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到長沙的第二天,昨天的長沙是一個大雪天,所以今天地上依舊堆滿了積雪,天空偶爾下著細Pretty renew 呃人細的雪沙,到處也充斥著凜冽的寒風。雖然天氣比較壞,不過其實對這個長沙這座城市我還是挺有好感的,有過歡笑,有過悲傷,記得兩年前還在長沙的街道上睡過一夜呢。如今,這裏有著很多親人和同學,相信我會慢慢的喜歡上了這裏的。

晚上,去了橘子洲頭看煙花。據說這裏的每週六都會有煙花,似乎自從上了高中以後都沒有真正的去看過煙花,也許是長大了,不再有那麼一種小孩子的心態,不再在乎煙花綻放時那虛無縹緲、一瞬間的美麗。每逢除夕之夜也不再像以前那樣選擇一個地勢較高的地方觀看著家家戶戶載著新年祝福燃放的煙花。或者是太久沒有這樣去觀看過了,所以再次看到就會有很多很多的感觸。時間過了這麼久,只是一秒一秒的過讓人沒有意識到自己漸漸的改變,等到某一天故地重遊、故景重現時才會發覺。

光年後的我們已不如當初模樣。多年以後,換了時間,換了地點,也換了人心,當如今的自己只是以前的自豐胸己的一個旁觀者時,有多少人想過當如今的自己也成了未來的自己的一個旁觀者時會帶著怎樣的感受?

煙花很美,似乎所有的美麗都是最經不起時間的,就像流星的璀璨也只在眨眼之間。沿著來時的路走回去,我朝著現在的路前方不停的走,燦爛的煙花在我的身 後綻放,每一次聽到煙花綻放的聲音後我都會回頭看一下,看一下那稍縱即逝的刹那光華,就這樣,當我走到了路轉角的盡頭,那時,再一次聽到了煙花碎散的聲 音,我又一次回頭,可遠方的天空之上卻只有一片黑暗...

那一刻我驚呆了,那時正值紅燈,街道上的車子都刹車不再行駛了,可我的心卻如同刹車失靈的車子無法停止的往前沖,仿佛內心有一種無法言表的東西在拼命 的跳動,想衝破那一層壓抑的隔膜紙。我不停的往前走著,我以為曾經的美麗還似音符一樣環繞在我耳邊,所以從沒想過是否要一直回頭看一看,看一看是否還存 在。而事實就像這煙花一樣。當空少課程我走遠了,當我們離原來的位置變得越來越遠時,再聽到煙花碎散的聲音時回首遙看,煙花早已綻放消逝不在了。

時間的腳步跟著光速一起,而我的腳步卻與音速同步,所以我註定是活在與現實不同步的另一個時空裏。不是我轉身的時間太久、太慢,只是煙花的美麗太倉促、太短暫。所以...

記得看過一部電影,叫做《西雅圖夜未眠》,應該算是一部過程很悲,但結局卻很溫馨的電影,而如今在長沙這個不眠夜,我想告訴自己,過程不重要,結果才是最重要的,為什麼要讓過程和結果都寫著悲劇呢?就像煙花都已經消逝了,你還尋著餘音去找,會得到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