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張小學舊照


兩張小學舊照  我一向收藏紀念品的意識薄弱,咸豐年間的小學遺物,諸如照片、手冊、成績表之類,早已蕩然無存。一次偶然的機遇,走進了一位名叫「港大阿叔」的雅虎網誌中,驚見自己三十多年前的小學畢業照片。那一陣子的興奮,當不下於中了六合彩。當年一幕幕的情景,在腦海中不斷地重演著。結果,整個晚上思潮起伏,輾轉反側。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全體老師合照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 6A 班同學合照  「港大阿叔」原名鄭嘉年,就是後排右邊第一位男孩。當年臉上還充滿著天真稚氣,今天可變成不折不扣的「中坑」了。細閱其網誌及相關資料,原來鄭同學多年前曾患過嚴重的抑鬱症,食慾不振,導致體重暴跌至90多磅。患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小學生活追懷(一)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 6A 班同學合照


小學生活追懷(一)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 6A 班同學合照  人年紀越大,便越喜歡懷舊。這種心情,年青人是很難體會的。看著自己三十多年前舊同學的相片,不禁會追問,他們今天怎樣呢?男的已經變成「中坑」了,脫髮、老花、中央肥胖之類的退化現象,恐怕是免不了的;女的相信也早是一副「師奶」模樣。以下不妨先由女同學說起吧。前排由左至右,分別是:1. 李麗然:很斯文,乖乖女,成績很好。2. 趙婉華:跟李麗然屬同一類型,成績年年名列前茅,但更加溫婉和沉默寡言。我一年級便跟她同班,六年來聽她開口說話的次數,肯定不夠十次。誰人娶了她,一定會十分幸福的,至少是耳根清靜。3. 梁玉英:跟我是同鄉,因此我母親跟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小學生活追懷(二)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全體老師合照


小學生活追懷(二)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全體老師合照  照片中後排左邊第一位是林滿老師。林老師雖然從來沒有教過我,但我入讀光裕小學,卻是由她介紹的。我小一最初獲派灣仔軒尼詩道官立小學,不知何故,父母十分不喜歡那間學校,於是托林老師的丈夫幫忙作轉介。  記得七十年代灣仔道國泰戲院旁邊,有一間名叫「梅林」的涼茶蔗汁舖,再旁邊則是一間名叫「大昌」的藥房,由老闆兼任中醫師,也就是林老師的丈夫梁子文醫師了。我們一家是他的長期顧客,父母稱呼他為「阿梁」。記憶中,我直到小學四、五年級以後,有病才轉看西醫的。大昌藥房甚麼時候結業,我並不清楚,但肯定是在我遷居西環以後。直到最近,梁醫師仍在開診,但店舖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學生活追懷(三)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全體老師合照


學生活追懷(三)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全體老師合照  後排右三是薛國禎老師。我小五、小六是唸A班的,而薛SIR乃B班的班主任,故此他從來沒有教過我,但我對他卻頗有印象。記得有次上社會課時,有同學問梁SIR「摩門教」是甚麼來的,梁SIR答道:「他們傳道時喜歡觸摩人家的門口,所以被稱為摩門教」。過了不久,有一天轉堂時,薛SIR無端端走進課室來,告訴我們「摩門教」乃是英語Mormon的譯音,......其餘的內容不記得了。可以推想,大概是梁SIR隨口答了同學的問題,下課後再詢問薛SIR,薛SIR告知其真相,梁SIR便請他代向同學們解釋。本來,梁SIR是大可以不了了之的,同學們相信亦很快便忘記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小學生活追懷(四)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全體老師合照


小學生活追懷(四)救世軍光裕小學上午校1977年全體老師合照  後排左三是馬國標老師。印象中,他是我們五年級時才新來的老師,任教英文和體育科。此外,他也是課外活動組中,負責教吹口琴的(牧童笛則好像是由秦副校教導)。我對馬SIR的印象並不差,但當時全班大部分的同學(特別是那些女生),卻十分討厭他,我也記不起原因了。我只記得有一次上數學課時,大家在講馬SIR的壞話,副校用不甚猥瑣的神情,對陳麗馨說:「佢點樣衰法,出黎細細聲講我知。」本來按照慣例,五年級的主科老師,是要跟上六年班的,但大概學校明白到馬SIR跟我班關係不太好,所以我們六年級時改由Miss Fung教英文。不過,由於參與課外活動的緣故,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小學生活追懷(五)一首日本民謠


小學生活追懷(五)一首日本民謠  香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大學學位稀缺,因而師範學院的畢業生,質素極高。他們投身社會,從事中小學教育工作,往往成為優秀老師,情況跟今天實不可同日而語。我小學時的音樂科老師(亦是中文、社會科老師兼班主任)梁湛文先生(後排左四),即是其中一例。   以下是梁Sir當年曾在課堂上教過我們唱的一首日本民歌,歌名已經忘記,只記得油印歌集上是寫著「秋潭填詞」的。有一次梁Sir自彈鋼琴,引領我們唱至中段,忽然停止下來,說某句歌詞填得不太好,隨即略作修改。我下課後曾經問過他:「梁Sir,您是否就是秋潭呢?」他只是笑而不答。我猜想,梁Sir就是填詞者了。長溝流月,雪泥鴻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以德報德,以直報怨--論香港人在日本核電災難中應持的立場


以德報德,以直報怨   2011年3月11日,日本本州東北部海域發生了一場里氏8.9級的特大地震,由此引發的海嘯,瞬間淹沒了關東地區仙台、宮城一帶,人民痛失家園,財物損失甚鉅。正是福無重至,禍不單行,隨後福島核電廠又發生輻射洩漏問題,擾攘至今,尚未平息。  面對此情況,香港綠色和平組織,遂於20日晚上,在中環立法會對開舉行一場名為「心繫日本地震,反思核電安全」的燭光晚會,藉此向日本地震及海嘯災民表達哀悼。參以宣傳的介紹,謂此舉的意義,乃「日本九級大地震令無數人痛失家園,數以萬計災民仍下落不明。此時此刻,我們應心繫日本,盼望他們能盡快重建家園,從地震及核電災難的傷痛中站起來」云云。  此外,同日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結他彈唱--鐵塔凌雲

結他彈唱--鐵塔凌雲曲:許冠傑 詞:許冠文 原唱者:許冠傑   這是一首1970年代的經典舊歌,曾開一代的風氣。   中學時代,筆者十分喜歡這首歌。猶記1981年唸中學四年級時,有一回曾跟同學到西區炮台山(龍虎山)燒烤旅行(成員包括:黃師傅、阿徐、蛤蚧、阿 MAN、阿標和一位外校的朋友雲中鶴),大家一面走路,一面唱這歌。一晃眼便已三十年,物換星移,重憶往事,不無唏噓之感。  三腳貓伎倆,練得又不熟,純粹玩玩而已。有辱青聽,幸勿見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花間日課」與「四時歡」(上)

「花間日課」與「四時歡」(上)   清初陳湨子所撰的《花鏡》,堪稱我國園藝史上殿堂級的作品。其中卷二《課花十八法》中有《花間日課》四則,文辭典雅,意境幽美,讀之令人回味無窮,讚賞不已。由於此書的科技實用色彩甚濃,讀者若以同一心態閱覽此節,往往未能得其要領。事實上,《花間日課》原非陳氏親撰,其內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抄錄自明代程羽文的《清閒供》。今試對比如下:    《花鏡.花間日課》         《清閒供.四時歡》 ◇春晨起:點梅花湯,課奚奴灑掃曲房花徑。閱花曆,護階苔。禺中:取薔薇露浣手,薰玉蕤香,讀赤文綠字書。晌午:採筍蕨,供胡麻,汲泉試新茗。午後:乘款馬,執剪水鞭,攜斗酒雙柑,往聽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

「花間日課」與「四時歡」(中)


「花間日課」與「四時歡」(中)   文章運用了頗多的典故,閱讀上要求具備一定的國學基礎,這裏也不擬逐句作白話語譯。最重要者,作者是要點出一意境,簡而言之,即「生活藝術化」。人只要循此方向,於不同季節的不同時段,自可有其賞心樂事。至於所作何事,則絕對不能執實。所謂「花間日課」,不可理解成每天硬性規定的動作。  以下且從日常生活的各方面,略看作者的描述。一)衣飾晨起芰荷為衣,傍花枝吸露潤肺午後戴白接蘺冠,著隱士衫,望霜葉紅開     在衣飾方面,作者提到「芰荷為衣」、「籜冠蒲扇」、「著隱士衫」、「布衣皮帽」等。  首先,芰荷為衣,典出屈原《離騷》:「製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蓮葉乾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0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