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小地標的消失


1945年皇后大道東及軒尼詩道交界處的碉堡上世紀初位於大佛口的大佛洋行(DAIBUTSU)未拉直彎角前的電車路未正轉入軍器廠街的路口40年代的灣仔大佛口40年代的灣仔大佛口, 右上角可見到佛嘜1941年的灣仔大佛, 白色的是機槍堡, 對面馬路是防空洞1950年的灣仔軒尼詩道近軍器廠街(大佛口).圖右為麗的呼聲大厦所在,右邊滿佈廣告的樓宇於1960年代拆卸,建成先施保險大廈.電車背後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於1994年拆卸重建熙信樓的前身麗的呼聲大厦50年代的灣仔大佛口50年代從軒尼詩道望向大佛口一帶 60年代從軒尼詩道望向大佛口一帶  70年代大佛口一帶6,70年代從大佛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不吐不快

工聯會前會長楊光日前舉殯,惹來百多名本土團體成員於殯儀館外示威,擔任楊光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的工聯會會長林淑儀批評抗議者不尊重場合和死者家屬,對逝者不敬。中國傳統觀念以死者為大,理應竦敬;何況逝者已矣,一切善,惡業都隨身而去,本不該如此鍥而不捨的追究。然而楊光到底是個極具爭議性的人物,他除了是工聯會前任會長外,六七暴動期間曾擔任「鬥委會」主任,領導左派人仕與當時的港英政府作暴力抗爭,其間死了五十多人,千多人受傷。六七暴動對香港經濟,民生的打擊比零三年沙士一役不知嚴重多少倍。這段歷史8,90後的香港人本已非常陌生,可是特區政府偏偏要把舊事挖出來,尋且於2001年將特區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頒發予楊光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錢罌


瓦錢罌塑膠紅豬錢罌匯豐銀行總行錢罌匯豐銀行獅子錢罌匯豐銀行卡通獅子錢罌渣打銀行唐老鴨錢罌渣打銀行的渣打先生 和 Uncle Scrooge錢罌渣打前幾年推出的迪士尼錢罌恆生銀行的大象錢罌恆生銀行的火車頭錢罌恆生銀行馬車錢罌恆生銀行的馬到功成錢罌永隆銀行古董車錢罌現代化的陶瓷豬仔錢罌陶瓷史努比錢罌我想現今的天小朋友都沒有錢罌如此老土的物件罷。千禧年後的新人類,父母們頂多教他們如何理財,如何“錢生錢”,儲錢在今天通脹飆升,銀行近乎於負利率的年代,著實有點“揾自己笨”的感覺,此所以那位富二代的“月儲三千元買樓論" 被嗤為離地。然而在我童年時代,社會相對穩定和健康,儲蓄被視為一種美德。那會兒銀行的廣告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油麻地憶往(1)


油麻地,與旺角, 深水埗等地域都是充滿地道香港風情和文化特色的傳統社區;其箇中歷史讓人們神往。  要了解一個社區,最好從她的地名傳說的由來尋索。油麻地在百多年前是片淺灘, 也是個漁村和天然避風港.  根據口耳相傳,油麻地有一個更古老名稱,叫大石剌(剌讀肋),大石剌意思是一排大石, 故此又稱為「麻地」。1875年(光緒元年),「麻地」改稱為「油麻地」,  原因是當時天后廟前的空地是漁民曬麻纜的地方, 而不少經營桐油及麻纜商店在那裡開設,故此又被稱為「油麻地」。 1860年,英國租借九龍半島,英軍在尖沙咀建立軍營,將大部份的華人趕往油麻地。  居民以天后廟為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油麻地憶往(2)


1952年年彌敦道,可以看到第2代普慶戲院1953年年9月油麻地避風塘,時值颱風蘇珊襲港50年代油麻地上海街和西貢街交界處50年代新填地街與東莞街交界處50年代油麻地近天后廟處50年代油麻地新填地街甘肅街交界處的鹹魚欄50年代油麻地新填地街甘肅街交界處的露天街市,我真的很懷念這種亂中有序的市井風情50年代油麻地新填地街甘肅街交界處50年代油麻地新填地街甘肅街交界處,可以看見當年處處都是露天街市50年代油麻地新填地街甘肅街交界處的露天街市.  這張照片讓我想起了母親,她說以前在澳門,經常用揹帶揹我去下環街街市買餸50年代油麻地街頭(新填地街甘肅街交界處),女小販在賣香蕉50年代油麻地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金蘭姊妹


早陣子影藝圈掀起了一陣"媽姐"熱, 先有由改編自李恩霖真人真事,講述一位生長於大家庭的少爺與自幼照顧自己長大的家傭鍾春桃(桃姐)之間所發生的主僕情的電影《桃姐》.  此片屢獲大獎,  女主角葉德嫻連奪第68屆威尼斯電影節, 第48屆金馬獎, 以及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等頒獎典禮的最佳女主角獎.  李恩霖拍畢此戲後仍未心息,尋且追訪了三十多位退休住家女傭,將其人生經歷剪輯成五至六個故事放到舞台劇《金蘭姊妹》內, 由劉雅麗, 彭杏英,蘇玉華分別扮演三個不同性格和人生濟遇的媽姐, 此舞台劇公演後亦大受好評.其實說到將媽姐的故事拍成電影, 具體而近距離的將她們的辛酸記錄在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五十年代的一瞥 (1)


50年代末從港督府向北望,前方是中區政府合署西翼50年代彌敦道與亞皆老街南交界處, 可以看到百老匯戲院1957年德輔道西,近忠正街處1957年的皇后大道中,可以看到愛丁堡大厦和中國銀行大廈50年代皇后大道中與雪廠街交界處50年代中的北角村50年代中,政府重整利源東街的小販攤檔,除了攤位大小被限制在固定的面積外,無牌小販也被取缔,圖為重整前的利源東街對比重整後的利源東街1957年,政府開放新填地街市場,並顺道重整新填地街小販攤檔,政策包括限制攤位的面積,圖為重整前的新填地街小販攤檔對比重整後的新填地街小販攤檔重整後的新填地街重整前的新填地街小販攤檔對比重整後的新填地街小販攤檔1957年政府也重整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五十年代的一瞥 (2)


亞皆老街的中電大樓高士威道,禮頓道和怡和街交界處1955年九龍木球會50年代中期的沙田酒店50年代彌敦道,可以看到電話大廈1955年從海上遠眺中環1955年的荃灣1955年鳥瞰九龍半島50年代漆咸道,右邊的發射塔屬於大東電報局50年代位於尖沙咀麼地道和和彌敦道交界處的墨爾本酒店。墨爾本酒店於1961年被拆卸從京士柏山遠眺窩打老道與何文田山50年代的機場皇家空軍軍官飯堂英國皇家空軍位於屏山的雷達設施,雷達設施於1972年被拆卸,遠處可以看到聚星樓英國皇家空軍位於屏山的雷達設施1958年的吉慶圍太古糖廠,糖廠於1973年被拆卸50年代的鴨脷洲汽車渡輪正駛過維多利亞港禮頓山政府宿舍(A和B座)淺水灣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五十年代的一瞥 (3)


花園道山頂纜車總站,右邊是美國領事館1958年的堅尼地城地圖。可以注意幾個有趣點。一是位於加多近街及卑路乍街交界處的一別亭依然存在,二是西環邨當時仍然被稱為加多近街平民屋宇香港房屋協會, 三是在士美菲路的煤氣鼓 (當時叫煤氣分廠)九龍城警署和已婚人員宿舍50年代漆咸道,左邊可以看到大東電報局的發射站1954年的淺水灣1954年的尖沙咀,可以看到鐘樓和尖沙咀九廣鐵路總站九龍酒店的霓虹燈招牌在晚空中特別明亮,這是第三代九龍酒店(1955年被拆卸)1954年上環往澳門的6號碼頭(永樂碼頭)的入口處。橫幅摽示每天下午一點提供貨運服務往澳門,而右邊告示則列出往廣州的航運服務50年代皇后大道中和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東區回望


東區位於港島東北部,面積達一千九百公頃,西自銅鑼灣避風塘起,一直向東伸延至小西灣。東區現有的人口約九十萬,是全港最多人口的地區之一。東區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宋代,其時來往浙江、福建和廣州之間的商船及漁船的船家,常常會在途經柴灣;當時稱為西灣,會到岸上取水,柴灣那時應已有人居住,則現時仍然未有定論。筲箕灣和柴灣早期便已有人聚居。筲箕灣本名『餓人灣』,由於地形良好,遂成為了漁船的天然避風港。在香港開埠以前,筲箕灣已發展成為一條小漁村。vv據說由於居民覺得餓人灣這名字不吉利,而該港灣的形狀看起來又像個筲箕,因此便給它改名為筲箕灣。十八世紀初,一些客家人由廣東南徙至柴灣,他們在此建立了六條村落。在很多舊地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