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財力比拼:廣東破萬億居首,相當於11省份總和


相比生產總值(GDP),各地公共財政收入的數據含金量更高,更能真實反映地方經濟的運行活力。然而,受經濟下行壓力及以5000億元營業稅改增值稅(營改增)減稅為主的減稅降費政策影響,今年地方財力的變化更為複雜。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31省份近期相繼披露的2016年預算執行情況發現,相比2015年有過半省份財政收入實現兩位數增長,2016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小口徑財政收入,包括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只有西藏、上海、廣東、天津實現了兩位數增長,分別為17.4%、16.1%、10.9%和10%。地方收入的總體增速更是從前兩年的9%以上,下滑到了4.2%。 公共財政收入大幅增長是好事,但增速放緩並不一定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物價上漲可控 貨幣政策料續穩健中性

2月14日,國家統計局將公布1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和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數據。多家機構預測結果顯示,春節因素將推高1月CPI漲幅,PPI趨升或將站上“6字頭”。 不過,在整體經濟下滑、穩增長仍是經濟工作重點的情況下,專家表示,物價大幅上行的可能性不大,與之相應,貨幣政策仍將維持穩健中性,擴大財政力度還有很大空間。 1月物價預計溫和上漲 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胡遲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按往年經驗,節日因素會導致CPI有所上漲,但整體上會處於溫和水平。 在2月初舉行的“第一財經首席經濟學家月度調研”中,經濟學家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今年央企兼並重組將加速,提升資本運行效率是難點


央企重組步伐在近兩年來明顯加快。國資委已明確,今年年內央企數量將減少到100家以內,企業集團層面的兼並重組將加速。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多位專家認為,2017年國企改革有望進行較大規模的並購重組,並與混合所有制改革、分類改革等相結合。今年央企重組面臨的最大難點,在於如何通過重組提升國有資本運行效率,如何將重組與深化改革相結合,以及如何產生機制轉換與資源配置的協同效應。 如何實現“1+1>2” 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此前召開的中央企業、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上表示,推進改制上市,加快深度調整重組步伐,一方面要推動企業集團層面兼並重組,加快推進鋼鐵、煤炭、電力業務整合,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獨家】專訪國家外匯局局長潘功勝: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


歷經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動蕩之後,中國匯市隨後進入相對平穩期,市場逐漸接受和習慣了一個更有彈性的人民幣。不過,因近期美國政治生態劇變、美聯儲再啟加息以及來自歐洲大陸的不確定性引發的漣漪仍未停息,人民幣匯市在2017年將繼續占據各方的聚焦點。全球視野下,中國跨境資本流動有何特點?如何管理跨境資本流動?近來外匯管理加強執法,是否意味著資本管制的回歸?中國外儲是否充裕?跨境收支的基礎是否已經改變?人民幣是否仍是強勢貨幣? 近日,就上述一系列問題,第一財經專訪了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采訪約在周日,再見潘功勝,其鬢角白發似又有增加,然精神矍鑠。 近3個小時的專訪中,潘功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國家外匯局局長潘功勝:外匯市場波動不必過分反應

中國跨境資本流動有何特點?就此,第一財經專訪了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 第一財經:金融危機期間,美國、歐洲、日本等發達經濟體漸次開啟量化寬松政策,隨著經濟的逐步企穩,QE政策將逐步退出。與此同時,新興經濟體的經濟增長也經歷了較大程度的波動,不同經濟體之間經濟增速、政策演進等差異影響著全球跨境資本流動。近些年來,全球資本流動出現了哪些新變化? 潘功勝:本世紀以來全球的跨境資金流動主要經歷了兩大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2000年至2013年,國際資本高強度流入新興經濟體。在2008年以前主要驅動因素是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長比較強勁、資本回報率較高;2009年以後主要是主要發達經濟體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潘功勝:外匯管理政策不會後退,更不會走回資本管制的老路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近日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外匯管理需要統籌兼顧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風險和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的關系,繼續支持與推動金融市場的改革開放,建立健全宏觀審慎管理框架下的跨境資本流動管理體系。與此同時,加強真實性合規性審核,嚴厲打擊外匯領域違法違規活動和投機力量,著力維護外匯市場的健康穩定運行。潘功勝強調,不會重回資本管制的老路,“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並且當前恰恰是推進流入端改革的重要時間窗口,亟須從戰略的視角繼續推進中國金融市場的改革開放。以下為采訪實錄: 第一財經:2016年末,美聯儲宣布加息,市場預期2017年美聯儲加息的強度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潘功勝回應外匯管理熱點:外管政策未變,執法加強

近來外匯管理加強執法,是否意味著資本管制的回歸?近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就此接受了第一財經的專訪,對香港刷卡買保險、個人購匯等外匯管理熱點問題一一回應。以下為專訪實錄: 第一財經:2017年年初,外匯管理部門對個人外匯信息申報管理進行了完善,這被外界理解為資本管制加強。這樣的理解是否準確?完善的背景是什麽?個人用匯是否會受到影響? 潘功勝:這是一個巧合,不能理解為外匯管制的加強。根據G20和國際協作有關原則,各成員國需在反洗錢、反恐怖融資、應對稅基侵蝕等方面加強合作配合,需要進一步增強金融交易的透明度,提高數據統計質量。 隨著對外開放程度的不斷提高,目前我國年出境人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擴大金融市場雙向開放:外資參與中國證券市場更方便了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近年來,按照中央的決策部署,持續穩步推進資本市場改革開放,外資參與中國境內證券市場的便利化水平大幅提高。以下為專訪實錄: 第一財經:前些年,我國資本流入壓力較大。最近一兩年,情況發生變化,流入壓力緩解,流出壓力增加。換個角度看,當前是否為推進流入端改革的時間窗口? 潘功勝:我們將基於戰略的角度繼續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的改革開放,應該說目前是流入端政策改革比較好的時機。我們的舉措既要有利於眼前,更要有利於長遠,既要推動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又要有利於當下外匯市場供求關系的平衡。改革需要尋找時機和推動的窗口,找不準時機,會在政策層面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潘功勝:我國外匯儲備充足,無需特別看重“整數窗口”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日前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總體看,無論是以外匯儲備的絕對規模,還是以其他各種充足性指標進行衡量,我國外匯儲備都是十分充足的。以下為專訪實錄: 第一財經:2月7日,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1月末,外匯儲備29982億美元,環比減少123億美元,跌破3萬億的整數關口。外匯儲備是否足以應對當前的資本流動現狀? 潘功勝:外匯儲備是一個連續變量,在複雜多變的經濟金融環境下,儲備規模上下波動是正常的,無需特別看重所謂的“整數窗口”。我國外匯儲備規模迄今仍是全球最高水平,國際支付能力總體較強。根據最新統計,截至2016年底,我國外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

瑞銀:中國外匯儲備會否出現過低風險?


1月份,中國外匯儲備跌破3萬億美元關口,降至2.998萬億美元,為2011年3月以來最低。中國外匯儲備持續下降已引發市場對中國外匯儲備充足率的擔憂。我們將就此解答投資者最為關心的幾個重點問題。 中國外匯儲備會不會過低?最低水平應該要有多少? 目前,中國的外匯儲備仍顯著高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所制定的最低門檻。IMF的數據顯示,中國外儲規模需要在1.75萬億美元(有資本管制)和2.82萬億美元(無資本管制)才能抵禦住貨幣攻擊。考慮到中國已實施的資本管制措施,外儲維持在這一區間尚屬適切。以2016年12月底中國外匯儲備在3.01萬億美元來看,假設中國外匯儲備每月降幅維持在300-350億美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2月14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