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閉式投資組合

要「插」最近這個「大時代」系列的「隊」,搬出這篇文章。上星期二、星期三左右,已想草擬出類似以下的一個組合。不想星期四和星期五港股狂升,目前不少股份的價格已經比對數天前的高了許多。但既然不是對他人作出建議的一個組合,而且當中部分股份自己也不打算現價買入(實際上可能僅會分注吸納,甚或覺得個別股份值得非常短線地投機性沽出),純粹是作為個人的一個參照,也就沒關係了,先弄出來吧。目的,是想看看,到底死牛式地幾乎不擇時機地買入並持有一些股份,到某個階段,是否就比時進時出、經常調整資金比例的恐怕被較多人所接受的投資方式更差。也得聲明,這是一次自我「對賭」和自我查驗,並沒針對任何人和任何投資方略。這場比照實際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六)

是時候延續「大時代」系列了。大時代(四)階段出現的股市的反彈可能僅是一個逗號,句子遠未終結,而且將以波瀾壯闊的語辭悠長地發揮其震撼力。每當我這個政經金融的業餘思考者在思索宏觀問題想到某些點子時,在過去三四年,一直有一位更專業得多的經濟學家走在我的前方,像一輛簇新的轟鳴着的悍馬開着探射燈引路開路。當我困惑於美國為何掀起金融海嘯時,原來他早已提出了預警;當我警覺到國內和香港的房市泡沫時,他幾乎在同時提出了更大膽的推想;當我在懷疑國內乃至全球多國政府在經濟數據方面滲水時,他毫不猶疑地表露了他的針貶;當我獨自觀察和思索整個西方「節墮」之因時,他時不時加以補充並予以具體詳明的陳述。非常神奇,許多想法和判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七)

——更新觀察名單歐債危機沒完沒了。數月前覺得是灰暗一片,比上一波金融海嘯的忽然down機更糟糕,現擾攘多時,各國左搞右搞,仍然遠未看到曙光。最怕是某朝全球金融市場對整個歐盟經濟投不信任票……不過現在股民都是給「嚇大」的,同時不少金融機構似正在逐步為某種狀況做準備,到時引發的系統性風險和震爆力會否比原先預期的弱?難料。儘管歐盟或終能頂住這趟危機,未來至少兩三年,歐洲經濟相當低迷,已是鐵定的事實。最近人民幣匯率的議題又成為風眼。奧巴馬在億萬雙眼睛之前當着胡總的臉提出嚴厲控訴,讓人看得驚心動魄(如果是周恩來或者朱鎔基,他敢?),現在連金磚四國之一巴西也要跟中國「反枱」……說過,純粹個人異常不專業的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梁營必須鼓動大圈子成功衝擊小圈子才可能致勝

——小論特首選舉再次「插」「大時代」系列的「隊」,談談本港政治。平時很少談政治,不在個人經驗和能力範圍之內,也不自覺有何真知灼見,平時僅跟友朋嘀咕幾句罷了。對來屆特首選舉倒注意了一段時間,今天(11月27日)適逢梁振英正式公布參選,昨天唐英年又正式搶閘舉旗,不禁心癢,擬從一個小市民的角度談點看法,湊湊熱鬧。香港,也隱泛處身於「大時代」的味兒了呢。本來,疑似競逐來屆特首的候選人有四位,梁振英、唐英年、范徐麗泰和葉劉淑儀。兩位女將中范太已打退堂鼓,葉太仍然奇怪地躍躍欲試,其實就算勉強一博,也是陪跑贈慶,浪費彈藥,不如早點「冚旗」,伺機再拿點政治資本,以利在本港的政治圈長跑。唐英年很明顯是「最早」被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八)

——政治二三事最近有點懶於看股市,覺得無「味」。券商分析員聯手要「造」好低殘的航運股,可以嘩啦一聲整個板塊上湧,所指陳的論點,其實看不出有多少力度(陰謀論地猜估,不知是否有人想借市場之力炒起股價以利解套,粉飾今年差勁的基金表現)。其他的許多股票都是波間內徘徊,升與降,找不出「理由」,但也看到確有一些股票的「底部」似在上移,表示市場暗底裏並不那麼悲觀。不知道這是否下一波升浪的基礎,現在無語,等着瞧;短期內處理歐債問題的進展和國內財經政策的或然轉變將主宰市場。除了分身搞一些雜事,還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些「資料」。之前說過現任副總理王歧山有朱鎔基的強人影子。原來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觀感,在國際財金界幾乎已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九)

+++++  股市  +++++2011年即將過去,深重得難以紓緩的(歐債)危機自約年中始盤踞着全球金融市場。較顯眼的,只有美國股市奇妙地展現出其韌性,歐洲和普遍新興市場都蒙受了劇烈的震盪。港股和國內股市,股指跌幅貎似不非常顯著,然而股價比年內高位下挫三四成者比比皆是,被腰斬者也滿街橫陳。A股更回到2001年6月時的高點,十年一夢,據聞本年至今有關股民投資損失逾五成者逾三成。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元首都揚言(預料)來年經濟局勢嚴峻,罕有人能看穿前景並寄予厚望,在股市頗大幅而頻仍的波動後大多投資者變得意興闌珊。不難判定大部分股市都處於相當低迷的時刻,基於相反理論,也許該抱持相對樂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

——龍出,沒注意?忽高忽低地蹦,愛往下竄的小白兔尚未入窟,上空龍影已彷彿堂皇駕臨!不少財金分析人士去年年底時提早溫馨預警,甚麼二月三月,甚麼豬國大量債券將到期,或出現大恐怖,今年股市將先低後高云云,又有名家說,金融市場很可能邁進冰河時期,諸如此類。沒理由判定相關人等智力低下,至少據說要考個CFA之類的牌照要脫掉一層皮,不過通常思慮相當圓滿的人罕有實牙實齒地嘗試預測市場每月每周的運行狀況,更不會自稱為最佳的占卜者,因為最強的電腦下棋時尚且依然可能被人類擊敗,太多的不確定性因素雲聚合攏,其複雜性通常超越了一般人心智的理解和預估能力。也許強一點的解釋是,金融市場經過長達近半年的悲壯式跌宕徘徊,也許套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一)

——淺談個股Hi! 各位新年好!休整了幾天,是時候回到戰場啦。兩天來僅有較短時間看市,所以沒作深入觀察,也來不及留言。大市初四開紅盤,今天徘徊。簡略談談對個股的看法,僅供各位仁兄仁姐參考。+++++關於#1929、#590、#116。#590兔年最後一個交易日以29.25元配股,短線利淡。當天在約29.8元先返吸一注,不過收市前跟一位也常買賣六福的朋友談論,她迫不及待把僅有的一注資金買入了六福,猜想年假後會顯著回升,因為市場將受農曆新年多人買金飾的消息提振,我則較保守,認為六福股價將於配股價上下徘徊數天(譬如接近一個星期,其後再如何,恐要看大市氣氛),難以大幅上揚,也不見得能穿27元,因為基本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玩沙蟹與做烏龜

再「插」《大時代》系列的「隊」。特首選舉戰進入分水嶺。進入新的階段,不是因為提名日期問題,而是英哥和唐糖遇到的困擾和難題,都相當具爆炸力。鐵頭仁取得足夠提名率先上台演出。英哥在個別半似有理半似無理的質疑中(以《信報》的紀曉風為代表)跟政府玩沙蟹「曬冷」:「你暗我明,你強我弱,你先把牌全部亮出來我再接招吧」。唐糖觸犯刑事罪行的表面證據已十分明顯,但一方面向公眾扮模糊認錯(說「模糊」,是根本沒坦承具體錯在哪裏),一方面拒絕讓屋宇署進屋調查(更別說大開屋門讓傳媒和公眾了解),做隻大大的烏龜,豪門深鎖,拒絕伸出頭給人看,買時間,僥倖等待「神蹟」的出現,譬如交由其指定的工程隊冷處理、暗處理,或者希冀公眾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二)

— 股市 —不知道該不該再用「大時代」這個名字了,過去個來月的大市表現,彷彿熊蹤已經遠逝,牛叫之聲不絕。農曆年前大龍已提早現身,恒指其後升多於跌,不少殘股更是敗部復活,飛龍在天。投資者發現歐債危機最恐懼的時刻己過,美歐日不約而同不斷放水,國內政府也不緊不慢,作出諸多微調動作,新湧出的大量流動性加上之前各基金狂沽股後套現而泊駐的大量現金在風險胃納大增的情況下爭先恐後投入虛擬經濟。年初時提到絕大部分國家和地區的領導都對今年的經濟和金融市場深表憂慮,也看到絕大部分分析員忐忑不安,甚或聽到相當經典的「預言」云將可在三月左右買到一生中最便宜的股票,恒指全年表現將是一個「先低後高」的進程。在下則覺得經濟基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