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住房”全面限購:在建在售商辦項目不得賣給個人


3月26日消息,根據北京衛視報道,為進一步規範本市商業、辦公類項目管理,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北京市發布《 關於進一步加強商業、辦公類項目管理的公告》 。其中公告要求,開發企業新報建商辦類項目,最小分割單元不得低於500平米;開發企業在建(含在售)商辦類項目,銷售對象應當是合法登記的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 另外,公告中特別強調,本公告執行之前,已銷售的商辦類項目再次上市出售時,可出售給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也可出售給個人,個人購買應當符合下列條件:名下在京無住房和商辦類房產記錄的;在申請購買之日起,在京已連續五年繳納社會保險或者連續五年繳納個人所得稅。 同時,商業銀行暫停對個人購買商辦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博鰲論壇熱議PPP 將服務於“一帶一路”


今年全國“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連續第三年提及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再次為“市場化力量”的壯大註入強勁力量。近日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PPP再次成為論壇的熱點之一。 財政部披露的數據顯示,2016年以來,我國有1400個項目通過PPP進行投資,總體規模達2.4萬億元,預計2017年PPP項目落地規模或達3.8萬億元,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PPP市場。 PPP激發社會資本活力 財政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心主任焦小平在一場分論壇上表示,全球化在中國經歷了30年的歷程,為中國帶來了巨大的財富和變化。但由於過去市場化程度不夠,導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企業“走出去”,這麽幹成功概率更高


企業“走出去”這個話題,在今年的博鰲亞洲論壇上,依然很火爆,不僅有幾場分論壇跟此密切相關,而且一些企業家私下討論也很熱烈,並充滿信心。 在《民營企業圓桌:走出去、走進去、走上去》論壇上,商務部前副部長廖曉淇就說,中國企業對外投資意向非常強烈,不管是否已經走出去,都有強烈意向。以前是國企演主角,現在是民企占了絕大多數。 中國企業家的這種強烈意向,跟相關數據也密切吻合,2014年,中國首次成為資本凈輸出國,1400億美元的對外投資規模,高於利用外資200億美元。其中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首次破千億美元大關,達1028.9億美元。 2016年,中國境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達170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林毅夫:“一帶一路”將提升沿線國家內動力


“一帶一路”戰略給沿線國家帶來巨大機遇,5月份即將召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會匯集沿線的各國領導人,將促進“一帶一路”向縱深發展,也會促成一些項目。 26日,博鰲亞洲論壇期間,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在接受包括第一財經記者在內的媒體群訪時透露。 “很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人均GDP普遍在中國的一半以下,它們要想實現經濟發展和人民收入的提高有兩個前提。一個前提是提高勞動力生產水平的產業技術必須不斷升級,第二個在這個升級過程當中,必須不斷完善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地方違法違規舉債擔保首問責,重慶3人被撤職


針對少數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擔保亂象不止的情況,上級部門首次亮出問責“寶劍”,劍鋒直指涉事官員、金融機構負責人。 近日,財政部公布了兩則處理地方政府違規違法舉債擔保的情況通報,一則事關重慶市政府處理下屬黔江區政府違法違規舉債擔保,另一則是銀監會對3家違法違規給地方政府融資的金融機構給予處理。 兩則通報中最惹眼的是涉事14人被問責,其中重慶對違法違規擔保負有直接責任的3人給予行政撤職處分,對提供融資的江蘇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責任人罰款5萬元等。 “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的關鍵人員被問責還是首次,這在地方政府債務管理上是個里程碑式事件。”長期關註政府債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博鰲|美國邊境稅引匯市巨變?貨幣寬松終結?聽周小川怎麽說

眼下,以美聯儲為主的全球央行已經開始逐步退出貨幣寬松周期,全球通縮風險漸退;但在經濟風險下降的同時,政策風險此起彼伏,特朗普政府的邊境調節稅(BAT)可謂是最令人擔憂的政策之一。 針對貨幣政策、邊境調節稅、金融開放、結構性改革等問題,3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2017年博鰲亞洲論壇期間闡釋了其看法。 BAT或引發美元暴漲 周小川提及,最近全球熱議的話題就是邊境調節稅,“有一種分析是這麽認為的,即邊境調節稅可能會導致全球匯率的改變,也許美元會上升20%到25%。但這影響的不僅是人民幣的匯率,也是全球的匯率。” 在當前的邊境調整稅設想下,企業需要為進口商品額外支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獨家】中國銀聯十五周年時文朝內部發文:狂熱中的冷思考

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燒錢”變成了越來越司空見慣的事兒,靠著“羊毛出在豬身上”的模式想象,一些公司“燒”來了海量用戶,然而規模效應卻遲遲實現不了,盈虧平衡遙遙無期。於是“To C變成To VC”。 在金融領域,“杠桿”放大收益的魅力似乎正讓市場目眩神迷。連本身和“杠桿”沾不上邊的支付,都靠其接近現金流向的特點,靠撬動金融信用的支點去做了“杠桿”,於是出現支付“T+0”乃至“T-n”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博鰲 | 周小川:全球寬松貨幣政策周期接近尾聲


本文系周小川在3月26日博鰲亞洲論壇“貨幣政策的‘度’”分論壇上的文字實錄。 主持人:隨著美聯儲開始加息,是否意味著過去長達十年的超常規貨幣政策周期已經結束? 周小川:這個問題很有挑戰性。在實施多年量化寬松貨幣政策之後,本輪政策周期已經接近尾聲,即貨幣政策不再像過去那樣寬松。但危機後各國複蘇步伐並不相同,經濟發展情況存在差異,因此,各國的貨幣政策並不同步。為應對金融危機,中國自2008年9月起實施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2010年下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宣布回到穩健的貨幣政策。但考慮到全球經濟仍複蘇乏力,歐洲又發生了主權債危機,其他國家也面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雙支柱”框架+協調監管 應對潛在上升金融風險

2017中國金融學會學術年會暨中國金融論壇年會近日在北京舉行,與會專家及“一行三會”高層均表示,需警惕後危機時代潛在上升的金融風險,探索建立“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政策框架,同時推進金融監管協調機制。 警惕金融風險上升 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將防控金融風險放在了金融改革工作的首要位置,並著重指出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這四個領域的潛在風險。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黃益平在24日的發言中指出,“全球危機過去九年,甚至快十年了,回頭來看各國對貨幣政策依賴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

全球走到貨幣寬松尾部,還想著買房暴富的該理性點了


貨幣政策寬松已經到達周期的尾部,緊縮是一個漸進的過程,貨幣政策需要逐步變成審慎,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3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2017年博鰲亞洲論壇期間稱。他還表示,中國政府不會依賴於“直升機撒錢”,而是強調結構性改革,財政政策將發揮支持性作用。 在闡釋中國貨幣政策、結構性改革等問題的同時,對熱議的美國邊境調節稅(BAT),周小川認為,假如美元因此升值過快,不僅全球其他國家需要去應對,對於美國政府而言也是一個很頭疼的問題。 周小川 貨幣寬松漸進退出 眼下,以美聯儲為主的全球央行已經開始逐步退出貨幣寬松周期,全球通縮風險漸退。周小川提出,“在經過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3月27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