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釋迦牟尼樂園」版權問題


有本書叫《迪士尼不是樂園》,從僱主以至社會角色分析迪迪尼的霸道,完全不是美好世界,其中一例子是據云在帝國曾向在牆上貼米奇貼紙的幼稚園下手;懶查帝國法律檔案考證此例,但對於熟悉知識產權法者而言迪迪尼絕對不會陌生:鼎鼎大名的"Mickey Mouse Protection Act"便是迪迪尼公司力促而成。為保障米老鼠等人物的版權,迪迪尼公司不斷派出說客遊說,將作者死後版權沒完沒了地延長,有興趣朋友可參考維基百科的"Copyright Term Extension Act"條目,在此不贅;     *          *          *          *此「香港釋迦牟尼樂園」算不算侵權?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日本災區食物安全又好味,yeah!

我一直以為,我之所以不能從政是因為我不夠卑鄙,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我怕死。   當我從電視新聞目睹溫家寶總理訪問日本地震災區,驚心動魄地把宮城縣的鮑魚、岩手縣的前澤牛、青森縣三文魚和千葉縣的松露送進嘴裏,我徹底明白了溫總曾經說過的「死而後已」。要是像香港特首曾蔭權那樣「做好呢份工」,就肯定不會搵命博,那絕對是超越了打工仔的一種烈士情操,難道你以為「生吞輻射」好過癮?   後來報章說,內地人民微博上一位署名「新潟總領館朱麗松」的中國官員,留言抱怨領導人當時「正在品嘗來自福島縣伊達市、田村市等地的番茄、黃瓜等蔬果,但是日本人卻未事先告知有此一環節」。那即是說,我們的總理被擺上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庸官之「庸」也是一種惡

最近到北京公幹,回程時在候機室翻《第一財經日報》,看到一篇關於「市長信箱」的文章非常有趣,在這裏引述出來娛樂一下各位讀者。   話說內地官府潮興玩「信箱」。河南孟州市委市政府的網站,有一個名為「書記市長信箱」的欄目。一名市民提交了這封信: 「我是中原活塞的一名員工,五一期間公司強迫加班,並且威脅後果自負,扣我工資,請問我該怎麼辦?」十五天後,他收到孟州市人民政府這樣的回覆:「如果你對該公司沒有認同感,索性解除勞動合同走人吧。畢竟天高任鳥飛呀。」是的,這是「市長信箱」,而不是那種「心急人上」的八卦雜誌信箱。   2009 年,湖北應城縣一名市民寫信到「市長信箱」,質疑該市「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醉爆律師團(上)

最近股市有氣無力,IPO 市場卻一片火紅。我說的當然是「中國紅」。每逢在工作上遇到外國人,總是聽到他們的鴻圖大計離不開「China China China 」,大家都湧到中國掘金,老外自然也搶分一杯羹。祖國同胞的鈔票多得就快可以填滿宇宙的黑洞。中國企業爭相上市,企圖賺更多錢去填滿更多黑洞,讓律師和bankers 忙得瘋了!假如2012 年就是世界末日,我們這班律師依然會於2013 年在地獄裏寫招股書、講conference call,還有跟聯交所苦苦糾纏。就算世界末日,中國企業仍要上市。因為內地IPO 的項目多不勝數,從前只有bankers 哄客戶幫襯, 現在卻是客戶求bankers 接生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醉爆律師團( 下)

我們一眾律師和bankers 等五十多人,雲集南京出席一單上市項目的kick-off meeting,各方傾巢而出,輸人不能輸陣。當天晚上,客戶設宴,好一場轟烈的「劈酒大會」。廂房裏擺四圍酒席,每間公司的團隊都準備逐逐敬酒,人家乾了,你不喝就是不給面子。但現在喝的是50 度以上的茅台,而不是雜果賓治,究竟怎樣才能全身而退?當面拒絕不喝是無禮的,而扮純情推說不會喝酒也難以令人信服,於是我們發明各式各樣的「逃醉」方法。喝茅台的酒杯一般很小,而茅台又是透明白酒,溝水是我常用的伎倆,但當然要眼明手快,趁沒人注意的時候悄悄進行。我覺得自己聰明得不得了,坐坐,忽然感到手肘有點濕濕冷冷的,我沿手肘上那幾滴茅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出軌的男人

「Daisy,Perlman 今年會來香港,要不要一起去看?」Plan B 某日來電說。「當然想,但票一定很難買吧,而且現在還未開始發售。」「只要你想看,我無論如何都會買到。」Well,大家都知道Philip 是我的Plan A。但人生無常,來多個Plan B、Plan C 和Plan DEF 作為contingency 也不為過。這二十六個Plan 的排位是浮動的,隨他們的值博率和表現的變化而起起跌跌。從以上這段電話對話,你大概能明白為何Plan B 能攀上Plan B 這個位置。首先,在香港要找到一個認識Perlman 的男人,絕非想像中那麼容易。很多男人在炒樓和炒股票方面非常能幹,然而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談幽默

文章跟女人一樣,只有好看與不好看兩種。不好看的文章,即使作者擁有三個博士學位,依然很不環保,浪費紙張。對區區一篇文章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大家對女人會有幾harsh。那何謂好的演講?「幽默大師」林語堂認為演講必須像女孩子穿的迷你裙,越短越好。我有一點補充:視乎迷你裙穿在誰人身上,也視乎演講的人是誰。如果是我的老闆,最好一個字也不要講。林語堂的演講很有名。據說紐約某林氏宗親會曾邀請林語堂演講,這種類型的場合,不用說都是希望講者歌頌祖先一番。林語堂知道若不歌功頌德,同宗會必定大失所望,但擦鞋吹噓又有失學者風範。於是他寫了一篇幽默的精簡講稿:「我們姓林的始祖,據說有商朝的比幹丞相,這在《封神榜》裡提到過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老伯的天空

第一次遇見他,是在一個星期天的下午。   當時天氣很冷,我穿的高跟長靴踏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咯咯」聲。我邊走邊用iPod 聽Rostropovich 的大提琴獨奏,前面不遠處的情景卻吸引了我的注意 ── 一個老伯,I'm not kidding,那是一個非常之老的阿伯,我認為是老到了人類極限的阿伯,看來大概一百歲,穿拖鞋和睡衣,搖搖欲墜地站在路中心不住向途人伸出那隻乾枯的手,口中喃喃不知在說些什麼。我在遠處數 ── 一、二、三、四、五。老伯先後向五個途人伸出手來,五人都即時彈開。   這就有點意思了。到底這個老到了人類極限的阿伯有什麼本事,足以令五名壯年男女嚇得拔腿就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假如我是特首

假如我是特首,不出一個月就會倒台。   究竟我Daisy 有什麼壯舉令我閃電倒台?我在上任後的首項工作是令樓價下調至適合人類的水平,同時嚴打發水樓,禁絕屏風樓;哪個警務處處長下令拘捕合法地採訪示威的記者,即炒;在中環和市區大量加建公園,讓市民在得到肺癌之前能呼吸些少較清新的空氣……單是上述其中一條已是死罪,一個月才被拉下馬是非常樂觀的預測。但下台也得有個下台階,找個什麼藉口好呢,let me think……董建華是因為腳痛才不得不下台,曾蔭權早前被示威者撞一撞,心口隱隱作痛,為隨時「心痛下台」鋪定路,那麼女人做特首也就有了經痛下台的便利了。   我在下台之前的一個月裏,除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明星

自從知道當年紅遍上海的一位女明星後來在街頭行乞,每次看見乞丐我就忍不住幻想她的過去。   這趟幻想源於數年前在上海紹興路一家書店尋獲的小書。我從前也曾經在這個專欄裏寫過紹興路,這是一條感覺很平和的小路,從前是法租界的住宅街,沒有高大宏偉的建築,卻聚了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三聯書店等著名出版社,形成了一條安恬的文化路。有次我在那兒的書店閒逛,發現了一本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老電影明星私家相冊》,一看之下驚為天人,全是傾國傾城的美女黑白照,她們是二三十年代紅透半邊天的明星,而這些名字我竟絕大部分聞所未聞!我喜歡看美麗的人,而且我對前人的故事總是神往。編著者劉澍曾花了五年時間,採訪了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