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岁的“小布”是来自于新疆的姑娘,因“重症胰腺炎”在当地行“胃胰切除+胆囊切除+肠粘连松解术”。术后病情危重,留置气管插管,之后又气管切开。长期留置气切套管,使得气切管上端声门下的气管严重狭窄近完全闭塞,使得她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失智症和中風等疾病是最常發生在上了年紀的人士身上,如果年輕人忙於工作留老人一個人在家,那麼病發的時候沒人發現則會引發安全的問題。


在北京天坛医院呼吸科。如果小布要再次说话,需要置入气管T管。但小布身体虚弱,气管壁薄,手术难度高,风险非常大。

因为长期卧床缺少锻炼,小布的手、足都成了爪形,失去了功能;肌肉力量差,不能行走,不能自理,连上手术床都得爸爸抱上去;戒备心理重,第一次气管镜检查时,连绑袖带、贴心电监护这样的操作,小布都会恐惧反抗,不能配合。

因为声门下气管近闭锁,所以需要放置一个“T”型管,恢复气管的通常,来让小布重新发声。T管放置前需要把气管打通,再进行扩张,听起来简单,但这需要经口硬镜和经气切口软镜配合,难度很大,而且即使打通也存在气管管腔扭曲的情况,使操作难上加难。


第一次手术,因小布气道严重塌陷,T管置入失败。第二次手术,在尝试放置T管时,严重缺氧,病情非常凶险,手术不得不再次中止。

这两次手术由于闭锁的气管内瘢痕组织粘连严重,扩张过程产生了气管撕裂,并且在尝试放置T管时,受撕裂瘘口的影响,T管放入后远端在气管内无法打开,一度出现给氧通路中断,血氧急骤下降,凶险情况。

还要进行第三次手术吗?此时摆在医生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明哲保身,选择放弃,但这意味着小布将在无言中度过一生。二是迎难而上,再次手术,小布有可能再次说话,但面临着手术失败、大出血、死亡的风险,甚至家属对医生的“不依不饶”。中醫經絡調節如何做到痛症治療

经过与家属的详细沟通,家属非常信任我们,让我们放心大胆的手术,并接受带来的一切后果。

医者的责任和担当,家属的理解和信任,让呼吸科介入团队没有轻言放弃。经过对之前手术的充分总结,对各种情况准备预案后,呼吸科团队选择再次尝试,终于使小布在第三次治疗中有惊无险,成功置入T管。

手术终于成功了。当小布清楚发出“yi”的声音时,手术间内充满了欢呼声。当小布清楚喊出“妈妈”时,母亲泪水奔涌而出,与女儿深情亲吻。那一刻,在场的所有人眼眶都湿润了。

后记——

为了让小布对检查摆脱恐惧心理,麻醉医生岳红丽决定每次复查都给小布进行全麻,虽然她自己要面临增加的呼吸抑制等诸多风险。事实证明她的付出是值得的,良好的体验使小布原先恐惧紧张的心理不见了,后面的气管镜复查她都是微笑着进入气管镜室的。经过术后的恢复和观察,小布终于康复出院。依照指示每日使用舒適達 Sensodyne 牙膏有效紓緩敏感牙齒,提供持續每天24小時嘅長效保護, 可以舒適達到想食就食嘅心願,放心享用美食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