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你有能力,替他講一講吳念真講述的臺北底層故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58 《臺北上午零時》脫胎於社會新聞:原住民湯英伸到臺北洗衣店工作,工作太過辛苦,湯英伸幾次想辭工,老板不答應,不給身份證。最後湯英伸殺了老板,被判死刑。新聞發生時,吳念真(左前)將三十歲,他的第一反應是:我說不定會做同樣的事。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如果臺灣的作家不分藍綠,而分左右翼,吳念真肯定可以算作左翼作家。迄今為止,不管是作為電影/戲劇的編劇、導演,或是寫小說、隨筆,吳念真寫作的出發點一以貫之:“弱勢的人,他的聲音沒有被講出來,他們沒有地方可講,好像你有能力,替他講一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第一爭議】應立法禁止自願加班嗎?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43 日前,全國總工會法律工作部部長郭軍稱,富士康等一些企業長期違法安排勞動者長時間加班,致使部分勞動者出現各種心理健康問題,導致過勞死或自殺現象時有發生。對此,富士康給出了官方回應,認為郭軍“從未來過富士康的任何一個園區”,但將員工加班與“部分勞動者出現各種心理健康問題導致過勞死或自殺現象”變成一種因果關系,未免草率。跳出全總與富士康的具體爭論,有一個一般性的問題值得一辯:應該立法禁止工人自願加班嗎? 正方:在富士康流水線上工作的普工,一天到晚機械重複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我的愛人願得一人心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74 黎叔和老畢他們倆都是長春人,已經於2014年結婚。 (楊炸炸/圖) 編者按 2009年底,攝影師楊炸炸失戀了。於是,他拿起相機,開始拍攝他的情侶系列。迄今,已經有八十余對年輕情侶在他的照片里與“我的愛人”親密出鏡。熱戀時情侶們大膽地在鏡頭前坦露甜蜜,而分手時,他們會毫不留情地要求楊炸炸刪除這些照片。 無論拍攝一張照片,或是刪除一張照片,都只需要一瞬間;但愛,是不是也能在一瞬間里成長或是消亡呢? 年輕時,我們真的覺得可以。 晶晶和老方晶晶是新疆人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談烏克蘭人道主義災難“對援助的需要在不斷增加”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78 當地時間2015年2月9日,烏克蘭頓涅茨克郊區的居民區由於炮擊引起火災。 (CFP/圖) 沖突給這個地區帶來了很多負面的影響,特別是處在這種情況下的民眾,還有他們的家庭。受到烏克蘭軍隊和反對派的戰鬥帶來的影響,很多人流離失所。 自烏克蘭危機以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持續在當地開展人道援助工作,探訪雙方的被俘人員。 2015年2月7日,ICRC烏克蘭代表處新聞發言人阿紹特·阿斯塔巴茨揚(Ashot Astabatsyan)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了目前沖突地區和被俘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希特勒的女阿凡達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51 德威對希特勒的狂熱崇拜背後,有一整套種族主義的意識形態和歷史觀。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在當代世界極右翼的意識形態和政治運動歷史上,德威有大量傾慕者。她活著是他們的女祭司,死後羽化為他們的女神 納粹高揚自然和動物權利,上臺不久就頒布了保護自然環境和嚴禁虐待動物的法規。 1949年2月,在二次大戰後盟軍占領下的德國科隆,英國軍事警察逮捕了一個中年女子。這個女人在一些城市秘密散發了一萬多份呼籲複興納粹運動的傳單。這些傳單以“德國人,民主給你們帶來了什麽”開篇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討說法,難;要清白,更難 誤上“老賴”黑名單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36 (何籽/圖) “老賴黑名單”,本是一種被法院認定的有能力卻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的人的信用懲罰制度。因法院誤錄名單,導致夏松們信用受損甚至破產。該制度無疑是需要改進的。 2015年1月8日,夏松開始了一個月的“老賴”生活——無法購買機票和軟臥車票,無法貸款,也不能去高級場所消費,盡管他是多家公司的老總。直至2月9日,湖南長沙芙蓉區人民法院經調查確認夏松並非“老賴”,將他的名字從&l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幹貨】跨界社群!這個時代最大的商業機會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當記者變身產品經理,傳統媒體就算轉型成功?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MIUI用戶突破1億意味著什麽?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

【自述】海蜜網創始人:從黑客開始,我的14年互聯網“淘金史”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015年2月15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