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嘯又來了

這個星期,中環最熱的話題是「冧市」。由辦公室、餐廳、酒吧到中環的大街小巷,只要碰見bankers,大家就會不約而同聊起今次美國國債「三條 A」的金漆招牌不保,會不會令我們自身難保。 據我個人在中環所見所聞,bankers雖然對客戶聲稱樂觀,較為厚道的會說審慎樂觀,但他們行家之間的gossip,幾乎一面倒認為「今次大鑊」,甚至有人認為今次要比零八年「更大鑊」。「看吧,果然應驗了2012世界末日啊。」有人這樣說。畢竟今次不單只是美國的問題,而是整個歐洲的問題。大家心裡其實都在想著什麼時候輪到大陸爆煲,卻沒有人會大聲說出來,這種烏鴉口一定被人撑嘴,大陸爆煲我們吃什麼?你告訴我吃什麼!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Perlman,我等你!

我一邊小心翼翼地更換小提琴的弦線,一邊瞄了一眼桌上的音樂會門票,忍不住陰陰嘴笑了起來。成功了!終於搶到Perlman演奏會的門票了!是的,那確實是幾經艱苦才「搶」回來的,那可是一代小提琴巨星Perlman啊!我打算由現在一直慶祝到十月二十三日的音樂會。  Perlman只演一場。Alright,現在大家知道我當日在場了。每次有類似的活動,之後總會收到一大堆讀者電郵問:「Daisy!你是否當日穿黑色連身裙、束著馬尾的女孩?Oh my god!你就坐在我前面!天呀我無法相信Daisy就在我的眼前,太激動……太激動了!」我什麼時候說過那就是我?可我也沒說過那不是我。要遇上的人,終究還是會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股壇風雲

自從看了最近上畫的電影《竊聽風雲2》,我嚴肅地考慮是否應繼續給予Philip「Plan A」的位置。To be exact,我考慮是否應繼續容許banker(或與股票相關的一干人等)存在於我那二十六個Plan 之中。 說起來,這還是Philip 自己招來的禍。誰叫他主動約我看《竊聽風雲2》?這部電影最近在中環很紅,我身邊的bankers 無不雀躍地買票入場,看完後眉飛色舞地高談闊論。無他,這種講述金融界黑幕的電影,銀行家最有共鳴,他們簡直把自己幻想成電影中的男主角,在股壇呼風喚雨,步出戲院時都大呼過癮。只是不知他們把自己幻想成哪個男角?古天樂?No way!He's a cop!金牌經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也談怪癖

開始寫作以後,我經常有意無意地向人暗示--Iam a shopaholic。我既不吸毒,也不酗酒,沒有豪賭的習慣,不是同性戀更不是雙性戀,我甚至會吃有營養的食物,有時間又有心情的時候還會跑步。這樣「正常」的人如何稱得上「作家」? 「Well,I'm actually a shopaholic.」我輕輕切碟上那片tenderloin,一邊漫不經意地告訴與我共膳的幾個女banker。 「連卡佛減價!」她們其中一人興奮地喊。 「我早知道了,」另一個女banker 說。「我買了三個手袋! 太便宜了! 我這一季只買了五對Christian Louboutin,現在想來都覺得太刻薄自己。」本來想在她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黑莓毒(上)

步出北京機場,秋意濃了。 上司Eric、新同事Phoebe和我一起踏進預先訂了的limousine,開往金融街的酒店。我架上墨鏡,給玻璃窗敞開一道小小的縫隙,讓秋風輕輕透進車廂裡來。九月的香港依然悶熱得教人難受,可北京的黃昏時份已秋意盈盈,又是一個新的季節了。 我自然也不能執輸跟著換季,穿了最新款的Alexander McQueen高跟鞋。出門前本來猶豫了一會,因為這雙鞋足足四吋高,穿去出trip怕會拗柴,可是這雙鞋子襯那條slim-cut紅裙……well,it’s just beyond words!而且以四吋的高度來說,這雙鞋子還真舒適呢。 從香港到北京的航班一般尚算準時,但從北京回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黑莓毒(下)

上司Eric和我一起來到北京開招股書起草會。民企老闆黎總「打倒昨日的我」,把上次開會時說好的事情徹底推翻,我上次辛辛苦苦寫成的招股書草稿頓成廢物,又得重新寫過,真氣死人!Bankers為了在客人面前認叻,對這份草稿左彈右彈。正當我憤怒之際,Eric居然答應黎總於明天早上完成招股書的中英文版。我們做丫環的沒有反抗餘地,主子要我們去東,我們不敢去西,但我可以咀咒他。我深信Eric一定會有報應。 散會後,Eric、bankers和黎總一同去KTV,我則趕命似的準備招股書。Eric悄聲在我的耳畔說:「Daisy,幸好我在黎總面前要你今晚趕工,否則你就得一起來KTV了!全靠我救你一命,而且我還犧牲自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還是女人靠得住

我一邊開conference call一邊翻著時裝雜誌。按了speakerphone,聽著bankers在電話裡嘰嘰呱呱地爭論不休,我不知道他們在討論的事情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也不明白為何他們硬要拉著律師來參與這個會議。我呷一口Espresso,決定午飯時間去Bottega Veneta買雜誌上刊出來的大衣,香港的秋天終於來了,然後一眨眼就是冬天,那麼化妝也得換上秋冬色彩了,待會要逛一轉Harvey Nichols。一年四季都有好玩的事,這個世界怎麼可愛成這個樣子? 「I see.」我對著電話說,一邊上網看Caribbean Islands的旅遊介紹。開這種事不關己的conference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責任心

有年做一單deal認識了會計師Helen。她工作勤快,人很友善,我跟她頗談得來。有天晚上她致電給我,為難地問我能不能給她介紹一位大狀,她父親偷了別人的錢包,現被起訴。  Helen在電話裡說著說著,忍不住哭了起來。「Daisy,朋友可以自己選擇,丈夫可以自己選擇,但父母不是自己選擇的。」  That’s true,I have to say。做人有些事情唯有「硬食」,沒權選擇,例如誰做下屆特首。如果「移民」也是一種選擇的話,那特首由誰來做其實也是無所謂的。父母就不同了,你就算移民去北極,你的父母永遠是你的父母。  沒有人比Helen更明白這種「硬食」的心情。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跳槽

有天去開會撞見TY,就是那個曾經因為口多而被Philip揍腫了嘴的banker。這傢伙口多的個性非但沒改,反而變本加厲。他一見Eric即抓住他的手臂雀躍地說:「老兄!聽說你在北京的KTV遺失了BlackBerry,幸得艷女專程把黑莓給你送回酒店呀!準是你平日經常幫襯,人家對熟客自然特別關照嘛,呵呵呵呵──」 Eric尷尬又生氣,狠狠瞪了我一眼。瞪著我有什麼用?又不是我傳開去的,我才不會這麼無聊。你區區一個律師行合夥人搞女人有什麼值得討論?你以為自己是特首候選人?而且那不過是一個KTV的小姐罷了,有報章說唐英年的「婚外情傳最少有四女角」,政務助理、銀行界女子,就連替他訂購紅酒的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跳槽(下)

獵頭公司說某law firm看了我的CV很感興趣,千方百計游說我跟他們的合夥人見面,我想反正聊一下沒有損失,就給他們一個機會吧。Agent給我安排到美國會一邊吃飯一邊interview,美國會隨處可遇見律師和bankers,難道agent故意讓我給行家撞見,做成「王迪詩過檔」的假象,焗我跳槽?既然如此,我索性將計就計,有時「蘊釀跳槽」的行動讓別人看見也不一定是壞事。今年有國際律師行要開展香港業務,大灑金錢招兵買馬,擁有做IPO經驗的律師成為高薪挖角的對象,而且美國律師行的薪水向來都比英國行為高。Agent給我安排在美國會見面的New York firm合夥人Alex,正是剛從某英國律師行跳槽過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