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香港本土派,美國杜林普,連續三次就不算偶然事件了

民主選舉就是魚蛋論,一個社會低下階層太多,又上流無望,比起幻想努力自己向上流,希望他人一齊仆街,咁一樣可以做到均富的公平世界,獨裁社會下玩攬炒一定是自己死先,而民主選舉下進行魚蛋論就相當務實可行

典解會咁,我地可以用技安效應來說明,有一啖砂糖同一啖屎,而你兩樣都必須食左佢(唔可以撈埋食或者煲水),咁先食砂糖的話,後面篤屎就會顯得特別難食,先食屎的話,後面砂糖就會顯得如食山珍,用出世年代將人分類,90後以後的,畢業出黎見面社會是絕望的,機會全無,80後的,畢業出黎難搵工,之後睇住社會死緊,呢世兩代學生時代無憂無慮,出黎社會就要食屎,先甜後苦,60-70後的,學生時代可以正常做人,出到社會亦能正常工作上位,相對風平浪靜(只要97唔炒樓的話),50後之前的,打仗,走難,冇學生時代,社會有少少改善都感恩大戴得了,現家就算社會幾唔好都好,起碼唔會捱餓食,唔會死老豆死朋友,屬甜,咁先甜後苦的人有反社會的動機,甜的人會係建制派,中間的人如果撈到有車有樓咪變建制,乜都冇咪反社會,當係中立好了

如果將80以後一類,60-70一類,50以前一類,3類人各33%咁計,20年前搞民主選舉,會有33%人讀緊書,33%人中立,33%人親建制,今年搞民主選舉會有33%人反社會,33%人中立,33%人親建制,20年後估計變33%人讀緊書,33%人反社會,33%人中立

因此如果今次三連星唔可以大大篤咁質D屎比所有人食,咁人的認知就重設唔到,以後的民主選舉都要拮魚蛋了

可是味皇不想食屎ToT