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旅行會死

如果,每一代人,都有個名,我們這一代,該叫作「唔去旅行會死」世代。報載,近三份一打工仔曾想過,一個唔該,辭職去旅行。同代人當中,坐言起行的人,也似乎梗有一個喺左近。我也有鋪癮,常常去旅行。去旅行,幹甚麼?瞓覺、吃飯、飲咖啡、看書、看電影、按摩。上代人,大惑不解,山長水遠,去外國,做平日在香港都能做的事?某次,人在台灣,心血來潮想看電影──一齣同步在香港上演的電影。揚手打的去影城,司機大叔以為自己聽錯:「由香港過來台灣看戲,小姐你有病沒有?」記得某位在華爾街投資銀行工作的朋友,一天衝進老闆房,直說:「給我一星期假,我要回香港!」老闆一呆,然後說:「of course。」我奇怪,他日理萬機,老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如果有一個新的香港……

龍應台曾憶述當年出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的經驗。她說,政績,不一定是甚麼豐功偉業,能把已有的,分配得更好;把剩餘的,加以善用;已是功德無量。走訪「惜食堂」時,想起的,正是這句話。每天六千份熱飯及食物包,來自四千公斤剩食。把垃圾變價值,或避免價值變垃圾,你我都想過。但會否身體力行,又是另一回事。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好事,留給慈善機構做。大事,留給能幹的人做。於是,自己啥都不用做,就坐享了一個蜚聲國際的香港。這幾年,香港病了。少少苦楚等於激勵,終於醒覺,等人打救,死得。貧富縣殊,不再是電視上何不食肉糜的故事,而是未試過都肯定見過的現實。由去堆填區的剩食,變成送上門給長者和孩子的熱飯,過程中,領導者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布拉格1968

我們都記得王維林的事。六四屠城,軍隊入城。穿著白衣的王維林,單人匹馬站在坦克前,有種蕭瑟的孤單,也有種壯烈的勇敢。那個定格,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然後,我看到比這更震撼的。軍隊入城,一介平民,就站在距離坦克兩呎不到之處,打開衣襟,用赤裸的胸膛,對牢炮口,張開口吶喊。這一幕,看得人幾乎窒息,好幾個月都放不下。說的,不是中國,而是捷克,著名的「布拉格之春」革命。平民百姓、年輕人走上街頭,反抗俄羅斯的獨裁管治。在為劇場空間的音樂劇《布拉格1968》寫歌詞的過程中,發現了這幀歷史照,反問過自己很多問題。世上很多國家,為了公義,人民前仆後繼去抗爭。一仗功成萬骨枯,成功不必在我,功成自然有我。而在功成之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唔同人咁品

 中大新傳五十大壽,桃李回巢,濟濟一堂。無奈周六晚的大好吉日,我例牌要教書,錯過了那浮誇得有點像俞蘭節的大紅花牌,還有不同年代「張佬人」熱熱鬧鬧的笑聲。望梅止渴,唯有細閱各方洗版補數,報章專欄亦不放過,區家麟的「不爭與爭」,讀得人會心微笑。家麟說,唸新聞的人,大都有種「不爭」的特質。此話,說對了一半。因為,在很多人眼中,記者其實是爭甚麼都要爭到為止的人,好恐怖。記得某新聞系同學憶述,當年為了追「小小超」扑咪,誓死快過所有行家,破了自己畢生短跑紀錄,開心到飛起,事後大腿痛了一星期。唔爭?你就想。也曾有位男同學的媽媽,三時五刻就提醒他,你找誰做老婆都行,就是不要找記者。女記者,唔同人咁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由狂舞到起飛

看《哪一天我們會飛》,深深感動,卻也心有戚戚。現實,會把理想消磨。當日的手工王,能把一個香港,徒手做出來。萬家燈火,各懷大志的人仔剪影在牆上起舞。今天,日復日跟那些完全不懂藝術的大水喉打哈哈,顧客永遠是對的。當日夢想環遊世界的余鳳之,刻下在旅行社坐櫃台,已經五年沒去過旅行,甚至沒放過假。當日,學校裡的光頭阿Sir要你寫夢想計劃書,由A部寫到F部,加入了「社會環境適應」、「自我調節」等部分,你不懂寫,也不想寫。因為順着這個思路,馬勒當拿都變成健身教練。但今天,你早已變了你所不恥的老油條。只有蘇博文,撲朔迷離的蘇博文,一直無變。蘇博文是夢想的化身,也是我們所有人曾經擁有那美好的自己。但事隔多年,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回憶的密碼

《哪一天我們會飛》,看得很舒服。因為,你知道,它講的,就是我們。那個老餅的年代,老套的年代。那個年代同學之間仍會傳紙仔,煞有介事摺隻飛機丟出去。然後,蝦碌地,余鳳之就這樣錯過了蘇博文,蘇博文也從此等不到余鳳之。今日青春少艾只會whatsapp來去,然後忐忑守候兩個藍剔剔。當年校園還有鬼故。但在今天沒有私隱的年代,只有殘酷的起底,沒有虛擬的魔鬼。原來,會編鬼故,也是一種浪漫。舊同學聚會,談近況不出奇。但一時興起齊唱當年惡搞歌也不怕樣衰的,是我們這一代。半醉、禿頭、大肚腩、魚尾紋,一下子時空錯亂,思緒回到那些年。我們這一代,同學當中總有一個半個回母校教書。他甚至可能是當年有點曳的肥仔。今日為人師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早起鳥中期檢討

新學年因為工作關係,雞啼便要起床。不肯定有多少人,練習早起像我這般如臨大敵。或曰,認真。認真得花了很多工夫研究別人如何由晚睡變早起。書本說,世上很多成功人士都早起。但我只想做一個普通快樂人,激將法於我不管用。反而在何韻詩的《就這樣認識了》,讀到她如何學習早起,深感共鳴。對她來說,早起不光是一個習慣的改變,而是整個生活規律的重整。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持續閱讀或吸收,不讓電子儀器牽着走,盡量吃新鮮食材,習慣慢活……以上種種,於我都不難,直至讀到這一句──謝絕所有黃昏後的社交生活。謝絕黃昏後的社交生活?即是謝絕所有社交生活!我認,我對社交定義嚴謹。公事應酬不算,純粹交換近況不算,酒肉朋友言不及義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有得揀 揀唔揀

今日,區議會選舉。今年,氣氛很淡。報章報道少得可憐,一不小心,就走漏眼。就算有,都只是巴掌大小的訊息。記憶中最搶眼的,不過是個多月前介紹過一些年輕的參選者。大台的區選環節更有趣。在節目與節目之間,主要用來攝時間。內容,一個模,大致如下:「(遠鏡橫掃某區)XX區的XX問題,一直備受關注,不知兩位候選人,又會如何處理?(稍頓,鏡頭轉)阿甲,XX歲,職業XX,XX黨。(再轉)阿乙,XX歲,職業XX,XX黨」──一分鐘不夠,講完。那問非所答的程度,叫人啼笑皆非。無氣氛,無話題,候選人認知度自然低。友儕飯局中,有人說,她那一區,兩個人候選,一個,她不喜歡,另一個,完全不認識,如何是好?眾口一詞,竟然是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我失落了的少女時代

很多人把《哪一天我們會飛》和《我的少女時代》互相比較,兩者皆看罷才發現,蘋果與橙,那可以拿來比?《哪一天》講的,是夢想。《少女》講的,是發夢。《哪一天》講的,是進退失據的中年,《少女》呈現的,是似詩的情懷。《哪一天》講的,是吃掉夢想的現實,《少女》還給觀眾的,是未破損的童話。情竇初開,你總會對那個靚仔得來有點奶油的男生有好感。偏偏你踫上的,卻是那反叛得來也很靚仔的壞男孩。壞孩子看不見其實很漂亮卻不懂打扮自信缺缺的你,只喜歡那個其實很平凡只是較會打扮的眾人女神。偏偏,女神喜歡奶油男生。於是你和壞孩子組成失戀聯盟,合謀拆散女神和奶油。然後就是下刪一萬字比童話更童話的發展。聯盟互生情素,共同進退。壞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可汗學院的奇蹟教育(一)

久仰大名,這天才有空把《可汗學院的奇蹟教育》仔細讀一遍。出生於美國的孟加拉人薩厭曼.可汗(Salman Khan),本來是一名基金分析員,自嘲畢生沒想過幹一些除了金錢價值以外還具備社會價值的事。豈料,後來辭去荀工,此志不渝發展網上學院,今天學生數以億計,契機竟是某年的家族婚禮。那年,他遇上十二歲的表妹。表妹數學成績差,可汗受托替她惡補。但時間太短,婚禮之後二人就要各自回老家。可汗就想到,不如透過網上錄影繼續給表妹補習。後來,教學片段被廣傳,連比爾蓋茲也用來給兒子授課。這,是賣點。但老實說,蓋茲的兒子,想要怎樣的教育都可以,才不用可汗操心。重點反而是,全球無數生於平凡家庭或出身基層的孩子,因此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