於人? 股票合訂單位這名稱看似複雜,其實只是把商業信託的單位和有限公司的股票捆綁在一起上市,並不可分拆獨立買賣也。哪這是賣燒肉搭舊豬頭骨的花招?還是肥美的雞鵝雙拼呢?先看電盈怎樣重組及分拆旗下最賺錢,也是地産外,唯一賺錢的電訊業務。電訊業務包括電盈下面由各子公司經營的服務和品牌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