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四開市(金融經濟), (體育世界)


新春大吉祝各位新春大吉﹐虎年飛躍。在2012年中前﹐無論政治或經濟都會大上大落﹐宜小心處理﹐及平常心看待之。大佬德國無論兩次世界大戰之時﹐抑或今天的歐盟/歐元時代﹐德國都係當仁不讓的當其歐陸大佬(Big Brother)。稱其為大佬﹐實在不為過。蓋有別於戰時(和今天)的中英美俄﹐德國均無有實力的盟友﹐其戰友都是頂級的廢物﹐可謂累死戰友之徒 -- 這實在比單打獨鬥更慘﹐因為德國他還要抽撥人手資源去照顧一班“好兄弟”。前車可鑒﹐收買佬不看好歐盟的長遠前景﹐他的結局或未必會如軸心國般被滅﹐但肯定不會成為一線主角﹐而其貨幣亦很難取代美元﹐頂多是後備守門員而已。其實不知德國有否想過退出歐元﹖要是他走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暫時停筆啟示(個人日記)

近來實在忙得要緊﹐在可見的未來數月應該仍然忙透。決定跟2006年初般﹐暫時停下來﹐直至世界盃前後再來開show ! 當然﹐要是有甚麼政經大事﹐又或巴塞奪得歐聯and/or 西甲冠軍的話﹐小弟也會走出來說兩句的﹗哈﹗See you all in June !!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忙得要死講World Cup 記 (個人日記), (體育世界)

很抱歉﹐新的崗位真是異常忙碌﹐差點連世界盃也沒時間看(揭幕戰也只是看了下半場﹗)首輪還未踢罷﹐先作大膽預測﹕決賽會係阿根庭對巴西﹐而阿根庭又會奪冠而回﹔將會有一隊非洲球隊殺入四強﹐而直覺呢個位置會係屬於南非﹔西班牙﹑荷蘭﹑法國﹑葡萄牙一律不成。至於英格蘭﹐還是跟北韓一起懷緬1966年好了。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繼續淺談世界盃(體育世界)

平心而論﹐美國是應該出線的。兩場賽事兩個枉判﹐再反美的人也看不過眼。說實話美國隊跟紐西蘭兩支球隊﹐在前兩場的表現為他們贏得了很多掌聲。場場都併命,節奏明快﹐打得很激烈。相比"墓氣"沉沉的歐洲列強﹐我就更喜歡這兩班"陽光少年" -- 跟那些大碗不同﹐美紐兩隊的球員﹐雖沒(大部份)朝鮮選手們的一窮二白﹐但在資本主義社會﹐都只是一班草根平民。技術或欠﹐但心意搭夠。所以雖然機會渺茫﹐我是挺想意大利失手﹐讓紐西蘭出線的。另﹐順祝北韓隊好運﹐亦希望他們能擊倒科特迪瓦那班茅躉王。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為英格蘭出局而歡呼(體育世界)

英格蘭呀,看見你們兵敗如山倒,真是透心涼的爽;不要投訴那個誤判球了, 因為你們只是償還欠了德國隊44年的債! 查實﹐英格蘭那個1966年的世界盃冠軍﹐跟雍正當年個皇位一樣﹐就"正統"而論﹐都係充滿爭議性的。又﹐就算林伯那球進了﹐英格蘭還是會大敗。這記誤判﹐算是一塊及時的遮醜布啦。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轉載些文化東西]沈旭暉專欄﹕黃興桂球評 被忽略的全球化現象( 2010-06-14 )(體育世界)

【咫尺地球】筆者由於為有線電視主持世界盃政治的環節,不少朋友以為會遇上傳奇足球評述員黃興桂,其實,我們的時間是不會交接的,但這卻意外讓筆者發現,原來社會對「桂神」的二元評價,比對布殊(相關)反恐和政改方案更極端﹕有球迷託筆者帶藥到錄影廠把他毒啞,「挽救整個世界盃」;也有不看足球的女性朋友成為「桂迷」,高呼「沒有黃興桂的比賽就不是波」。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必須從國際關係的高度解讀﹕無論我們是否喜歡黃興桂,也不得不承認,曾長期在美國和新加坡生活的他,比其他本土評述員擁有國際視野。傳統港式球評不是資料數據式、就是茶餐廳吹水式,唯獨「桂評」結合英式和拉丁式兩大流派,在這個「亞洲國際都會」,顯得格格不入。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荷蘭越來越有冠軍相(體育世界)

理由如下﹕1) 南非作為半個荷蘭前殖民地﹐決賽又在鄉里雲集的開普敦舉行﹐有“主場”之利﹔2) 踢法軟皮蛇﹐烏龜得來又實際﹐既然踢了幾十年華麗足球都毫無建樹﹐老老實實簡簡單單地踢﹐反而有望獲勝﹔3) 同韋小寶一樣﹐始終有鴻運﹔巴西一役是為證明.另﹐預感今夜德國會不敵西班牙出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重推舊作 -- [體育與政治掛勾系列]之「我奪標﹐我存在」(體育世界), (歷史文學)


閱畢今期足週﹐赫見烏拉圭巨星跟上世紀初的前輩一樣﹐有著“踢好球讓世人認識我們”的思維。哎﹐科蘭實在係一個有心有力的好球員﹐踢入四強已係超超超額完成任務。至此﹐不禁要重推下面這篇舊作:-)----(圖﹕1930年的烏拉圭世界盃冠軍隊伍)話說收買佬有一舅母﹐雖然在港出生但從小在烏拉圭長大。收買佬小時候跟她初見面時﹐完全不知這個國家是甚麼來歷﹐只知讀起來跟"烏龜"差不多﹔而她一家人傾談時﹐卻是操上海話和西班牙語﹐吃的穿的又與別不同﹐總之就挺搞笑。事實上﹐除了這個古怪的譯名﹐烏拉圭這個國家係很難讓人留下深刻印像。他有別於其他的南美國家: 一說起巴西﹐人們就會想起森巴﹑嘉年華和陽光海灘﹔阿根庭嘛﹐就是探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暫別篇(體育世界), (個人日記)


西班牙歷史性奪冠﹐與及荷蘭近年少有地踢入決賽﹐與其說是巴塞﹑荷蘭足球甚或八爪魚大師的勝利﹐倒不如說是河蟹之功勞。事實上﹐荷西兩隊球員都係相當齊心,合作得好好,沒有了昔日的內鬨及分裂﹐才能踢出一片天。西班牙不單以巴塞人為班底﹐陣中主力除卡斯拿斯外﹐跟本就無乜馬德里人和皇家XXX既球員 — 只有卡斯拿斯隊長係來自馬德里…..阿朗素係巴斯克人﹑拉莫斯﹑拿華斯係南端安達路西亞人﹐等等。可能如此 — 特別係魯爾走後﹐內部立刻河蟹了好多。(同時﹐荷蘭的黑人們亦無巨星﹐締造了河蟹既環境。) 之所以﹐政府應該活用世界盃的啟示﹐去推廣河蟹運動﹗執筆之此﹐無間斷地寫了差不多七年的本BLOG﹐亦是時候休息歇歇了。是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2015年6月4日晚上看了71暴亂夜


2015年6月4日晚上,筆者看了近年少有的英國電影佳作『’71』(71 暴亂夜),又再一次勾起那些年在北愛爾蘭留學的歳月。1970年代早期東西方冷戰升級,北愛獨立運動令新舊教徒兵戎雙見。面對已經陷內戰邊緣的北愛及獨立危機,大英帝國決定增派英國維穩。『’71』的主旨是一名英軍新兵在行動中失踪後,他在當晚的逃亡故事。『’71』既不是戰爭片,也不是政治片,而是典型黑吃黑式動作片。整個故事和香港電影《PTU》中展哥和黑社會在一個晚上的你追我逐竟有甚多雷同之處。一個士兵的失踪,勾起了英軍內部、IRA(愛爾蘭共和軍)新舊派系、親英的Loyalist之間的勾心鬥角。協助英軍政府部刮出失踪士兵的竟然是IRA的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