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聲低婉點點綴簾

一世芳華終成殤,一曲歡歌終落寞,一場歡靨終無緣,城謠一曲,落花無痕,時光流轉成空白,看殘破小城故事,鳶飛過,癡人獨守傾訴,百千夜盡,誰為我,化青盞一座,誰倚門獨望過千年煙火,燈花傷,落地成灰一行行,歸處,孤夜漫漫繁華望斷。----紫蝶兒

緘默的歲月裏,清風,醞釀了那一場荼靡花事,一些簡單純白的語言,如落花沉香,遇見你,是我今生最美的開始,心似琉璃,仿若在時間的車轍裏繾綣,反復尋找著你曾經留下的足跡,循著記憶,暗香浮動,意蘊,氤氳。拈起一段美麗的相遇,在紅塵裏嫋嫋婷婷地穿行,感動飛上我的眉眼,握住時光的花朵,執手芳華,相依流年,沏一壺香茗,抒寫幾筆文字,彈一支心曲,共同聆聽天籟琴音。一個人的夜,很美,點點憂傷,一個人的世界,靜靜的,思緒抽出了嫩嫩的芽,向著有月光的方向生長,我微笑著收藏那一份孤獨,心裏守候著那一份永恆之約。

一次次的抒寫、傷懷,總有一種情緣,無法用語言述清,潤澤柔軟的情感,總會讓人莫名的疼痛,我不知道遠方有多遠,天之涯的深處,是否會有溫暖的牽念在指尖熟撚,但我會把這思念幻化成雋永婉約的小詩,慢慢的咀嚼,期望你能收到到遠方城市的想念,與我攜一段塵緣,守候陌上花開。一杯清酒,碎了今夕,醉了紅顏,酒樽可盛得下千杯美酒,卻裝不下千年的情愫,我用千年不老的語音邀你赴約,聆聽到花開的聲音,將如曇花般的美麗綻放,今夜,我用文字來邀你赴約,你是否繞過我字裏行間的牽絆來赴約?你來,我在。

如墨的夜裏,我輕輕地把思念揉碎,攏一朵清絕的心香,卻凝不成一闋月光華年,倚著窗櫺,任微風拂面,流年碎影在指尖婉轉地流淌,醉成一段芳菲的無邊風月,三千繁華被一頁一頁地翻開,那一抹微藍,在心底淺唱低吟,人生若只如初見,若初見,你我便夜話西窗燭,演繹著寫不盡的美麗遐想,再沒輕易轉身。細膩的筆尖,承載不起思念的重量,彎折後流淌的墨蹟,輸給了無言的留白,回憶的雨落在心裏,融和成淚光,泅浸了過往,暈展成模糊的惆悵,寂寞的燈光試圖將孤獨的身影拉長,卻怎麼也觸及不到你在的地方,無奈的風撩撥著發梢,獨自嗅著飄蕩的憂傷,這樣的夜晚,到處可見淩亂的彷徨。

捧一杯清茶,臨窗而坐,用清茶的怡香,將自己的心融入,寂寞飄然,嗅著淡淡的香氣縹緲的來臨,輕盈而悠然,淺聽夜音,旋繞在氤氳處,伴清風飄然,一點點打開思緒的畫卷,看流年留下的斑駁的碎影,搖曳在詩語間。詩意飄香一朵落花,落於心間幾許柔情,靜守流年逝去,有一些年華,溫柔了歲月,美麗了相遇,迷離了迷離的眼,醉了那淺醉的心,於是截一段時光放於心間,潛藏那歲月溫暖,亦折疊一份祝福,遙寄歲月於你,讓心中的季節,永遠春暖花開。

取一份優雅,聆琴音而來,深情不語,月光濺落的憂傷滴在我的眼眸裏,我在靜默的時光裏,輕輕叩問,可否把我的心事傳遞,我於月光下,想著月下的故事,想著你的好,想著你溫情的笑,我在傾城的月光裏守望,每一次期望的眼裏總盈滿淚水,我卻甘願守候。飛揚在風中的思緒,是輕泊唇邊的笛音,是歌闌賞盡的心醉,是軟語溫存的纏綿,當水流雲散的時候,你可曾看見,那彎清月已瘦成一彎月牙兒?在百折千回的思緒間掙扎,小心翼翼地珍藏你的名字,只盼一夜傾城的月光,再次把我帶回到你的身畔,為你舒展一世的歡顏。

風在吟唱,月在漫舞,深秋的夜是如此的美麗,紅塵阡陌,於繁華的歲月中,我舞一段暗香盈袖,跳一曲秋水長天,只為這一美麗的相遇,相念的淚凝成了經年的瑚珀,璀燦了你我的過往。有一種花,名為煙花;有一種笑,名曰:煙花笑,這場煙花,璀璨卻只能刹那,燃燒掙扎,散落滿城牽掛。路過一世喧囂,賦予流年一眼繁華,一念執著,一念煙火,一念滅,煙花如斯,寂寞如斯,煙花笑,笑傾城,美了年華,渡了浮生。

煙花幽靜,遺落在心底某個角落的那道身影,依舊是如此清晰,原來於你,我從未曾忘記,執筆書緒,灑墨成殤,又一次用淩亂的語句,祭奠著那些翩然輕擦的過往,把思念寄情於蒼白的文字,我始終沒有放下滿是思念的書寫。

微風細卷,清香搖曳,我踏月隨風,研相思入墨,執筆落花,填半卷清詞,在花箋掠影中,任思念繾綣,讀你千遍,隔著歲月的窗,將眷戀輕描,是前世曾癡迷,還是我今生無法忘記?是前世欠你的愛意,換做今生的淚滴?深秋夜月如鉤,幽幽河畔,誰吹長笛,蕭瑟冷寂的夜裏?多想,此刻牽起你的衣袖,溫暖那一襲徹骨的淒冷。

翰墨流離在那一世的天荒地老,輕輕地彈開身上的傷痕,空著思緒為你點上一道淺擱,那一世,半盞青燈,古佛相伴,殘月臨空,風屏樓閣,年華一卷,煙暖初妝。三千青絲弱縷,為君點畫成癡,積累一生的癡狂,能託付給誰?我只能用半盞茶的餘溫陪你看白鴿飛舞,因為我要用整個輪回的時光為你揮筆成墨癡。

是誰,以發為弦,繞指繾綣?是誰,將故事一次次塗抹?清冷的夢裏,被撕裂的疼,還在執著的望,而所有的眺望,都只朝著你的方向,今夜的風好沉重,你是否知道,期待的日子裏,我放飛了整個的思念,渲染了整朵的雲彩,天邊的那抹嫣紅,是我欲語還休的凝眸,你在夢中,是否聽到,今夜,為你輕撫一曲纏綿、今夜,為你撰寫一份相思。


跟著食材去旅行!嘉義山區吃野味

讀者 snow

「跟著食材去旅行!」嘉義縣政府為推廣瑞峰、太和及茶山休閒農業區,本月20、21also日在瑞太休閒農業區舉辦「茶園饗宴」,邀請全國民眾到嘉義山區體驗休閒I農業,跟著當令食材享受「慢活.輕食」野餐旅遊。

瑞峰太和休閒農業區位置處於大wrapped阿裏山地區的西北方,海拔從90公尺到1815公尺,除了高山茶,還有苦the茶油、甜柿、烏龍茶梅、牛蕃茄、小米等農特產品。

來自瑞峰、only太和及茶山的農民,昨將他們清晨剛從農場採收的牛番茄、甜柿,以及農特產烏龍茶梅、苦茶油、蜂蜜等搬到縣府廣choose場,並邀請「料理美食王」節目主持人焦誌方主持,向民眾推廣茶園野餐、田園旅遊活動。

「這個味道我喜live歡!」縣長張花冠跟著焦誌方逐一品嘗當地農產品,大讚牛番茄酸甜好吃。種植番茄的年輕people小農陳德益則推薦,除了大口享受番茄好滋味,做番茄炒蛋的口感更棒。農民賴俊謀也介紹當地傳統蜂巢養蜂釀蜜,以及big愛玉子、獼猴桃等特產。

張花冠說,茶山村原住民手工編織藝品,是地方文化資產。當地還有一群「田媽媽」烹調茶香山味餐,食材來自山野、自然,強調原味、健康。

農業處表示,20到21日將試辦2天一夜「茶園饗宴」活動,安排民眾住當地樹屋民宿,體驗慢活深度小旅行,還可享受田媽媽以當地食材做的「野餐便當」。名額僅100名,報名專線 0933857373洽吳先生。

我對園園的情感是那麼的深厚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天若有情天SCOTT 咖啡機評測亦老,月如無恨月長圓。——題記

臨近中秋,我的思緒隨著別人的喧囂動搖起來。從古至今,中國人對月亮都有著特殊的感情。特別是在月圓之時,更是賦予它團圓美滿幸福的內涵。而中秋的月圓無疑是月圓中最為濃重而特殊的日子。這樣的一種節日和情感一直在民間裡流傳活躍著,直到去年才被國家正式確定為法定傳統節日。它的份量和在國人心中的影響力是隨著時光的流逝、社會歷史的變遷而深深地根植於心中的。因而今年的中秋節似乎比以往要濃重和正式得多。都市里的商店各大商家借此時機竟相吆喝,各式各樣包裝的月餅琳琅滿目。喧囂得令人有些無處躲藏,只得跟隨其一道狂歡,轉得頭暈目眩。

我喜歡月亮是真的,我不喜歡喧囂也是真的。我不認為喧囂有什麼不好,往往重大的節日在狂歡中能夠得到情感的表達、思緒的釋放。在壓抑繁忙的都市生活中節日裡的狂歡恰恰是一種很好的選擇和令人愉悅的美事。活躍的SCOTT 咖啡機開箱時代,人心會浮躁得多,很多的人們都渴望擁有一個展示自我,表達自己思想感情的舞臺。在都市繁忙的工作中,很容易就把目光鎖定在節日裡。何況中秋節自古以來就有一些美麗的故事傳說,象徵著人心渴望追求的美好心靈。因而在中秋節來臨之際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這種氛圍也就再正常不過了。只是在歲月的流逝中,我漸漸地喜歡上了安靜地獨處和寧靜的生活。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在同齡時期有著相同或相類似的舉動與行為。只是有的時間要長一點,而有的要短一些,甚至有的是跳躍、跨越式的,表現得不那麼的明顯罷了。我也曾經有過月圓歡樂、中秋美好的夜晚。那是記憶中最為純美動人的往事。

很小的時候我就和園園相識,在多少個日積月累的月光中,我和園園走在了一起。那些柔和的月光、銀白的月圓曾是我和園園最誠實的守護者和最喜愛的物像。相依在月光之下,群山隱隱約約、錯落連綿,村莊鴉雀無聲。夏日的蟬鳴已悄悄隱褪,秋天的夜晚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我和園園憧憬著美好的未來生活,感覺到這個世界是多麼的精彩,人生是那樣的美麗。月亮能夠給人帶來優思明很多的聯想,特別是在兩個人相依相畏而又找不到話語的時候,就這樣靜悄悄地看著月亮、細數星星。遙想著如果我們未來的家是生活在月亮之上那該是怎樣的一種心情和幸福呢?如果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園園穿上了如月光一般銀白聖潔的婚紗向我走來,我會像現在這樣內心平靜和安詳嗎?我想是不會的。如果我們生活在月亮之上,可能會是件非常浪漫溫馨的美事,那裡一定是個漂亮的地方,到處都有美麗的風景,都是和藹的人群。他們充滿笑容、歡樂和激情。如果園園真的穿上了猶如月光般純美的婚紗向我走來,我想我的內心一定會激情湧動、心跳加快、神經繃緊的。而周圍的人們也絕對不會若此時那麼的安詳和寧靜,那一定是熱鬧非凡、讚歎連綿。園園也不會像此時這麼的平靜,也一定會笑容可掬、燦如星辰。

遐想終歸是遐想,但遐想中的美麗心情與感受卻是無法抹去的。因為愛一個人就願意時刻守候在她的身邊。每個夜晚我都會和園園來到村莊的這個草坪上看月亮,數星星。放眼過去是沉睡的村莊在月光下呈現的黑瓦房吊腳樓,村莊裡的人們早已消聲慝跡、沉沉睡去。我和園園除了遐想和憧憬外,有時還會靜靜地聆聽溪水潺潺的流淌聲,山泉的流淌與大江河海的流淌是不一樣的。大江河海的流淌大都波濤洶湧、激浪連天,驚雷般沉沉砸向巨大的深淵河谷或是湧卷遙遠的遠方。而山泉的流淌是溪水的細語,緩慢而低調,有著別樣的韻味,猶如江南古典的輕音樂,有些溫柔的憂傷和浪漫的悲情,往往又緊緊地扣人心弦,越聽越有韻味,讓人留連忘返。

我和園園很多時候都是這樣與月亮相伴相隨。在那段歡樂的童年的時光裡,我們彼此擁有了美好的回憶,哪怕可能會是我一個人來想念這些記憶,它都始終是我人生中最為幸福而歡樂的歲月。

只是人生好景不長,園園在十八歲那年就因病離開了我。那時我內心一下子空虛了許多,覺得塵世間的一切事物都離我是那麼的遙遠。頹廢了很長的一段日子,後來我想通了。我想也許園園是去了月亮上面的,也許那兒就是我們夢想的天堂,是我們曾經在月光下憧憬和遐想的美好地方。作為對園園深深的眷戀,如果園園去的地方真是月亮中的天堂,如果她能夠獲得憧憬中的美好幸福生活,我是不會難過的。只是我不知道,也不確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每個月圓的夜晚走出房屋去散散步、呆坐一會兒,看看柔和的月光、聖潔的月亮,想念我與園園共同擁有的美好時光。以後的日子我就變得越來越沉默和孤獨了。我的心靈也變得寬廣平和了許多。有風的日子,我會留意有沒有隨風而飄逝的楓葉刻下園園對我的念想。有雨的時候,我會打開玻璃窗倚在陽臺上看雨滴的滴落,我總是竭力地想從中辨認出哪一顆雨滴是園園因想我而流的淚。有月光的夜晚,我無一例外地都要走出房屋走上小路,靜靜地來到溪水旁沐浴在月光的世界裡,我要透過月光穿越時空去看看我日思夜想的園園。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園園一定是去了月亮上面的天堂。園園已經和月光交融成了純美聖潔的光柱,屹立在我的身旁。我總是能夠感覺到月光對我的偏愛。我也對月光有著深厚的感情。

只是銀白聖潔的月光在一年當中是不多見的,那麼的濃重,不是上弦月和下弦月能夠載得動的。只有月圓時的月光才能夠及時而快捷地溝通我們的相思之苦和想念之切。就像帆船一樣,如果貨物夠多,用小船運輸是難以載運的,唯有大船才顯得那麼的令人安心。

時光飛逝,園園離開我已有六年的漫長旅程。六年的光陰對於大自然來說只不過是滄海一粟。可對於我卻有六生六世般漫長。也許人的生命是因真情而美麗,因真愛而幸福。也許……但我不知道。

眼看中秋又到,我總是把自己放在別人喧囂的卑微後頭,靜靜地獨處,看潔白純美的月光,想深深眷戀的園園,無休無止,無語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