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六夜的環島旅行已然結束,淩晨兩點,燈光昏暗,祖國大陸下著雨,刮著風,靜靜的街道閃著蹦跳的雨花。當旅遊大巴停靠的那一刻,我有些昏昏沉沉,終於到家了! 粤海酒店为您提供香港旅游攻略及购物指南,介绍经典观光购物景点,包括海运码头及海港城、星光大道、香港文化中心、香港太空馆、香港太空馆、ISQUARE国际广场。

  排著隊,從中國海關入境的那一刻,或許更是當花蓮航班的滾輪與蕭山機場跑道相互強烈觸碰、摩擦的那一刻,一股熱血噴湧心頭。不知是從哪個毛細孔裏一噴而出的強烈歸屬感、安全感和自豪感彌漫在整個時空。

  台灣,祖國的一顆璀璨的明珠,她散落在茫茫的太平洋西岸,與祖國大陸隔著一道淺淺的海峽,而這一阻隔,卻似乎隔斷了萬水千山,轉瞬之間,已是幾十年的日日夜夜。

  得知能去台灣,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午後的陽光狡邪地燦爛著,那時我還在學校,接下來還有的幾門考試。台灣,偶爾會出現在夏季炎熱的夢裏,能隱隱約約感受到鹹鹹的海風,雖然畫面沒有那麼清晰。放假回家,到西南方旅遊了一陣子,我便馬不停蹄地趕往祖國東南角,擁抱那座美麗的寶島。提前十多天辦了相關的證件和簽注,有生以來第一次出境。

  來去都是台灣的國際航班,機長廣播帶著濃濃的台灣腔,空姐發放的飛機餐也是略帶著些台灣風味。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飛機傾斜,爬升,平穩地飛行,窗外的風景千變萬化,在雲層裏穿梭,高山已然被踩在腳下,遠處的雲團演繹著動情或是悲壯的故事,向我們娓娓道來。不知什麼時候,有人驚呼:“軍艦!”我竭力透過窗子向下望去,藍藍的大海,或是藍藍的天,是那種快樂的普魯士藍,我的心都要醉了,白色的船只比米粒還要小,輪渡的身後劃出兩道悠長的直線,雲淡淡的,點綴其中,不知船在天上遊還是在水裏行。這就是台灣海峽。飛機飛低一點,能看到海水像魚鱗一樣起伏有致,泛著粼粼的波紋,震撼,感歎!

  下了飛機,登陸花蓮機場,辦理入境手續。工作人員年紀有些大,胖胖的,戴著眼鏡,頭發梳得很光滑,淡淡的幽默之餘竟有些和藹可親。出了境馬上就可以換台幣,後來我了解到在大陸換台幣要收取一定的手續費,但是在台灣換台幣或是台幣換回人民幣都是按照當天的彙率一並兌換,不需要手續費的。身邊的那位大媽就說了:“你們真的是為人民服務啊!” 跟泰國旅行團盲可以一次過滿足晒我所有願望,除左上天下海,其實依家泰國仲有好多野玩,包你唔會覺得悶!新建嘅酒店全部都又大又靚, 啱晒我呢d懶人!

  花蓮,在台灣島的東部,我們乘坐著台灣旅遊大巴沿著蘇花公路,一路向北。蘇花公路是條盤山公路,一面瀕臨著太平洋,一面是全台最高的山脈,依山傍水,風景絕倫。同行的旅客有的熟睡,有的暈車,有的像我一樣看著窗外的風景,內心震撼。右手邊的太平洋,藍得分出層次,遠方是略帶紫色的藍,近處是靠近玉色的翠綠,柔柔的沙灘,沙灘邊偶爾的礁石,海水遊繞其間,星點的船只,太平洋啊,正如其名,安靜地像一位處子,不忍心扔下一粒沙石,怕打碎了她千年萬年的一襲好夢。最期待穿過山洞後,眼前出現的光亮,有時是海,有時是山,有時是藍藍的天,有時是安詳的雲,就像是走進了夢裏。濁水溪裏露著大大小小的石塊,溪水很淺,一條條大小不一的水道,哼著不成曲調的山歌,一齊悠悠地邁向大海。

  在台灣的第一餐,吃的是花蓮的紅米飯,菜的口味很是清淡,甜醬會不約而同地出現在每個菜裏,有些菜又甜又鹹,完全打破了我對食材口味的一貫認知,我承認,對於這種獨具台灣風味的菜肴,第一餐還是有些不太習慣。水果,是當下盛行的芭樂,後來幾乎餐餐的果盤裏擺的都是芭樂,對於這種水果我還是蠻喜歡的,淡淡的甜,很清脆,細嚼慢咽之下還有一絲清新的香味。

  第一站,是野柳。野柳地質公園,傍海。這海是台灣海峽,也叫黑水溝。海的藍真的要比太平洋的深上幾度,深,卻深的很幹淨。我很喜歡大海的藍,走在木頭的廊道上,烈日當空,卻不打陽傘,因為海風呼呼,打傘不是一種明智的選擇。與其擔心曬黑,擔心被海風吹亂了發型,不如做一個來自遠古的人類,盡情地融入陽光、海風、大海和四周被海水侵蝕出美麗形態的岩石,與天、與地來一次毫無保留的接觸! 你以為日本去過好多次就好熟?其實日本地方太大好多景點都唔方便入去,跟住日本旅行團就有呢個好處,就喺全程有人幫你帶路揸車睇世界級靚景。另外,呢個日本之旅仲有靚景溫泉度假酒店可以嘆,大家記得留意康泰嘅「超級星期二」優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