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九)

+++++  股市  +++++2011年即將過去,深重得難以紓緩的(歐債)危機自約年中始盤踞着全球金融市場。較顯眼的,只有美國股市奇妙地展現出其韌性,歐洲和普遍新興市場都蒙受了劇烈的震盪。港股和國內股市,股指跌幅貎似不非常顯著,然而股價比年內高位下挫三四成者比比皆是,被腰斬者也滿街橫陳。A股更回到2001年6月時的高點,十年一夢,據聞本年至今有關股民投資損失逾五成者逾三成。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元首都揚言(預料)來年經濟局勢嚴峻,罕有人能看穿前景並寄予厚望,在股市頗大幅而頻仍的波動後大多投資者變得意興闌珊。不難判定大部分股市都處於相當低迷的時刻,基於相反理論,也許該抱持相對樂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

——龍出,沒注意?忽高忽低地蹦,愛往下竄的小白兔尚未入窟,上空龍影已彷彿堂皇駕臨!不少財金分析人士去年年底時提早溫馨預警,甚麼二月三月,甚麼豬國大量債券將到期,或出現大恐怖,今年股市將先低後高云云,又有名家說,金融市場很可能邁進冰河時期,諸如此類。沒理由判定相關人等智力低下,至少據說要考個CFA之類的牌照要脫掉一層皮,不過通常思慮相當圓滿的人罕有實牙實齒地嘗試預測市場每月每周的運行狀況,更不會自稱為最佳的占卜者,因為最強的電腦下棋時尚且依然可能被人類擊敗,太多的不確定性因素雲聚合攏,其複雜性通常超越了一般人心智的理解和預估能力。也許強一點的解釋是,金融市場經過長達近半年的悲壯式跌宕徘徊,也許套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一)

——淺談個股Hi! 各位新年好!休整了幾天,是時候回到戰場啦。兩天來僅有較短時間看市,所以沒作深入觀察,也來不及留言。大市初四開紅盤,今天徘徊。簡略談談對個股的看法,僅供各位仁兄仁姐參考。+++++關於#1929、#590、#116。#590兔年最後一個交易日以29.25元配股,短線利淡。當天在約29.8元先返吸一注,不過收市前跟一位也常買賣六福的朋友談論,她迫不及待把僅有的一注資金買入了六福,猜想年假後會顯著回升,因為市場將受農曆新年多人買金飾的消息提振,我則較保守,認為六福股價將於配股價上下徘徊數天(譬如接近一個星期,其後再如何,恐要看大市氣氛),難以大幅上揚,也不見得能穿27元,因為基本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玩沙蟹與做烏龜

再「插」《大時代》系列的「隊」。特首選舉戰進入分水嶺。進入新的階段,不是因為提名日期問題,而是英哥和唐糖遇到的困擾和難題,都相當具爆炸力。鐵頭仁取得足夠提名率先上台演出。英哥在個別半似有理半似無理的質疑中(以《信報》的紀曉風為代表)跟政府玩沙蟹「曬冷」:「你暗我明,你強我弱,你先把牌全部亮出來我再接招吧」。唐糖觸犯刑事罪行的表面證據已十分明顯,但一方面向公眾扮模糊認錯(說「模糊」,是根本沒坦承具體錯在哪裏),一方面拒絕讓屋宇署進屋調查(更別說大開屋門讓傳媒和公眾了解),做隻大大的烏龜,豪門深鎖,拒絕伸出頭給人看,買時間,僥倖等待「神蹟」的出現,譬如交由其指定的工程隊冷處理、暗處理,或者希冀公眾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二)

— 股市 —不知道該不該再用「大時代」這個名字了,過去個來月的大市表現,彷彿熊蹤已經遠逝,牛叫之聲不絕。農曆年前大龍已提早現身,恒指其後升多於跌,不少殘股更是敗部復活,飛龍在天。投資者發現歐債危機最恐懼的時刻己過,美歐日不約而同不斷放水,國內政府也不緊不慢,作出諸多微調動作,新湧出的大量流動性加上之前各基金狂沽股後套現而泊駐的大量現金在風險胃納大增的情況下爭先恐後投入虛擬經濟。年初時提到絕大部分國家和地區的領導都對今年的經濟和金融市場深表憂慮,也看到絕大部分分析員忐忑不安,甚或聽到相當經典的「預言」云將可在三月左右買到一生中最便宜的股票,恒指全年表現將是一個「先低後高」的進程。在下則覺得經濟基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三)

——溫總保節,經濟緩速這幾天忙於吃特首選舉的花生,股市似正湧動着某種暗流,幾乎不察。但願是過敏吧。溫總前幾天語帶悲情,纏綿明志,彰顯人民的總理愛人民。他關於實體經濟所傳達的最強烈的訊號之一是,將持續調控房市,斷定房價離合理水平仍有很遠的距離。今天《人民日報》撰文堅持繼續調控房市,新科央行貨幣委員會委員陳雨露在受訪時似不經意地判定,國內房市正處於泡沫階段。再查陳雨露的一些資料,發覺,非常明顯,他是主張去泡沫的學者,而且,似跟在下一樣「激進」^-^。上屆委員之一清華大學的李稻葵奇怪地半站在房市的一邊,對調控的態度非常溫和,甚至有人罵他其實不想房價跌。多次說過,溫總在位期間,正正是國內房價的狂颷突進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經典批示,神鬼立判!恭喜英哥!

此文同時貼於信博:http://www.hkej.com/template/blog/php/blog_details.php?blog_posts_id=82498哈哈哈哈!英哥果然勝出!Hurray——!億噸口水,不及神仙隻言片語。車公批曰:「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但管拒邪修正處,何愁天地不知聞。」山頂洞人求教《諸葛神數》,問英哥能否當選,《神數》回曰:「可以寄百里之命,可以托六尺之孤,鍾期既遇毋遲誤。笑呵呵,他鄉聚首,各自樂康和。」「曾把樹栽,也要待春來,東風嫋嫋,開遍花街。」車公從意識形態的角度批示這次特首選舉,諸葛神數照視未來,昭顯選舉結果,而且逆泛民、逆一眾視「自由民主」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賢哉!雷賢達!

——特首選舉評議終篇剛看過《我吻你》。買來看,是看到封面有「梁振英經濟智囊:樓價終須一跌」的小插題,想知道所言者為誰。果如所料,是雷賢達。雷賢達改了個好名字呀。賢者,品德高尚也;達者,通達無障也(不過原意恐來自「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或者「三達德」)。再加一個「雷」姓,甚有男子漢味。看其訪談,幾乎是山頂洞人過去一段時間對香港民生、樓價、經濟發展等談議的總結和補充!當然是我說得自大,^-^,實是山頂洞人這個後輩自己的看法恰好跟雷賢達的一致而已。香江這個小池塘在公眾面前「拋頭露面」的所謂「賢達」何其之多,我覺得這位「賢達」才算真正「賢達」,不是沒有第二個第三個,只是太珍罕,幾乎「屈指可數」。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四)

——「脹」「縮」交煎無方向不在這裏寫文章談政事了。特首選舉系列的個人雜文已收納在個人另一博客內。「大時代」這個系列真是沒完沒了。港股成交連日萎縮。不少股東「抽水」,不少股份配股增發,多家民企數月以來被質疑帳目。一些增長較確實的股份創出新高,同時許多二三四線股被打入冷宮並尋底,不少企業發盈警或公布差勁的同比數據。市場被曲折漫長的歐債危機搞暈了方向,時常憧憬着美國進一步印錢放水以便又來一波炒作,又或者時不時不知源自哪裏的聲音說國內可能再調降存準率(年初時還老寄望着減息,目前這種論調接近絕跡)。水平有限,總是搞不明白到底美國目前整體經濟是否像該區指數顯示的那麼好,也不明白歐洲方面為何總是容忍着爛泥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大時代(十五)

——世界在墮落中——隔晚道、標、納指顯著挫跌,油價重挫。歐盟實體經濟尤其是金融市場就兩個字:亂、危。德、法股顯著挫跌,希臘正在持續丟着先賢們的臉成為悲慘的民族,兩大歐豬意大利和西班牙似也進入了危難的時刻。中國:經濟「弱過弱雞」,類近硬着陸或已經硬着陸。中央不敢大力救市,09年的經驗成為了夢魘,只敢小鑼小鼓搞微調,嚴防物價重新猛烈漲升、房價泡沫未消之際再進一步發漲、無效率的放貸打水漂並為銀行帶來更多的壞帳;這是負責任的做法,然而經濟命定了因此而要忍受苦痛。港股恒指周五不怎麼樣,但觀察到不少二三線股仍然是「散水」格。始終的主調是:悲觀、審慎。已進入了中型股災的格局,但似乎在預備着一次更狠更急的大破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